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9章 做云景袖,你是谁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走廊宽而曲折,屋檐向上噘起。楼阁各依地势的高下而建,像是互相环抱,各种建筑物都向中心区攒集,屋角互相对峙。盘旋地、曲折地,像蜂房,像水涡,矗立着不知有几千万座。

马车一路驰过,宫女太监侍卫齐齐见车便叩,目中盛满了恭敬、崇拜,香云缭绕,胭脂粉香飘了一路,此时才是真正体现耀天战神威严的时刻。

只是……

此时的战神正脸色发青,暗自磨牙:一只破狗有什么好玩的,就不能看看他吗?

像是感受到敌意,将军嗷呜探出头来,呲牙裂嘴的恐吓。

“汪汪……”

“再叫!我把你扔出去!”北云霄凶神恶煞的喝道。

将军顿时唔唔,却也不甘心的刨爪磨牙,一副蓄势待发的战斗之态。

“好了好了,你说你一人跟它计较什么。”景袖斜睨一眼,淡声说道,素指揉着将军脑袋安抚。

棕黑眼眸一闪得意,两胳膊抱上景袖,挑衅般的亲了上去。

顿时,啪!

一声巨响,车外谷玉三人齐齐哆嗦。

北云霄眸眼发黑,脸色青紫,紧握的拳头像是在竭力隐忍着什么。好哇,好哇,他都没亲,这可恶的东西居然敢……

景袖望着眼前碎掉的红木桌一脸错愕。

这人……怎么生这么大气?

顿时,下意识的朝北云霄脑袋摸去:“好了,好了,不生气了哈。”

那神情不就跟哄“将军”一模一样吗?

北云霄顿时脸色青白红的变化着,高兴也不是,发怒也不是,淡定也不是,这女人,到底当他啥了!

不过,眼神下意识的朝景袖隔着面纱的红唇望去,他是不是也可以……

“嗷呜!”一声吠叫,庞大的身躯整个飞上,将军磨牙,死男人,敢乱想!

北云霄只觉眼前一黑,身上突地被压上重物,一人一犬顿时纠缠在一起。

景袖眉梢一挑,眸闪意外,原来感情挺好的嘛。

凤双苑。

虽被称为苑子,却是一处足有近千平米的瓷白玉坛。

连绵不绝的殿堂阁楼建在两侧,桂殿兰宫,玉阶

彤庭一片华丽。

此时无数珍馐罗盘摆放各处,无数身着华丽宫装的俊男秀女鱼贯而入,琴瑟萧萧,云音不绝,在坛心正中身着红色舞裙的歌姬正舞着妖娆身姿。

今日是场皇家花会,千盛公主驾临,联姻耀天,亲选夫婿。

看着这隆重非常的场景,景袖微微挑眉,低声的道:“今日需要我扮演何种角色?”

宫廷盛会,哪会没有血雨腥风?若是依照她来,会搅了整个天下,不过……她给战神面子。

北云霄一怔,自是明白景袖何意,琥珀色眸凝望着远处上首的地方:“做云景袖!”

淡声,坚定,眸眼正色。

他说过会护她竭尽猖狂!那么,今日,也是!

景袖一愣,清澈的眸里一闪错愕,做云景袖,那不是……

忽而,隔着面纱的唇角勾起,容颜散发出明丽的光彩,芊芊素指露出裙袖,本是素白的指甲变的嫣红妖娆。

金阳照下,反射出刺眼红光,宛如剥了人骨的血手,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险。

既然如此,她便不客气了。

刹那,那本落在战神身边恬静清雅的气息变的狂傲凌厉起来。

一个银衣,一个素裙。

杀神降临!

“霄王爷到,霄王妃到。”

两声传呼,嘹亮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天空,正饮酒作欢的人齐齐一颤,目光投来,尽是紧张敬畏。

威慑,便是如此!

这个浑身沾满血腥的天神,早已不可撼动。

今日的北云霄依旧穿着银衣,头上戴着象征身份的紫金龙冠,这是北云霄父亲云苍王之物,象征着绝无仅有的战神之权。

天子为龙,权力之尊,先帝却亲刻了如此贵重的龙冠增予云苍王,这里面的深意可想而知。

要知道,在耀天,紫龙可是象征着国基之物。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即使这风华无双的俊顔看了无数次还是忍不住让人惊叹。

傲岸之尊,便是如此。

不过……这身侧气质绝然的女子是……王妃?那个嫁给战神的丑傻三小姐!

这只蹲在女子脚边的黑狗又是怎么回事……王妃居然带

狗面圣,这……

众人心思怪异着,却谁都不敢出声,战神嚣宠丑王妃的事早已传的满城沸沸扬扬。

或许,他们不理解霄王为何宠极一个丑女,但是他是霄王,是战神,这便足矣。

景袖抬头将整个会场人缓缓扫过,这是作为杀手早已养成的习惯,不论身处何地,都要清晰的掌控身边所有的一切事物。

因为这些,将会不经意间成为她杀戮选择的开始。

眸光投向最上首坐在镶金琉璃龙椅宝座上的男人,此人近五十岁的模样,着绣着九爪金龙的明黄色金丝龙袍,头戴云龙吐息垂帘冠,一身沉敛尊贵的王者之息,眸眼里闪着睿智深沉光芒,一看就是个城府极深的人。

这样的皇帝,居然能得北云霄这样的人忠心辅佐,征战江山,实在怪矣!

还不待景袖疑惑,突然,一声呵斥自身侧传来:“孽货,还不快叩见圣上。”

景袖转首看去,眉梢顿时一挑。

居然是个熟人,云相,她身体的爹爹。

此时云景浩脸色铁青,看着景袖钻心的恨,这女儿上次居然带着王爷回相府算账,这可恶的废物,这白养的狗东西!

“唔唔……”见着有人对景袖凶,将军顿时呲牙。

景袖眸子微眯,看着上首的耀天皇帝神色并未有任何变化,很好,这是看好戏呢。

北云霄立在一旁并未插言,相府,他早已与这女人达成协议,所有的一切全交她自己处理,此时,他只需立在她的身后,护她猖狂。

景袖眸眼微转,向着云景浩看去,樱唇一抬,冰冷的道:“你是谁?”

轰!

哗然,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不是说是相爷府的三小姐嫁给了霄王爷了么?怎么这自家不认识自家人了?

云景浩一怔,脸色瞬间因为激动变得通红,就要出口训斥,手腕忽地被身侧的云眉心拉住,先一步出声:“妹妹,你是不是还在生爹爹的气,爹爹上次不是故意训你的,好歹是一家人,哪还生什么隔夜仇不是?若是妹妹心里不痛快,姐姐给你赔礼道歉好不好?”

温柔善良,大家之态,这便是耀天生着七窍玲珑心的相府“解语花”。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