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41章 江山天下,不可是一语

凤双苑。

“霄王爷,这皇城侍卫纵然拦驾有错,却也犯不了以命相抵,这正义殿门可是百姓过往之地,今日也是千盛友人到访,如此残忍做为,你就不怕落了口舌,冠给皇家以残暴不仁的罪名么?”正义凛然的责问。

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尖圆面,着青袍官服,蓄着灰白的山羊胡,精神矍铄,双眸闪着精慧光芒,是耀天的御文长史,掌管文阁百经,授术皇子公主,是个德高望重的老臣。

这方正义凛然的声讨一出,苑中顿时窃窃私语起来,那些个被太子收拢的文将更是点头附和。

反观将官这方,则是吹胡挽袖,一片怒色,他们才不懂那些个文文绉绉,他们只知道看不顺眼就该揍,违抗命令就该杀。

拦驾霄王,这么不懂规矩的东西留着何用!

一时间苑内因为霄王正义殿门杀人一事闹的两方剑拔弩张。

便在这闹闹哄哄中,坐在上首重臣之位的北云霄至始至终一言未发,眸光时不时打量着花苑方向,剑眉紧蹙,怎么还没回来?

“哟,这是闹什么呢?这么热闹,不是花会开始了么?怎么?这是要先打一架助助兴么?”清亮声音响起,北云霄顿时眼亮。

角落里。

长公主与景袖正款款走来。

这处瞬间噤声,那些个都快动手的文臣武将更是齐齐缩回自己位置,长公主,那可是个暴脾气,若是惹上了,指不定全收拾一遍。

景袖眸闪意外,看来岚姨在这宫中也是颇具**威呀。

“皇姐,你可来了,这花会正等着你主持呢。”上首北昊风拍手笑道,面上带起亲和笑容,只是在扫过景袖的一刹那,黝黑的瞳孔里一闪青光。

这个细微动作自是谁都未见,除了……景袖。

谁也搞不懂这个皇帝到底想着什么,他可以指个傻女作战神王妃,也可在朝廷大臣闹的剑拔弩张时安然观看,也会在景袖肆意狂妄时不露半点声响。

这个男人,就像只狼,一只潜伏在羊群的恶狼,谁也不知道下一口他的目标是谁。

长公主眸光微闪,面色收敛,分辨不出情绪,火红的宫袍一拂,向着上首走去。

威严十足!

景袖深吸口气,暗叹这生作皇家人的难出,明明是那般随性豪气的女人,却要收敛脾性行的端严。

不过……岚姨,我既唤你一声岚姨,便会护你周全。

景袖便是如此,人待她一善,她待她百诚。

这个皇宫之势,她已决定插上一手。

“怎么样?岚姨跟你说什么了?”瞧着景袖坐下,北云霄忍不住探头问道。

那样子落在外人眼里,便是霄王的嘘寒问暖。

王爷果然是宠极王妃啊。

面纱下的红唇轻勾,景袖一双水眸闪出灿烂光芒:“北云霄,你想做皇帝吗?”

她只问了这一句话。

北云霄震撼了,瞳孔急剧变化,怎么也未想到景袖居然在此时此刻问他这个问题,天子脚下,九五之尊面前,这女人到底是有多么狂傲,多么自信。

未等北云霄出声,景袖已再次出声:“若是你想,我可护你拥有一切,甚至……天下。”

若是护一个人,那么最好的办法便是将权力紧握在自己手中,怕是

北云岚也未想到,自己不过诚心一待,竟换来景袖如此的倾尽全力。

这话并未掩声,立在身后的天翼三人也听的清清楚楚。

瞳孔收缩,面上的惊讶早已掩藏不住。

天下,王妃居然说的是天下。

心底兀地升起一股铁血豪情,仿佛只要眼前的女子说出,便能做到,脑里兀地生出她一身素衣伫立九天之巅,手腕一拂,指点江山,征战天下的画面。

而他们便是踏血浴歌的金马战将!

这是种直觉,来自对一个人无尽相信的直觉。

他们的王妃,不简单!

战神的王妃,不简单!

北云霄笑了,笑得魅惑无双,笑的灼灼妖华。

瞧着这一幕众人心底齐齐落出一个疑问,何事居然让霄王爷笑得这般开心?

景袖也是疑惑,水眸紧盯着对方,她知道他会给她答案。

专注,凝视,北云霄神色忽地前所未有的认真:“袖袖,这天下若是你想,我也可以为你谋的。”

轰!

震撼,高至百丈的洪涛在心中翻起。

我也会为你谋,谋江山,只要你想。

曾经她看过这样一句话:谋天下江山为礼,卿嫁作吾妻可好?

景袖不记得在何处看过,但是她依然记得当时的震撼,谋尽天下,只为给女子作礼,这话听来多么不切实际可笑。

但是,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做到如此,这女子该是何等幸福。

有时候我们不是想看你能为我们做什么?而是想知道你愿意为我们做什么?

