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5章 兴师问罪!王妃出走

北云霄刚火气冲冲的回到王府门口,就觉得气氛异常诡异。

暗卫不在,管家消失,明明是极好的月色,却有着一团乌云落在王府上空。

“天啊,这是遭小鬼了么?”搓搓起了鸡皮疙瘩的胳膊,谷玉恐色言道。

“事不太妙啊。”天翼夜观天象,掐指一算。

白峰不自觉的缩了脚步,往日勇猛的汉子竟目露恐惧。

北云霄蹙眉,还未想出个所以然。

一声巨响,前厅正门轰的大开。

夜色下。

一把红木大椅端端正正的摆放在厅心,景袖随意坐在其上,微眯着眼好像在睡觉,一张布满黑斑的丑顔,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冷酷异常。管家,暗卫……满地跪首颤栗的人,将军威风凛凛的蹲在景袖脚边,大张着嘴,一副煞气汹汹的模样。

风扬红妖左右齐出,挺拔着身子站立门前,手腕一扬,对着北云霄三人齐声高喝:“请!”

那架势,请君入瓮!

北云霄皱眉,明明是他火气森森准备算账,怎么又反过来了?

虽然疑惑,却也大步向前,他是战神,是这王府主子,岂能失了气势,更重要的是,他北云霄的夫纲夫纲。

三步刚开。

红妖手上的长鞭忽地一挥,长鞭犹如一条蛟龙,在门口的青石板上抽出声巨响。

“第一罪,擅动主子东西!”

白光唰的从屋里飞出,是个包裹,空中一抛,里面的长裙,头发,纸巾,铜盆……全抖落了出来。

谷玉三人脸色唰的苍白。

北云霄面色一滞,眸变。

无形之中,本要兴师问罪的气势竟蔫了不少。

踌蹴上前,刚迈了一步。

红妖荆棘长鞭又忽地一挥,与地面擦出嗤嗤火色,那力道可想而

知。“第二罪,妄自猜测主子!”

一道黑影抛出,“哎哟。”凄惨的痛呼响起,黑影在地上不断打滚。竟是个灰衫破袍的老头,满脸腮胡,脚上挂着双只剩一个叉子的草鞋,浑身一股发霉的味道,一头火红的爆炸头,身上时不时冒着五颜六色的毒烟,形象诡异至极。

谷玉几人脸色大变,小腿颤栗。

红妖眸色发亮,神情掩不住的兴奋。

风扬汗颜,眸光却异常明亮,兴师问罪霄王,过瘾,过瘾!

北云霄头上不自觉冒出冷汗,心头莫名发虚,这场景竟比他征战沙场还来得恐怖。

景袖未动,依旧微闭着眼。

唰!又是一声鞭响,红妖用上了吃奶的力。

“第三……”

话还未落。

谷玉三人唰的冲上。

“王妃,是我,我拿的衣服。”

“是我,我找的头发。”

“那洗脸水是我端的。”

争先恐后,生怕认罪慢了,因为着急身子反而卡在门上谁都未进。

北云霄眼黑,这群没骨气的家伙。

忽地三人转头,齐声高呼:“王妃,都是主子唆使我们的!”怒色,狠指,那愤恨的样子,仿佛北云霄让他们干了多么十恶不赦的事。

地上管家暗卫齐齐点首,对滴,对滴,都是王爷让他们干的。

北云霄脸青。

地上的“子马甲”像是不够,猛地跳起大喝:“对!都是他干的,是他让我来验你是不是中毒了。”

众口指正,北云霄脸色更黑了。

微眯的眼缓缓睁开,清澈的眸子闪过寒光。

周围人齐齐噤声。

北云霄就想解释:“那个……袖袖,我不是……”话还未落,红木椅上的景袖唰的消失,再出现时,竟已落

在王府门口。

诡异的是谷玉三人还卡在门口。

这……众人色变,王妃果然不是凡人。

“将军,走了。”轻唤,平淡无绪。

话落,便已身出王府大门,只留雪白残影。

这是……走了?就这么走了?

没有想象中的硝烟四起,没有想象中的勃然大怒,就这么走了。

众人惊色。

北云霄却是完全慌了,银袖一挥就要去追,风扬眼疾手快拦下:“霄王,不好意思,我家主子打算外住几日。”

“那个,战神是吧,唆使别人翻女人东西,我真是看错你了。”

“汪汪!汪汪……”让开,坏男人。

夜色迷离,王妃出走,惊悚!

夜缓缓离去,天空泛起鱼白,霄王府一夜未眠。

银沙苑。

“哎,王妃为啥要离家出走啊!”

“哎,好冷清啊。”

“哎……”

三声连叹,一筹莫展。

北云霄揉着眉,神情说不尽的疲惫。

“管家,我真的做错了?”

洛福上前,手里端着小米粥,王妃不在,这膳食又是他张罗着:“王爷,也不是你错了,只是用在王妃身上不对。”管家老来人的道。

“说清楚。”

“王爷,你关心王妃是对的,担心她中毒也是对的,可是你用错了方法,她是王妃,是云景袖,是与王爷一般高傲强悍的人,将心比心,若是有人擅自动了王爷的东西你会怎样?”

北云霄一怔,他会怎样?他会撕碎了他。

他是霄王,是耀天战神,高傲,强悍,身边的事物便犹同他的逆鳞,谁敢妄动?

刹那,北云霄猛地惊醒。

强悍如他,便是如此,那么她……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