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8章 栏架杀戮,将军追来

马车一路北行,吱吱呀呀走了近一时辰。

耀天最权威深严的金瓦红墙处终于露在眼前。

砖红色的高墙直耸云霄,一望无垠,金黄色的琉璃巨大拱门挺立,气势磅礴,宫门两侧各一排重凯带刀侍卫,他们神情凛然,肃然而立。

一辆辆车马成队依次排开在宫门前,竟已延伸百米。

景袖掀开车帘,仔细打望着这记录了历代皇权更替的地方,宫门深地,权势之心,这里该落了多少尸骨腥血。

可叹,可悲,可厌,可伤,可怜,可耻。

“你在想什么?”感受到景袖目光里的深意,北云霄出声问道。

车帘落下,景袖微眯起眼轻靠在车体上:“终生之牢,鲜血之池,傀儡之人,无情之地。”

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裸的讽刺。

轰!

北云霄瞳孔骤缩,心神狠狠的震撼了,从没有一个人敢如此形容这里,从没有一个人敢字字讥讽这里,更没有一个人对这里如此不屑一顾,她……

“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忽地,北云霄放声大笑,宽厚的手掌大拍在案桌上,眸子里写满赞叹,欣赏,灼热,这个女人果然非同一般。

景袖眼睫微抬,巧首轻扬,哼道:“那是!”

北云霄眸闪,就待再说些什么。

“站住,太子有令,今日进宫人马繁杂,所有入宫者通通下车接受盘查。”原本缓缓前行的车马突然之间停了下来,悉悉索索,铠甲嗤嗤声伴着金刀寒光越来越近。

一排排手执金刀的侍卫开始挨个盘查。

“里面的人,下车!”行到这处,还不待白峰出声,两个侍卫猛地厉喝。

周围的人变色,这霄王府的玉骑谁人不识,这两人居然……

“大胆,耀天战神的驾你们也敢挡!信不信我银虎血将把你的脑袋拧下来!”白峰大喝,虎目怒冲,背上风云砍刀唰的一横。

排查侍卫齐齐一怔,目露害怕,却依旧固执地不肯退让一步,眸闪毅光坚持道:“太子有令,必须亲见才能放行,还请大人行个方便。”

白峰眼中寒光一闪,很好,很好,几个小卒也敢拦耀天战神的路!这事要是传出去,王爷的威信何

在!

马车里。

景袖勾唇一笑,眸子闪着看好戏的光芒:“兵卒拦驾,霄王,这太子貌似在挑衅你的威信呢?”

北云霄神色淡然,紧紧盯住她的眼,冰冷哼道:“跳梁之计,小丑之谋,有何能耐?”

狂傲嚣张,霸者之态!

景袖一怔,唇角勾起个魅惑苍生的笑:“倒也是,这太子比不上你一分。”

夸赞,不需掩饰!

北云霄顿时神色一亮,心情扼制不住的激动,原来被这女人夸奖的滋味竟是如此舒服。

顿时嘴角一裂,俊面微扬,同样哼道:“那是!”

那神情,竟与起初景袖一模一样。

“给老子滚不滚,不滚我剁了你们!”轿外白峰暴喝道,手里砍刀挥舞就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两侍卫目露恐惧,不敢贸然上前,但也无意退让,他们受太子之命,本就是为了羞霄王一场,哪怕今日弄个半身残废,那些丰厚的银子也够他们逍遥到下一世了。

“怎么办,他在激你动手呢?宫门口杀人,这罪名可不小呢。”景袖打趣道,身子斜躺软榻,浑身上下说不出的慵懒风情。

“哼,那我就给他这个机会!”北云霄一声冷喝,车帘唰的掀起。

阳光下,他脸色森然的立在车门口,银衣猎舞,天人之姿,宛若剑锋寒光的冰唇冷冷一启:“杀!”

狂傲,冷冽,只是一字。

两排查侍卫还来不及反应,风云砍刀一舞,两人头骨碌滚下,鲜血飞溅,染红宫门长道。

“啊!”周围尖叫声起,有些个胆小的官家小姐竟吓的晕了过去,众人一片苍白面色。

那两侍卫怕是做梦也没想到今日不是残废,而是命丧。

银子?那也得有命享才是!

景袖半靠在车体上,嘴角挑的老高,呵呵,这做法,她喜欢。

“汪汪……”忽地一声吠叫传来。

景袖一怔,身子不自觉坐直。

宫门前还苍白着脸色的众人也是一愣,齐齐望去。

长街尽头,一只大黑犬放了疯的狂奔而来,身后一个躬弯着身的老头急急追着。

阳光下,化成两道流影。

是……

“汪汪……”

还不待众人反应,跑到跟前的大黑犬忽地一跃进了车厢,庞大的身躯使的车厢嗡嗡摇晃。

“唔唔……”不待景袖出声,将军猛地缩着脑袋躲到车厢的案桌下,大眼露着恐惧和见着主人兴奋的矛盾表情,大黑尾巴在角落里使个劲甩着。

这是……

车外。

管家神色凌乱,脸上因为奔跑落着不少汗渍,手里拿着把亮灿灿的剪刀。

“管家,你干嘛呢?”没等北云霄出声,谷玉便出口问道。

“哎呀,我也不知道啊,我看天气要热了,就想给大黑剪剪毛,哪知道我刚拿出剪刀,这孩子就撒了疯的跑了,我害怕它走丢了,这不是追了一路嘛。”管家喘着粗气说道,也难为这老人家累的精疲力竭还说了圈这么溜的话。

“呵呵,怕剪毛呀。”车厢里,景袖轻笑,手腕摸着将军脑袋想要哄它出来。

舔舔景袖手腕,将军试探的伸出脑袋。

“来,乖孩子,跟爷爷回家了。”车门口,管家诱哄的声音响起。

刚探出的脑袋又唰的收了回去。

“唔唔……”不要,打死它也不要回去。

“呵呵,管家没事,你先回去吧,将军就跟着我了。”景袖温柔语道,棕黑犬眼瞬间发亮,大脑袋使个劲的点。

“这……”管家蹙眉,眉目拧成一团,这带着只大狗进皇宫是不是不太好呀。

北云霄揉额,脑门发疼,最后拍板:“没事,管家你回去吧,就让它跟着了。”反正都带了只母狮子,还怕多一只小狼犬。

管家纠结,半响才恋恋不舍的道:“好吧,主子,那我先回去了。”这孩子,刚跟爷爷培养出点感情,杂就跑了呢。

一步三回头,管家终于不舍离开。

队伍开始恢复前行,两个死掉的侍卫也被天翼吩咐迅速处理。

阳光依旧璀璨,洒满整个天地,那一地猩红很快干涸,风一吹,血腥味飘散,只留妖娆狰狞的红。

待行到他们这处,不等白峰出声,那些个金刀侍卫唰唰叩首让行。

什么?犬不能进?

呵呵,哪怕是现在带个动物园都无人敢拦。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