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7章 焦躁,卿华灼灼

一日晴阳一日雨,天色朦胧,阴雨未散,傍晚时刻。

霄王府,银沙苑。

案桌前,北云霄端坐,拧着剑眉阴着俊面处理着堆积如山的各项皇城事务,整个王府都被他浑身散出的寒气漫延的一片窒息。

谷玉三人肃然而立在角落,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两天了,王妃两天都没有回来。

他眼睫未抬,忽地沉声问道:“几时了?”

“回王爷,酉时一刻了。”角落的管家肃然汇报,突然面色一白,瞥着案桌上断成两截的笔毫,小腿顿时颤抖,喉头不自觉吞咽翻滚。

北云霄冷哼一声,嗓音凉飕飕的问道:“还没回来?”

屋里四人唰的脸色苍白,谷玉颤颤惊惊,斟酌着解释道:“王妃,应该是太忙了,说不定明儿一早就回来了,要不属下先去看看。”

压抑的怒气终于爆发,宽厚的手掌猛地重重拍上案桌,北云霄一张俊脸阴雨密布,大喝道:“关门!”

不回来就不回来,该死的女人,治不了你了!

管家嘴角抽了抽,缩着脑袋小心翼翼回道:“主子,这已经是你吩咐的第八次关门了。”

话落,使劲摆出一副“我突然有事的”紧张面孔,快速说道:“王爷,厨房还炖着鸡,若没什么事,奴才下去了!”话落,拖着躬弯如月的身子,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谷玉三人瞳孔猛地一缩,正待找借口离开。

北云霄青黑着脸,大喝:“来!你们跟我过两招!看看这武艺长进了没有。”

三人脸白,完了!

夜色迷离,正当切磋好时机。

淘宝楼。

“主子,这两日千盛公主一直待在行宫,拒绝见客,连耀天皇帝的接风宴都拒绝了,据说是那日遇刺受了惊吓。”

“惊吓?这倒是有趣呢?”景袖勾唇,眼低精光。

那日虽只是偶然一见,那女人眼底的光芒可瞒不了她,娇弱,绝色,却是一只蛰伏的妖狐,致命!

“主子,还有一事很是奇怪。”风扬继续禀道。

“说。”

“不知何顾,之前接的官家单子全被撤了回去,而且这两日官家再未下过一单,我去联络,官家回复说以后不会再合作了。”凝眉,很是不解,他花了半月时间才把淘宝楼的关系打进官府,怎么突然全断了。

虽是暗地买卖,他们的诚信却是极好的,这官家的事多,给钱也爽快,这一下断了,可是失了不少收益。

景袖蹙眉,神色深沉着,直觉这消息太是不好。

“汪汪!”

正思量着,一阵惊天吠叫,整个楼都在颤抖,将军忽地从门外冲了进来,四肢乱抬

,尾巴乱舞,大脑袋像是犯了癫疯病一样乱摇着,更诡异的是那头棕黑的毛发全部变成火红的颜色。

“哈呲哈呲……”喘息,脚下不断打颤,唯一还清醒的犬眼大大的委屈。

“子马甲!”暴喝,怒吼,阴霾,毁灭一切。

“嘿嘿,丫头这是我新研究的‘狗来疯’怎么样,怎么样?解的了不?”窗口上子马甲猥琐的脑袋突然倒挂探出。

吓的风扬一个闪身急急逃了,这两日他们没少受毒害。

“狗来疯?老娘让你人来疯!”柳眉一横,景袖唰的飞身而出,素白长裙上冒出股白烟。

玩毒是吧,老娘今天陪你好好玩玩!

旁晚天色,月刚出,光线朦胧成纱,极美,正当夜市的好时机。

这长街最角却是早已关门闭户,冷冷清清。

青瓦长街上,两道身影交缠在一起,彩烟,白息齐出。

“嘿嘿,女娃,你这点疯人散毒不了我哟,来尝尝,我这花儿红,一定美味……”乌红的爪子一掀,冒着火光的毒息炸开。

“花儿红!老娘让你**红!”水袖一舞,指尖三根银针飞走。

长街最角,忽地探出三个脑袋,鼻青脸肿,呲牙咧嘴,那样子……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唔唔吱吱……”是王妃呀!

