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40章 长公主驾到,王妃过来

景袖柳眉一挑,斜睨,轻轻一笑:“好啊,你道歉吧!”

自己犯贱,她怎不给人机会。

嘶!又是阵抽气声,众人面露诧色,这女子未免太过……猖狂。

上首耀天皇帝眉羽微动,沉敛的眸光一闪深沉。

云眉心僵硬着脸,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顺口委身一下,居然就被接了过去,道歉?她何错之有?爹爹又何错之有?可是,这九五之尊面前说的话又岂能当作儿戏?

“信口雌黄,云眉心,你真当这天下人心都顺着你的话走,没有那伎俩就想起风作雨?也不看看自己德性!”讽刺,厉喝,未等云眉心出声,景袖已出声讥道。

道歉?你还不配!

汪汪!脚边将军配合的大叫,丑八怪!

炸响,好似一道惊雷从九天落下,惊的众人心里泛起惊涛骇浪。

虽未亲见,却早已耳闻,眼前这女子真是那被称懦弱从未出府的丑傻三小姐?

北云霄剑眉一挑,眸里光彩璀璨,女人,你就该活得这般张扬。

候在角落的谷玉三人更是神情傲然,哼,让你们这群东西看笑话,现在有你们受的!

一个战神就能控了这天,再加一个同战神强悍的女人,这耀天的天还不轻易翻几个圈吗?

北昊风的眸色微微颤抖,隐在宽大龙袍下的手心不觉紧握。

“哈哈,说的好,说的好,这些个不省心的东西,天天就想起风作浪,早就该骂骂这些个贱皮子了!”上首蓦然传来一声底气十足的女声,随即一个仪态尊贵的妇人从左侧走了出来。

来人头戴凤冠,身披大红金凤曳地宫装,火凤风云发髻,两鬓生着白发,那容颜却可与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一比,一双同北云霄相似的琥珀色眼睛更是神采飞扬,来人正是这耀天长公主,北云岚。

见着来人,北云霄眉目一亮,难得神态温柔的唤了声:“岚姨。”

只见长公主下巴一扬,扬着那本来就不存在的拐杖骂道:“臭小子,老娘让你把媳妇带来我瞧瞧,藏着掖着这么久,终于舍得见人了。”

景袖眉梢挑高,这就是先皇在世时,曾经在金銮殿上舌战群雄的云岚长公主?那个北云霄父亲的亲妹妹,皇帝的亲姐姐,不是说温柔如水么,怎么和传说中不太一样呢?

北云霄不以为气,倒是语调随意,挑眉反问道:“这皇宫吃人不吐骨

头,我媳妇送进来,还能完完整整送出去?”这话说的直接把一群人讽刺进去。

勾心斗角,这就是皇宫千年不改的恶性。

顿时,这在场上首的人齐齐脸色几变。

只见北云岚神色一呐,噎的说不出来话来,随即又大咧咧的挥手:“好了,好了,岚姨也不跟你计较了,来来,那小姑娘过来,让岚姨好好瞧瞧,这云霄小子,有没有欺负着你?”

北云霄眸色一滞,心中暗翻白眼,我欺负她?你当这是只小猫咪呢。

众目睽睽下,长公主的眸光异常灼热,反倒是景袖四肢发麻僵在原处。

来个挑事的,她云景袖可以二话不说收拾一顿,可这来个热情的,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印象中,她就没有跟长辈打过交道,还是这种特别热情的。

强悍的歃血暗王第一次体会到不知所措。

下意识的,向着身边北云霄求助。

北云霄哪见过景袖这种神情,顿时心头泛起滔天波澜,责任心迸发,就出声解围:“岚姨,她就跟我在一起吧,你别吓着她。”

话落,景袖还来不及松口气。

本在高台上的北云岚唰的冲下来:“吓什么吓,老娘就看看,还能喝血吃肉不成。”话落,也不等景袖反应,牵起手腕就把景袖拖走,越走越偏,直接出了苑子。

这方,北云霄一脸无奈。

原处的将军左看看右瞅瞅毅然决然的跟了上去,主子不认识路,它还得帮忙呢。

仅少了两人,这明明人头攒动的苑子却突然安静不少。

觥筹交错,气氛缓缓恢复。

景袖被一直拖着,也没走多远,就在附近的花苑里,不过避了人群,这里倒显得清雅至极,山茶,白兰,满苑飘香,一亩荷池,几尾红鲤,藤萝翠竹生在苑角,景致如画。

两人坐在凉亭里的石阶上,外面一排排婢女拖着托盘款款走来,香茶甜点一一呈上。

“呵呵,你别拘谨,我不吃人。”北云岚笑道,神态间带着俏皮可爱,竟能与那十七八岁的妙龄女子一比。

景袖裂嘴一笑,她当然知道她不会吃人,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呵呵,瞧你,还带着面纱,摘了摘了,跟自家人还生分不成。”话落,已经手腕一掀,云烟白纱便被扯了下来。

黑斑丑顔露出,景袖一怔,眸色微垂也不阻止。

吸,一阵抽气声,是那些个候在亭外的宫女。

景袖在等,等眼前人的变化,只是……

“砰!”一声巨响,北云岚突然撸起袖子,猛地拍在石桌上,黛眉一竖,顿时大骂:“是不是那臭小子让你带面纱的,嫌你丢人了是不,这臭小子居然敢媳妇,真是皮子痒了……”

景袖怔在当场,抬起的水眸满满的错愕,这人……

笑了,来自心底的笑,景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可是,从没有一个人如此对她,北云霄也对她的好,可那带给她的更多是慌乱,不知所措。

她的好,却像一缕清风,抚慰着她死寂多年的心角,上辈子,景袖是孤儿,无尽的血腥中早已让那点期盼麻木,这辈子,景袖不是孤儿,可是却终究有胜于无,也许依旧存着期盼,才让她准许相府的人在她生命中晃到今日。

“丫头,怎么了?”北云岚轻柔的道,指尖抚在景袖额上,满脸疼爱。

一怔,从思绪中回神,景袖嘴角缓缓掀起,露出个动人心弦的笑容:“岚姨。”

一声,述说着期盼,一笑,从未有过的真诚,一瞬,破了万千拘谨。

这一刻,百花绽放。

“呃……安,安……”北云岚一愣,听着景袖在叫她,又欣喜若狂的应道,神色里的兴奋竟比景袖有多不少。

暗处,谷玉揉眼:“呜呜,好感动。”

怀里将军唔唔呲牙,你感动可不可以放开我!

凤双苑,剑拔弩张,这处,满苑温馨。

吃着点心,喝着香茶,两人聊的开怀,彼此间也更是亲昵。

“长公主,陛下吩咐,百花会马上开始,请长公主前去主持。”亭外,金刀御将肖虎禀道。

“不去,让他自己找个人主持去,那皇后不是想玩么?给她了!”摆手,北云岚呼道。

肖虎面露难色,纠结一瞬,却也领命离开,连皇上都给三分薄面的长公主,她的命令岂是能随意违抗。

景袖倒也无所谓,今日本来就是观察下那千盛公主,这会不去也可再寻机会,不是太急。

她心思刚落,面前的长公主忽然跳起,惊慌大呼:“不行,不行,那千盛公主是来跟你抢云霄的呀!走,走,得去,必须得去!”

话落,拉着景袖就往外走。

风风火火,燃眉之色。

景袖眸闪,抢北云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