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章 怪异毒医,王爷驾临

阳光闪烁,从云层中落下,洒遍整个大地。

淘宝楼。

许是新换了地,景袖竟是一夜浅眠,脸上透着浓浓的倦意。

揉揉太阳穴,精神稍整,景袖认真的翻看起面前的单子,半月了,她可是一单未接呢。

“嘿嘿,嘿嘿……”让人惊悚的诡笑声,几缕彩烟冒出。

子马甲蹲在景袖对面的椅子上,身子蜷缩成团,脚上依旧挂着破草鞋,一双精慧小眼紧盯着景袖,冒着油光。

惹得桌下的将军不断低唔警告。

风扬刚上楼便看着如此诡异的画面,扶额,脑门生疼,这淘宝楼怎么尽出现怪咖。

“主子,雍华馆的人找。”风扬轻声禀道,并没有靠的太近,那人身上的毒烟可不是他能承受的。

雍华馆的人?一闪疑惑,景袖还是吩咐道:“带上来吧。”

“嘿嘿,女娃……”瞧着景袖出声,子马甲忍不住插嘴。

“你走吧,我是不会当你试验品的。”毫不留情的拒绝,景袖冷眼。想拿她研究“银血”,做梦!

“嘿嘿,嘿嘿……”诡笑,眸光狂热。

“哟,原来有客呢,看不出来这楼里生意还挺好嘛?”门口打趣声出,来人一身绿袍长衫,娃娃脸,亲和态,正是雍华馆的拍卖师嘉天宝。

“呵呵,加多宝,是你呀,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想见到我呢。”景袖笑道,标准的迎客态。

男人一愣,显然知道对方所指,不过,嘉多宝?他什么时候改了名字?

“这位是?”

“嘿嘿,你好,你好,我叫子马甲,不对,不对,我今儿叫马甲子。”未等景袖介绍,旁边老头布满皱纹的手已经伸出,塞满黑泥的指甲发红发紫。

“你就是子马甲!”惊呼,嘉天宝变色。

这人从来都是副亲和有礼的态度,很难得有其它表情,一时间,景袖不由的多看了一眼。

“嘿嘿,嘿嘿,我今儿叫甲子马,甲子马。”诡笑,一口森森白牙,手腕依旧伸着。

景袖眼黑:“百变小金刚么?”

嘉天宝怔在当场,半天没有动作,显然没想到居然在景袖这见到这号传奇人物。

子马甲,五国有名的“毒医”,喜欢玩毒,制毒,吃毒,这人自称为医,却从未救过人,这五国命丧其手的倒是数不胜数。

性格乖戾,脾气诡异,更是立下过三毒之誓。

买凶下毒,不付钱财者;**女人,穷凶极恶者;另一个便是见面不握手者。

这三种人非毒不可。

所以,这会看着面前伸出的黑手,嘉天宝心眼都快跳出。

不握?是死,握,可这毒手?

“怎么,瞧不上?”子马甲显然已经举累,面色忽地冷了下来。

“不不,晚辈见过毒医前辈。”急急握上,嘉天宝慌忙讨好。

景袖眸闪,啧啧称奇,她知道这老头是个厉害人物,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般威慑力。

两手相握,嘉天宝心眼都在哆嗦,他该

不会出来办次事,就把小命丢了吧。

像是证实他的猜测。

只是一瞬,嘉天宝的手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的青黑,僵硬,麻木,瞳孔开始扩散。

“嘿嘿……”老头依旧诡笑着,炸红的头发冒着彩烟。

“唰!”景袖手腕一拂,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对面脸色扭曲的嘉天宝忽地跌坐在地上,手腕的青黑色迅速消失,瞳孔恢复焦距。

火红的头发炸的更开,老头惊呼:“女娃,你居然会毒!”

“怎么准你玩毒,就不准我玩。”冷色,眸光挑衅。

毒医?也不过如此嘛。

像是发现新大陆,老头的眸光变得更加灼热,哈哈,他早该想到,能身中“银血”还好好活在世人的人怎会简单?

“哈哈,女娃,来咱们玩两招。”

“没空,自己玩去。”她的毒不会玩,只会杀人。

正说着,门外的红妖忽地冲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那偷窥王爷来了!”