“吱吱……”对呀,怎么跟毒老头再打架!

“唔唔吱吱……”怎么办?情况不秒。

正诡异的交流着,肩头忽地被人一拍,吓的三人啊的一声大叫。

“淡定淡定,这聊什么呢。”火红裙袍一掀,红妖盘膝坐下,一大包瓜子哗啦啦倒在裙角上,悠闲的磕了起来。

三人齐松口气:“唔唔吱……”是你呀!

红妖皱眉:“说人话!”

三人对视一眼,忽地交出个信封。

“吱吱呜呜……”一翻诡异的嘱咐,说完便走。

红妖蹙眉,疑惑的翻看手里信封。

景袖亲启。

这是……给主子的信?

正诧异着,裙角上忽地伸出三只手,大黑瓜子瞬间去了一半。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蹲坐,三肿高的眼虚看着眼前的精英斗:“吱吱……”来看看谁赢?

“砰!”结结实实的一拳,子马甲鼻梁被揍的火辣辣疼,眼泪鼻涕控制不住的外飙:“啊!女娃,你耍赖,我们说好只用毒的!”

双手抱胸,景袖斜睨子马甲一眼,悠闲的道:“对呀,只用毒。”

话落,还不等子马甲反驳,鼻梁上的三根软银针正风中摇摆着。

这……

惊悚,子马甲忽又笑道:“哈哈,女娃,你以为

三根破针就能毒倒我……”

话还未落,像是猝死一般,砰的一声倒栽过去。

夜惊悚着,那火红的头发嗤嗤冒起白烟。

角落里。

“吱吱……”果然还是王妃厉害呀。

“唔唔……”那是!偶像是无敌的。

“吱吱呜呜……”王爷前途堪忧呀!

云色刚亮,清风缱绻,三两只云雀在青桐上伸展着翅膀。

霄王府。

红色赤血马高扬着首哼哼,黑楠木车身,银帛蚕丝窗,古铜八角铃,精致的马车早已候在门口。

北云霄寒气森森的站在车旁,眉峰拧成一个“川”字,双手环胸,一副生人莫近的姿态。

“她真要去?”过了半响,他呼出一口气,神色阴沉的道。

候在一侧的三人齐齐一颤,脸色惶惶……这!

“走!”暴喝,抬脚就要上车。

“来了来了!”

管家高呼,兴奋的拍手跳脚。

北云霄身躯僵在半空,半响收回。

银衣一拂,神色收敛,挺身站直,等到高傲冷的姿态摆好才掀目看去,随即一怔,面上尽是惊艳。

只见柳绦万千中,景袖神色清冷的从街尾款款步来,雪白色绣着朵朵粉兰的精美裙装穿在身上,纱摆曳地,一身卿华灼灼气韵。

她带着面纱,纤细的脖颈在薄纱下若隐若现,露在纱外娥眉像是宫厥轻羽,胭脂稍拭,亮如星辰的水眸泛起荧光,青丝万千上除了一支兰花雕饰的白玉簪斜插再无其他。

身旁“将军”威风凛凛的走在一侧,蹭亮的毛发,魁梧的身躯,寒光森森的獠牙,一对棕眼霸气凛然。

晨风缱绻而来,裙纱青丝飞起,一人一犬,像是从九天而来,画面美而震撼着。

刹那,天地万物消失。

独留白影灼灼。

气韵,绝美!

“怎么?不是要进宫么?这是发什么愣呢?”步至马车前,瞧着北云霄愣怔的模样,景袖勾唇一笑。

话落,也不待对方回神,身子一跃而起,在半空划出道完美弧线,轻巧落在马车子上,神色从容淡定,掀开银帛蚕丝窗,缓缓步入车内。

北云霄一怔,回神,俊美的面上瞬间懊恼,可恶!居然被迷惑了!心头怒道,面上青黑阴郁,眸光却变得异常明亮。

车帘一掀,浑身气韵尊贵的跟了上去。

马车前谷玉三人对视一眼,慌忙的道:“走走走……出发,出发。”

待车辆消失在街头看不见,管家才低身拍拍将军脑袋笑道:“走,大黑,今天爷爷照顾你。”

“汪汪汪汪汪汪……”你才黑,你全家都黑!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