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44章 战魂之甲,谁穿

她身子半匐,美如月玉的纤腕平齐置于身前,巧首微垂,行了个标准的宫礼。

那一举一动,仿若朵木槿轻曳,美的灵韵。

瞧着对方这般,北云岚鼻口冷哼,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这般谦卑礼让,她若再使动岂不是会落的个耀天欺人的话头。

不过,想要再看她耀天演戏,休想!

气氛僵滞,谁都未出声。

长公主更是拉不下脸。

景袖深吸口气,心中摇首轻叹,真不知道岚姨这般火爆的性子是如何在宫中横行到今日。

“沐芯公主,不知你挑的如何了呢?”

娇铃之声响起,宛如云泉从山涧落入清潭,正安静的众人齐齐一怔,哪来的仙音?

是她!

上首,景袖款款走下,容颜未现,这满地花色却瞬间失色,一步一卿华,气韵仙然。

刹那,仿若世间最美好的事物都聚集在一切,两女子面对而立。

众人愕然发现,这战神王妃的气质竟然不失沐芯公主半点。

只是,这人的气质多了些冷,多了些寒,多了让人不敢直视的压迫感,仿若饮血青兰,美的清雅,却是煞气逼人。

直视,齐沐芯的眼底忽地闪过一丝白光。

她樱唇轻启,语道:“你是谁?”柔轻声,话意却异常尖锐。

你是谁?这不是起先战神王妃挑衅相府大小姐的问话吗?

沐芯公主当着战神王妃的面问你是谁?起先还说敬仰战神,想要瞻仰天顔。

这这是……

夺夫,这是要夺夫呀!

下首的北云霄顿时寒气嗤嗤,就要暴动,这是谁?这是他北云霄的王妃!是他媳妇!谁敢不识。

“王爷,冷静呀!”天翼先一步拉住。

“王爷,这争夫大战才开始,王妃要大开杀戒灭小三了。”

“对,对,王妃要守护你了。”

暴动中的北云霄瞬间熄火,守护他?袖袖要守护他?这话听得……舒坦呀!

顿时眸

光灼灼,静观争夫大战,有时候被人抢的感觉还是很好滴。

几人声音落在景袖耳里,心中白眼一翻,嘴角轻挑,看着对面的齐沐芯缓缓的道:“我?我叫云景袖,沐芯公主可记住了。”

平淡语气,未起半分硝烟。

众人面面相觑,怎么王妃不太激动呢?

长公主蹙眉,暗叹不好,这剃头热的事情还真被她说重了。

齐沐芯眸闪,也是意料之外,这人……是真不懂还是不在乎呢?

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指尖的双月刃划出道白光,冰冷森森,清澈的眸子一隐血腥。

歃血暗王,不是谁都可以挑衅的?

不过今日,她忍。

“哼!就你们耀天这些人也想我们公主下嫁,没有那实力,还谓良人,若是我公主轻易选择,岂不是苦了一生么?”起先那置椅的侍卫吼道,神情愤然,像是在替沐芯公主抱不平。

景袖挑眉,斜眼看去:“哦,那依阁下所见,该当如何呢?”

那人怕是就等着这句话。

千盛众人彼此之间眼神交换,摇手大呼:“来人,上礼!”

仅仅四字,千盛一方的气势陡然变化,变得猖狂,变的凌厉,变的盛气凌人。

这场联姻之意,此刻才真真正正露出锋芒。

耀天众人瞬间正襟危坐,静待形势。

“今日我千盛奉太子之令,特送沐芯公主来此联姻结两国百年之好,本想等公主择取到良人时送此三礼来考验一翻,现在提前呈上,就请耀天让我们看看是否有能人之将当得了公主之夫吧。”

这话说的不重不轻。

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腻味。

考验?怕是来找茬的吧。

景袖听言脸色不沉不动,依旧淡漠。

“轰轰!”犹如重机甲前进般的声音响起,十名内力雄浑的高手从坛口缓缓走来。

他们手中内力凝聚,齐齐附在眼前之物上。

那是副盔甲,一副闪着银光组装完好的盔甲,盔甲做功极其精致,每一处都刻

着龙鳞纹路。

金阳下伴着十人内力盔甲在大理石地面上缓缓移动,每前进一点,身后的地面就被磨的粉碎。

什么盔甲居然有这般重量?

众人心中才一动念,青衣侍卫就笑道:“由于东西太过贵重,这凤坛被弄的有些碎了,众位见量了。”虽赔着礼,面上的笑却不达眼底。

凤双苑,青凤火凤坛,这可是耀天皇家举行会事重地,如今被损的这般,这意思……

“第一件,战魂之甲,我千盛沐昭太子命人寻遍天下星石所造,动工三年,费亿吨燃源,重达万斤,今日特送耀天,希望有能人穿之,舞弑天七招一翻,公主之夫,必要有抗万力之强健体魄!”

随着话落,抽气声此起彼伏。

穿这足有万斤的盔甲?还要舞弑天七招一翻?这,这不是……

“砰!”

“放屁!你们他妈的给老子穿起来武一翻,不说武,你们只要给老子穿起来走两步,老子就拖了裤子认你们为爹!”

暴喝,是啸云大将军,血性粗狂,脾气火爆的汉子。

气氛再次紧张。

“哼!我们武?那还来你们耀天做盛,没有那能人就直说,这耀天看来也不过如此!想娶公主?做梦!”

“他妈的!老子今儿非得弄死你们这群狗日的。”袖口一挽,就是要干架的气势。

场面瞬间乱成一团,挽袖的挽袖,拉架的拉架。

“都给我闭嘴!”长公主暴喝,柳眉狠皱,下意识向着北云霄方向看去。

对方浓眉紧缩,显然也是思量中。

“天翼,怎么办,你有没有方法?”

“没有,这东西怕是分拆也要费些力气,更何况还要穿在身上,怎么可能。”

“那老子砸碎了它!”白峰大喝,神情愤愤,弄个破玩意来为难他们,真是群不要脸的东西。

“不可能,这是天星石所制,凡力动不了。”天翼再次否决。

场面变的一筹莫展,文臣不断动着脑筋,血性的武将直接在盔甲上开始尝试。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