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42章 联姻还是威慑

“千盛公主到。”

一声传呼,众人忽地静下,抬头望去。

花,无数的花朵从天空飘下,雪一样的颜色,美的出尘,美的绝然。

是木槿,满天的木槿,朵朵完好,朵朵雪白,也不知道这八九月才开艳的花朵他们从何寻来,竟铺成条云彩般的大道。

软轿,依然是通体月牙色的琉璃软轿,四周镂空,挂满雪色烟纱,随着清风卷起流光。

轿子是飞来的,从天空飞来,英气逼人的佩剑侍卫各抬一方。

嘶……

抽气声此起彼伏,皆为这出场惊叹。

女人看的羡慕,男子看的心醉。

然而这才只是开始……

叮铃叮铃,轿顶的水晶铃铛依旧唱着小调。

四个婢女从轿中款款走下,她们各执一方流纱,牵起长长的纱摆。

刹那,万物沉醉,大地噤声,众人再一次震叹了。

千盛公主是踏着花来,每一步都轻盈无声,裙边的木槿为她作衬,英气的侍卫为她护航。

一朵木槿花型的发冠别着青丝万千,一枚金色的花佃描在羽眉之心,雪白的拖曳长裙也制得极为特别,半开着领,成花形的边襟,整个人就如同一朵纯美的木槿。

不得不赞叹,齐沐芯确实是极美的。

用花来描述她,也确实没有辱没。

世界上有哪种鲜花能及她如此动人呢?

她周身的气质纯净,美好,没有丝毫令人犯罪的意思,只有想要呵护疼爱。

众人的眼早已沉醉。

就连一向以权力为目标的北青煦都不自觉坐直了身子。

“老娘嫉妒恨呀!”身侧长公主突然咬牙切齿的道。

景袖一愣,转首问道:“岚姨觉得她很美?”

“美呀!太美了!”长公主呼道,毫不掩饰的赞叹。

长公主是极爱美的,从她保持青春的容颜便能看出,不过又有哪个女子不爱美呢?

“岚姨,若是你想,我可以让你比她还绝色三分的。”景袖温柔的道,许是因为得了久违的温暖,张扬的气息收敛,多了些恬静美好。

这话一落,长公主瞬间眼亮,也不再去看绝色的齐沐芯

,拉着景袖使个劲的问:“真的,真的,真能让我比她还美。”

景袖眸光直视,巧首微点。

这个世界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放在她手里,就算路边的野鸭子,也能变成白天鹅。

更何况,现代的整容术早已神乎其神。

当然,长公主是用不着的。

旁边的北昊风眸闪,眼观鼻鼻观心的听着,半响,心头摇首轻叹,果然是女人啊……

北云霄早在景袖抬椅离开时整个心神都丢了,现在自是无心观看美人。

齐沐芯眼波流动,状似不经意的向着他一扫。

白峰一拉身侧两人暗语:“瞧见没,就是想勾引王爷。”

两人点首,如临大敌狠狠点首:“嗯。”

“千盛公主远道而来,实乃我耀天荣幸,来人,赐凤座。”北昊风开口,龙威浩扬。

凤座?

气氛有一瞬起伏,却也迅速安下。

凤座,这可是后宫之首的位置,不过用来迎接千盛公主,也算当得。

“谢陛下。”轻柔语声,像是阵轻风,撩的人心酥麻。

凤座很快被安在正对北云霄的方向,旁边便是太子,这一下可是正合北青煦心意。

只是……

“陛下,沐芯早闻霄王战神之名,心中久仰,可否将凤座置于此处,让沐芯好生瞻仰天顔一翻。”随着语声纤手微抬,如羊脂皓玉的秀指向着景袖起初摞开的位置指去。

这不是……

“鸠占鹊巢!”长公主暗斥,神情愤恨,手腕不自觉握紧:“可恶,这么快就下手了。”

景袖瞪眼,搞不清楚她为何如此激动。

“岚姨,不就是个位子吗?”瞻仰就瞻仰呗,还能把北云霄吃了不成。

一听这话,北云岚便向景袖看去,眸光紧盯景袖,想要看出些什么。

没有嫉妒,没有不满,更没有紧张,平静的像是泛着月色粼粼的湖面。

凤眸微蹙,长公主忽而低声问道:“丫头,那小子是不是还没跟你圆房?”

景袖瞳孔一缩,怔住,实在不理解岚姨的思维是如何跳跃的,怎么就突然转道这个话题。

圆房?她当然没跟北云

霄圆房,他们又没有真的成亲。

“汪汪!”正错愕着,一阵吠叫突起。

北云霄座下的将军正使个劲的朝齐沐芯狂吠,那架势仿佛齐沐芯靠近一步,便撕碎了她。

娇弱美人与恶犬,脸色瞬间吓的苍白。

男人们保护欲蹭涨,恨不得立马上前磨刀霍霍向恶狗。

不过,谁敢?那可是霄王府养的狗。

“对滴,对滴,大黑,叫,使个劲叫,回去哥哥们给你买大肉包吃。”北云霄身后谷玉三人暗声教唆着。

北云霄在干嘛?纠结夫纲与妻纲的问题。

“烦请公主还是坐那边吧,我们家将军除了王妃别的女人都不太喜。”天翼肃穆出声,眉羽硬色,派头威凛。

只是不知这将军指的是人呢还是“将军”呢?

绝美的容颜虽白着,眼底光芒却是坚定。

木槿,不正是温柔的坚持吗?

只是不知道这朵“木槿”若是凋零,能否再绚烂绽放?

眼波流动,向着身边的配剑侍卫扫去,对方心领神会向着凤座走去。

四人才能搬动的凤座居然就那般被举了起来。

那人手腕一扬,椅子猛地从肩上飞走,呼啸的破空声响起,却在椅子接触地面的一刹骤然停下,近三百斤黄金琉璃打造的凤位轻柔的像是根鸿羽缓缓落地。

这……

惊讶,哗然,饶是一众征战沙场多年的将臣也脸色大变。

此等功夫,绝技超然,这千盛居然有着这般实力强劲的属下。

还只是个侍卫,是个护送公主的侍卫。

一瞬,耀天一方众人齐齐心思翻腾,这哪是来和亲,明明是来威慑的呀。

北昊风眸沉,微抿的唇泄露一思凝重。

千盛联姻耀天,他本就觉得有异,如今一看果然不是他多想。

“哼,真没想到这赶着嫁人,还耍场把式。”长公主讽道,神情极其嫌恶。

景袖眸闪,意料之中。

千盛联姻耀天,两强国会晤,若是真的结盟,这天下不是早就一分为二了。

只可惜,这耀天千盛,一个雄虎,一个怒鹰,虽是盘踞两地,却终是一个天下,容不得。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