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43章 你,更不够格

凤座安好,正是景袖刚刚离开的地方。

侍卫腰间金剑一抽,剑锋寒光森森直指“将军”,正闹腾的厉害的将军瞬间噤声,只是棕眸一狠,那眼底的凶光更胜了。

景袖嘴角轻挑,忽地想到上一个拿剑指着将军的家伙。

是谁来着?对了,雄无霸,盘踞苍洲为匪的地头蛇,最后落的个被百犬分尸的下场。

齐沐芯款款向前,脚下的每一步都走得如青莲绽放,这个女子,真正的是由外到内都散发着美。

北云霄正思忖着,忽觉一股陌生的气息靠近,抬头一看,顿时眸中风暴凝聚。

他媳妇的位置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东西?

当下,银袖一挥,刚置的凤座瞬间飞走,三百斤的重量,在半空呼呼的高速转圈,汇成的风力搅的坛边两侧迎松盆景东倒西歪。

轰!一声巨响,凤座正面从空中落下,依旧闪着琉璃金色的耀眼光芒,显为华贵,只是四根椅角已经整个没入大理石地面,深入半丈。

嘶……这力道……

惊悚,这次换成千盛一方,皆目露惊赞,战神之名,果然是非同寻常。

“谁干的!”冷冽,杀气,北云霄身子挺拔站起,鹰眸闪着锐利寒光扫过众人。

瞬间。

众人扶额擦汗,神色惶惶,生怕招惹上这煞神。

不过谁干的?这是什么意思,感情霄王爷压根就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这走神……是有多不用心啊。

黑线高挂,谷玉三人慌忙上前解释。

“爷,是千盛公主要瞻仰你。”

“对,所以把位置搬你这来了。”

“咱们家将军已经警告过了,可是那人不听。”

寥寥三语,句句正中靶心,三人的话声更是丝毫未掩。

千盛众人顿时神情愤然,这不是在羞辱他们公主吗?

齐沐芯眸光闪烁着,绝色的容颜没有丝毫变化,巧首微抬,动人的眼眸直视面前这个宛如天神的男人。

脉脉含情,灵动纯美。

“她的位置谁都别想替代,你,更不够格!”

忽地,决绝坚定的声音炸响,随着风声刮至

整个花坛上空,惊震人心。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赞叹,惊呼,一片接着一片。

银白的光芒依旧灿烂如故。

那人就这般许下终生承诺。

谁都别想替代?这不是弱水三千,只许一人吗?

清澈的眸子微颤,景袖凝望着那人,风卷起裙角,宛如玉兰绽放,空气中多了寥寥清香。

长公主微笑着,眸眼发亮,看来是她多想了,云霄是爱极这女子的。

不过……不会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吧。

深呼口气,纯美的“木槿”终于有了些变化,绝色的容颜生了丝透明的苍白。

“来人,重新给公主落座,不是要选夫么,花会开启。”北昊风出声笑道。

对于刚刚发生的事只字不提,整个人像是只狐狸。

“对对,选夫,选夫。”

下面立马有人附和。

气氛缓和,旁边的舞姬上前,款款起舞,为花会正式拉开帷幕。

位置依旧安在太子身旁,这次未生事端,千盛公主也安然坐下。

“自古强健,责任,孝感,惊才……便为一个好夫君的标准,今日我耀天从京城千家特意挑选出了一批能当人选,下面就由各家依次展示,还请千盛公主好生观看,挑选出心仪之人。”长公主开场,话声一落,咚咚的鼓槌声响起。

第一场惊才,自是才学之艺。

由御文长史主持,不得不承认这老头虽然迂腐,肚里笔墨还是颇浓的,一道“国责,家责”的出题既大胆,又引人深思。

“何为国责,自是君子以国担当,家责其后,有国才安家……”夏公子所答。

“顺国即责,逆国毁家……”方公子所答。

景袖听着这些答案,皆是倾向于护国在先,国家有难,一马当先,耀天民众彪悍,历来都是骁勇善战,也难怪会有这种护国情怀。

黛眉轻挑,向着千盛公主的方向看去,对方冷漠平淡的表情未起半点变化。

“怎么?是答的不好么?”看着景袖未有丝毫动容,长公主偏头问道,在她看来,这些答案还是不错的,他们耀天国就应该有这种团结一心的凝聚力。

景袖微微一笑才道:“不是不好,只是不是女子所要,岚姨,若是要你嫁给一个连家都不顾的夫君,你愿意吗?”

“有家才有国,并不是护国,家才安,顾小家成大家,这才是男人最好的担当。”

徐徐几语,听得长公主眸光怔怔,顾小家成大家,是呀,没有小家哪有大家。

心思泛起波澜,还未等她附声赞同。

景袖的眼里兀地生出冰冷,看着千盛的方向寒光森然:“而且岚姨,你今日花费心思整的这些惊才表演,在人家眼里不过是一出小丑搏笑的陋戏罢了。”

话落,长公主柳眉兀地拧紧,陋戏?这什么意思?

顺着景袖的眸光看去,顿时脸色一青,勃然大怒,可不是陋戏么,那些千盛将臣随侍正交头接耳,指点笑语,议论的热火朝天。

这不就是在看戏么?

“砰!”案桌咔嚓碎裂,点心茶渍乱溅。

“都给我下去!”暴喝,北云岚气的胸腔起伏。

场上顿时鸦雀无声,鸟兽飞绝。

正依次献才的公子哥脸上一闪惶恐,急急闪身退去。

“皇姐,你这是……”

北昊风话刚出,长公主阴沉着脸大喝道:“老娘忙活半天不是给别人看戏的,这耀天没人敢看我排的戏,这千盛也休想!”

嘶……

气氛瞬间凝固,寒气滔天。

千盛方一听,使臣顿时拍桌大喝:“长公主,你什么意思,我千盛愿与你耀天联姻结好,你居然如此礼待!”

“老娘什么意思,老娘的意思就是你爱选不选,爱挑不挑!缺男人回自己家找去!”

打着联姻的目的就想把他们“耀天”当把戏看,作梦!

轰!似有道银雷从九天劈下,炸起硝烟弥漫在两方中间。

嗤,刀剑寒光,剑拔弩张,只待迸发。

兀地,一朵雪色木槿随清风卷起。

女子款款向前,眉羽沾着超凡脱俗的灵光,花式烟纱水袖一拂,千盛一方将士唰唰退下。

“长公主勿要动气,沐芯正倾心寻找着心仪之人,长公主苦心一翻,沐芯甚是感动,在此谢过长公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