悸动,再一次袭来。

景袖耳鬓竟有些绯红,眸光闪烁,不自在移开。

身后。

“王爷还真会讲情话呀。”

“是呀,我都被麻到了。”

“哎哟,羡煞旁人罗。”

吱吱呜呜的打趣声弄的北云霄神色微呐,尴尬的轻咳起来,他是战神,怎么就说了这样的话呢,这自古不是女子以夫为天么,不好不好,夫纲夫纲啊。

“唔唔……”

将军呲牙,发泄的在低下啃着北云霄身下的椅角,敢花言巧语迷惑它主子,咬死你。

这处的动静只落在有心人眼里,花会缓缓拉开帷幕。

花会,自是以花为会,只是今日的花,不是真花,而是人,来自千盛绝美堪比花色的沐芯公主。

“会启。”上首长公主拂袖,火红的袍子舞出炫目彩光,毕竟是在皇宫侵染权力多年,那身气势当真是不输须眉。

“轰!”一声钟鼓锤鸣,在正南坛口的方向金刀御将肖虎正手握重锤翻舞,这人本就是骁勇猛将,那力道可想而知。

这开场,来的大气磅礴。

不是说公主选夫么?怎么整的这般阳性十足。

刹那,景袖便明白了这里面的意思。

男人,无数的男人从坛口各方依次走进。

公子如玉,血性粗狂,骁猛健壮,文质彬彬……当真是眼花缭乱,各色都有。

挑男人,这架势果真是挑男人。

刹那,景袖眼里充满了兴味,现代的时候,看那些暗界豪主玩挑女人的把戏到是看了不少,这挑男人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这架势怎么都让景袖

有些进“鸭子馆”的错觉。

要是她也可以上去挑两个就更好了。

“哼,有什么好看的,能比得过本王!”

旁边北云霄哼声道,眉目寒色,掩不住的煞气,这女人就没学过夫纲么?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张望,瞧瞧别家那些闺家小姐,哪个不是低头垂眉,羞羞涩涩的模样。

“袖袖,我改天给你买本书看吧。”

未等景袖出声,北云霄又探身在景袖耳边低语道。

这耀天战神在景袖面前已经彻底变身为话唠。

“什么?”景袖转首问道,未想身边人靠的太近,隔着面纱的红唇竟在对方脸颊擦过。

两人都是一愣,忽而心跳加快。

景袖直接眉羽一皱,身子带着椅子拉开半米。

“靠这么近干嘛,当我耳聋呀。”这话说的有些娇嗔,只是景袖未觉。

身后心如明镜的三人顿时窃笑,拉袖暗语,眼里很是兴奋。

当然,打趣是不敢了,这可是王妃!

北云霄还心跳加快着,忽觉景袖居然离他远了些,这可如何是好,心头不觉升起焦躁,想要摞摞椅子,可是,他是霄王,是战神,是男人,怎可贴着女人。

心思纠结着,身下的椅子便如针毡般越坐越难受。

“对了,你刚刚说买什么书给我看。”景袖忽地想起刚刚的话题,转首问道。

她云景袖不说学富五车,好歹也是吸纳了中华五千年精粹的,还需要看书?

北云霄正纠结着夫纲的问题,听着景袖问他,顿时面色严肃教道:“女诫,夫纲。”

刹那,景袖清如星辰的眸光开始昏暗,无数冷空气化成风刀飞搅,她紧盯着他。

谷玉三人齐唰唰后退。

将军瞬间埋脑袋捂耳朵,大尾巴一动不动的收在身边。

北云霄威严肃色的额头上开始冒出冷汗,心跳咚咚的加速运动,就在他快要熬不住缴械投降的一瞬。

景袖只做了一件事,起身,抬椅,拎起那可重半百的大红椅子向上首走去。

明明是女汉子的动作却被她做的养眼至极,仿若手上拎着的不过是什么玲珑玩物。

众人目光自是被吸引过来。

只见女子大摇大摆的走到长公主面前,将椅子稳稳当当放在一侧:“岚姨,我想挨着你坐。”

嘶……

这长公主可是与皇帝平齐而置的位子,下面才是皇后太子公主一类,如今这女子居然直接要将位子置在天子边上。

这……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呀!

未等那些个迂腐顽臣声讨,长公主忽地跳起,兴奋大呼:“好呀,好呀!我正愁没人配我看戏呢。”

那些即将声讨的话犹如嗝屁般噗噗焉掉,扶额惶恐。

看来这女子不仅得了霄王极宠也得了长公主之心啊。

可叹,他们怎么就没生出这么个招人喜爱的女儿呢,一时间齐齐向着宰相投去羡慕眸光。

只可惜,对方此时神色青黑,满肚悔青的肠子。

北云霄暴躁了,激动了,悔恨了,夫纲的路越走越远了。

背后三人白眼一翻,齐齐暗道:“自作孽,不可活。”

只有将军捂着个嘴呲牙偷笑,唔唔,漂亮主子是它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