“偷窥王爷?”风扬疑道。

“哎,就是乱翻主子东西的家伙呀。”

风扬无语。

一楼。

“主子,这真是王妃地盘!”天翼惊呼,眸光看着墙上的淘宝楼规异常灼热。

五单记一分,五分升一心……中评不记分,差评倒扣一分……舍命单子不接,舍财单子不接,舍身单子不接……百分升铜牌单手……千分升银牌单手……客人不满意……

天啊,这简直是套堪称完美的管理规则,虽只是粗略雏形,却从楼体、单手、客人及管理者本身,甚至后续服务都简单说明,环环相扣,环环约束,环环激励……

风扬震撼,甚至想到若是这套方法用在军营中该是何等的天翻地覆。

“我要当单手!”

正惊讶着,一侧谷玉猛地高呼,神色兴奋,激动,像是打了鸡血般。

风扬探头望去,再次震撼了,这是套关于淘宝楼单手的细致规则,其中福利与单手所有可能发生的状况全部描写进去。

不过……意外保险,什么东西?

北云霄脸色微青,变的难看,这两人真的是来帮他哄王妃的?

不满间,红妖唰唰的跑了下来,三人顿时眼亮。

“不好意思,主子正在见客,三位慢等。”

敢让耀天战神等,这胆子……

“王爷,来先坐会吧。”

“红妖姑娘,咱不急不急……”

北云霄脸色更青,自从他娶了王妃,这身边的人一个个全叛变了,寒气不自主狂放。

红妖挑眉,嘴角憋着笑:“霄王爷,若是不想等,要不就先回。”

眸寒,咬牙切齿,银袍一拂:“我等!”

二楼。

“敢让耀天战神等,这天下怕是只有你了。”神色恢复的嘉天宝言道,脸色怪异。

他应该是想笑的,却因着身后子马甲把玩着头发变的有些紧张。

身子微靠,凤眸向着子马甲一

瞥,正研究着下什么毒的老头瞬间身形一闪,蹲在将军边上。

好吧,他等女娃忙完。

森呼口气,嘉天宝提起的心终于放下。

“说吧,什么事?”指尖轻扣,景袖悠闲的道。

嘉天宝神色收敛,正色的道:“我想下张单子……”

风从小窗吹进,卷起窗纱,午时的风有些生热。

景袖凝望着手中宣纸,眸光深沉。

宣纸素白,画着一副精美的图案,是枚双圆玉佩,双圆里外包括,中心一只火凤展翅,仅仅是副图案,却已看出玉佩不凡。

“主子,这东西真在千盛公主身上?”风扬疑道,神情不解,这雍华馆与千盛公主八竿子打不着,怎么就扯到一切了。

景袖未言,指尖在宣纸上擦过,好好的宣纸立马燃了起来。

风吹进,满屋烟味。

“砰!”一声巨响,从一楼传来。

景袖一怔,脸色彻底黑了。

“王爷,我们改天再来,改天再来。”

“那啥,抱歉啊,抱歉啊,我家主子不是故意打人的。”

好好的案桌裂成两半,嘉天宝一脸无辜的跌坐在地上,两条火红的擎天柱正挂在鼻下。

楼门口,谷玉天翼正急拽着北云霄往外拖。

“怎么回事!”戾喝,景袖眸眼燃火,杀气狰狞。

四周瞬间安静了。

红妖颤颤惊惊上前:“那个……主子,我也不知道,这亲和小子刚下来,嘟嚷着不知说了句啥,霄王就打人了。”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太暴力了。

地上嘉天宝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委屈的道:“我就随口说了句还在等呀?”呜呜……他今天是招谁惹谁了?

话落,北云霄脸色更黑了,还在等,他可不是还在等,都是因为这小子,害他等半天,还敢奚落他,找死!

天翼谷玉赔着笑脸:“那个王爷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别生气,别生气……”

本来就在爆炸边缘,还敢点火,这不是找死吗?

景袖揉额,脑门生疼:“先送嘉公子回去,把新制的香茶取两包来。”

“不用不用,我自己走,自己走,那香茶不要了,不要了。”话落,从门边一溜烟逃了,这淘宝楼就是他的灾难地,不来了,不来了,再也不来了。

这般动静,街上早已围了不少行人看着热闹。

景袖深吸口气,眸光直视着北云霄:“等不了?”

拧眉,北云霄并未出声,琥珀色眸仿如一旺深潭,凝望着景袖。

“北云霄,我们并没拜堂……”思量半响,景袖再次出口。

“唰!”银袍一拂,北云霄忽地高呼:“走!”

金阳下银衣刮起炫目光芒,那人像是踏着光离开。

背影魏巍,天神之韵。

只是……笼在宽袖下的手心紧握,眸光写满慌乱。

话出一半的景袖半张着嘴,神色错愕,半响嗔骂一句:“有病!”袖腕一拂,楼门唰的关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