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45章 办法,众游皇宫

只是即使使劲了蛮力,那战魂之甲也未动分毫。

“哈哈,怎么样,这耀天全是些身娇体弱的娘们么?这样好了,不说武招式了,你们谁给我穿上移动半步我就算他半个爷们了。”

就在耀天众人一筹莫展中,猖狂的笑声响起,嘲弄讽刺,笑声充满整个苑子。

“妈的!一群不要脸的玩意!”

“该死的狗东西!”

“……”

就在大家愤然骂咧中,一道芊白的手腕缓缓伸出,素指摩挲着冰冷的甲片,眸光打量着盔甲各处。

“霄王妃,你怎么下来了,别添乱了,赶紧上去坐着吧。”是啸云将军,因为受了千盛嘲笑,正是心火旺盛的时候,这出口语气很是不好。

景袖未理,清澈的眸光忽地向谷玉三人扫去。

“过来。”

轻唤,三人顿时眼亮,哈巴狗一样贴了上去。

“王妃,你有办法?”三声齐出,神色异常兴奋,在他们看来,王妃叫他们一定是有了解决办法。

果然……

“嗯,有。”淡淡的语气。

周围人神色顿时大变。

“什么,有办法!这铠甲真能穿上走路。”

“快说,快说呀!”

“莫不是哄人的吧。”

……

置疑,却又兴奋,很是矛盾心情。

连北云霄也眸光疑惑。

“哼!霄王妃若是没那能耐,就不要轻易说大话,小心怎么丢脸的都不知道。”千盛使者讽道,再他看来,景袖的有办法简直是痴人说梦。

“滚!老子偶像说有办法,就是有办法!”白峰暴喝,风云砍刀煞气腾腾,敢怀疑他偶像,找死!

景袖仿若未闻,眼睫都未抬半分,素指缓缓摸上盔甲顶端:“都站远些。”

“站远些,站远些,都听见没有!”风云砍刀乱舞,直接清人。

以铠甲为中心十米内瞬间空出。

星眸缓缓抬起,薄纱下的红唇掀起弧度。

忽地,似有千军万马踏来,雄浑的气息迸发。

这这是……

惊色刚起,轰!巨大的爆破音炸出,石屑飞舞,烟尘肆起,犹如乌雷劈空。

咳咳……

咳嗽的声音不断,众人被石屑溅起的烟尘包裹。

等拂袖视线稍微清晰,彻底怔在远处。

这……这是……

碎了,一地碎片,好好的盔甲居然全碎了。

头盔,胸甲,护膝……落成一地碎片,晃眼望去,没有一万怕也有八千了。

“臭女人,我千盛是要你穿!不是要你毁!你这蠢货!”大骂,千盛使者气的胸腔起伏,这可是他们太子费了多少心血才制的,居然就这么毁了,这蠢货!这傻子!

“将军。”烟尘中景袖星眸微抬,寒光闪过。

“嗷呜……”巨大的身子一个跳跃,尖利的牙齿瞬间咬上对方胳膊。

“嘶!啊!”衣料撕破伴随着痛呼的声音,血腥绽放。

一块生肉竟被活生生撤了下来。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谁都未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不过,耀天众人则是心底齐齐畅快。

这下好,不是他们动的手,是狗,就算你有火气,找狗算账去呀!

“再乱叫,下次就不是撕块肉这么简单了。”淡淡柔语,却像有万把风刀凌虐。

震的人心神胆裂,瞳孔灰白。

场面像是被瞬间控制住,即使这战魂之甲被毁的这般也无人敢出声异议。

当然,除了她。

“碎成这般,可惜了件天工之作呢。”齐沐芯惋惜的道,只字未提要穿一事,这里面的意思却都懂。

“哦,谁说碎了呢?”景袖语调一起一伏的道。

没碎?这什么意思?

众人望去,刹那像是发现什么。

“快看,没碎,没碎!”

“真的没碎,只是分解了,分解了。”

“天啊,霄王妃怎么做到的,居然一下就把整个盔甲分解了,难不成霄王妃还懂匠心之术不成?”

这话像是提醒,北云霄兀地想到淘宝楼那玄铁暗锁,难不成那锁是袖袖……

瞳孔骤缩,心中波澜翻滚。

“过来,叫点人把这些东西全拿上,既然人家送了这么贵重的衣服,我们怎么也要穿上一试?”

话落,便转身向坛口走去。

这是……

要穿,居然还要穿。

谷玉几人早就在景袖话落时,兴奋行动起来。

千张碎片,却有无数将士,就算每个人拎一块,也能拎好几圈,再说了这些分成碎片的盔甲,一点都不重。

景袖在前面走,众人便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地方越来越远,景袖的黛眉也皱的越来越凶。

“袖袖,怎么了,你找什么?”瞧着景袖神色不对,北云霄立马关切问道,生怕这媳妇再离远了。

“怎么就没个水池?”景袖不满的道,脸色昏暗,就算她是路痴,这走了好远了,也该碰到个了吧。

北云霄俊脸忽地一裂,额上黑线,描了眼景袖小心翼翼的道:“袖袖,刚刚那凤双苑后面就有个池子,你不是还跟岚姨坐那聊天了么?”

顿时,一枚眼刀唰的飞过,景袖斜眼斥道:“你不早说!”

呃……

噤声,战神威严急速下降。

“带路!”恼道,景袖神色难看。

北云霄哪敢有异,立马身姿挺拔行在前面。

于是一大众人又抱着卸掉的盔甲齐齐回走,穿过御花园,游过牡丹亭,走过竹云亭……很好,皇宫免费环游。

其实北云霄是想说刚刚那个方向再走两步就有个云梅池,不过还是算了吧。

这般诡异的行路,众人疑惑,摸不着头脑,却谁都不敢出声。

紫云苑。

众人齐齐围着池子。

谷玉眼亮:“我懂了,懂了,是要在水里行走。”高呼兴奋,忽又纠结的道:“不对呀,这铁的是不能在水中浮起的。”

“不,可以。”天翼忽地沉声道:“这是天星石,不是真正的玄铁,天星石虽然坚硬,却有如蜂巢一般的缝隙,若是水位够深,是可以减轻盔甲重量的。”

景袖眸笑,神色赞叹,北云霄这诸葛军师确实名不虚传,见识广博。

不错,这重达万斤的战魂铠甲确实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缝洞,景袖起初用手摩挲,也是为了观察。

天星石,其实就是一种火山矿石,这种矿石生在火山之心,常年遭受熔火高温锻造,生的坚硬非常,当火山迸发,便随着熔浆落出,由于是最火山中心至深一部分,所以极其难得。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