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章 被当枪使,银血

樱唇轻咬,凤眸水波连连,欲语还休,面见心上人的羞涩矜持表现的淋漓尽致,整个人说不出的诱人风情。

北云霄剑眉一蹙,心生烦躁:“没事瞎叫什么!这是耀天不是千盛,若没什么事,就赶紧滚回去!”暴脾气斥道,银袖一甩,转身便走,可恶的女人,居然敢丢下他自己。

一侧的金刀御将肖虎听的头上直冒冷汗,皇上让好生款待,霄王居然……

齐沐芯绝色的容颜唰地苍白,比遇袭时还难看几分,深吸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浊气,才对着一侧的肖虎温柔语道:“劳烦将军给沐芯置个住处,沐芯与众护卫有些乏了。”温婉端庄,真正的公主之态。

“哦哦……”肖虎回神,忽又一脸难色的道:“这……陛下交代让霄王爷接待公主,这住处要不安在霄王……”

话还未落,白峰唰的一把砍刀横在中央:“霄王府没地,自己找地方住去。”话落,抗着砍刀煞气腾腾走了。

白峰虽然性子直爽冲动,该有的细腻却一点不少,这千盛公主看王爷的每一个眼神都在暗送秋波,当他看不出来这里面的意思呀。

长了一身好皮囊,就想跟他偶像抢王爷,做梦!

气氛变的诡异,那些个负伤的千盛护卫更是脸色难看,他们公主千里迢迢来耀天联姻,居然遭受这般冷落。

肖虎扶额,神色惶惶,完了,完了,这可如何交代呀。

云霞成绸,生着妖娆璀璨红色,渲染着整个天地。

央未苑。

“什么!你说我被利用了!”怒吼,新置的八角案桌被拍的颤抖,红妖气的胸腔起伏,脸色通红。

“今儿那流镖可没管你的

性命,你不是被利用是什么?”指尖转动,轻抿着手中香茶,景袖澈眸微眯,居然敢拿她淘宝楼的人当枪使,好大的胆子!

买凶杀人,最后却另派杀手刺杀,若是她没猜错,那批杀手怕是死士,早就打着有来无回的准备,好一个栽赃嫁祸!

可惜了,你们挑中的是淘宝楼……

“主子,那单子是昨晚半夜下的,下单人直接留了三万两就走了。”风扬蹙眉言道,神情凝重,起初他也觉得这单子太过重大,想要禀告小姐再做决定,没想到竟被红妖看见擅自接了。

景袖睫毛未动,神色未起半分波澜,显然意料之中,半响,对着红妖打趣:“你还真是敢啊,连刺杀公主的活都敢接。”

红妖裂嘴,讪笑:“还不是你写的弑君灭国啥都干嘛?”

短短几天,红妖已经完全爱上了淘宝楼的生活,不用在乎那些繁琐的规矩,不用听塔汉王爹的唠叨,不用成日与王室那群人勾心斗角,活得惬意自在。

风扬扶额,太阳穴突突的疼,忽而觉得淘宝楼前途堪忧,一个彪悍怪癖的楼主,一个火爆血性的副手,一个刀口舔血的管事,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组合。

“好了,接就接了吧,反正也出了力,那银子也不用还了,最近你少在外晃,刺杀公主,这事不谨慎点难保不查到你头上。”景袖最后拍板,嘱咐一翻便出了门。

“汪汪……”将军吠叫,兴奋的在地上摇着尾巴乱刨,对滴,不还,不还,它要买大肉包。

风扬眼抽,好吧,还有只“威风凛凛”的大狼犬。

方草苑。

霄王府最偏僻的苑子,没有精美凉亭,没有翠竹红茶,空旷的土地上,

种满了各种药草,苘麻子,茅针花,松寿兰……虽然平常,可都长势极好,显然,费了不少心思。

此时,管家正站在苑子最角落,身子背对,不知道忙活着什么。

“管家,你这有但川乌吗?”

正收着干云菊的手一抖,管家回身惊呼:“王妃!”

浅笑,清风卷起青丝,温柔如水:“管家,我想要些但川乌,你这有吗?”

景袖想过去买,可天色将黑,药坊怕是已经关门,再说了她这路痴指不定啥时能找到,但川乌是种平常药材,一般大户人家都会常备,景袖也早就知晓这霄王府有个药苑,便想来碰碰运气。

果然……

“有,有,王妃你等着,我这去拿。”管家连连点首,放下手中活计便匆忙出了苑子,但川乌早已被他晒干收好,他得去库房取。

景袖见管家这般热情,不由得面露微笑,眸光随意打量起满苑药草,忽地,气息一滞,有人!

苑角小阁楼里若有若无的生人气息。

眸光轻闪,景袖并没有动身去看,管家留他独自在苑子里,显然是认得。

月色落出,傍晚的天色宁静醉人,苑子四周的星子草探起了头,叶片上的荧粉亮出淡光,景致梦幻。

景袖心头一柔,忽地生出几分感叹,这般没有杀戮的日子若是永远该有多好。

“哈哈,查出来,我查出来了,银血,居然是银血……”疯狂兴奋的高呼忽然从屋中响起。

景袖脸色瞬间结出寒冰,身如闪电,落进屋里,纤腕掐上对方咽喉,浑身杀气:“你说什么!”

冷,千年寒冰的温度,里面的杀意,似要焚天屠地。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