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章 刺杀千盛公主

呃……

北云霄想过很多答案,可从未想过会是如此简单,树大好乘凉?他这狂妄王妃还需要乘凉的树?

“哎呀,就是你官大,房子大,我做自己的事不容易被人打扰,好了好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赶紧走,我今儿见着你烦。”景袖不耐赶人,神色极其烦躁,这狗皮膏药再贴着她,她今儿怎么干活。

被嫌弃,北云霄却没有半点伤心,整个人如沐春风,他官大,房子大,这不就是被依靠了么?

“呵呵,王妃,你晚上想吃什么?”

景袖黑线,这人是耳聋么?

北云霄决定了,这就是他的王妃,他北云霄的王妃,他北云霄唯一的王妃。

“袖袖,要不咱们改天把大婚重办一次吧,你想要什么样的?八抬大轿还是鸳鸯红礼?对了,咱还得重新拜堂……”北云霄自顾念叨着,眸光异常明亮。

都怪那三个家伙,居然让袖袖那般嫁了过来,这下好了,连堂都没拜,若说景袖是霄王妃,连他自己也觉得心虚,一想到这事,北云霄浑身齐放冷气。

被念叨,霄王府正瞅着“子马甲”验毒的三人齐齐一个喷嚏,后脑勺发凉。

景袖的脸色越来越沉,这男人是犯狂想症么,大婚?拜堂?他哪知眼睛看见她同意了?

“滚!给我滚!听见没!”咆哮,忍无可忍,指节捏的咔嚓作响,再不走,她就撕碎了他。

“好好,我这就走,这就走,袖袖,你别激动,别激动哈。”北云霄起身,笑的灿烂,却半天没走出屋子。

“砰!”飞跃而起,狂风扫落叶,景袖要杀人。

“嗷呜。”咆哮飞扑,将军要报仇。

一人一犬,来势汹汹。

碧空如镜,时有云雁排成“人”形天腰飞过。

摸摸鼻尖,望了眼身后紧闭的楼门,北云霄一脸无奈,哎,还是被赶出来了,不过……

女人,你只是云景袖便好。

望着蔚蓝晴空,北云霄眸子光彩熠熠。

送走北云霄,景袖的火气才缓缓降下,她就没见过这么烦的男人,还被世人夸作什么冷俊,狂傲,英猛……都是屁!

“将军,要不咱们换个国家玩玩?”翻看着手里单子,景袖随口道。地上的将军顿时站起,眸眼发亮,急点脑袋:“唔唔……”好啊,好啊,正好它讨厌死那家伙了,昨晚在银沙苑吠叫了半夜,都害它有点感冒了。

“算了,还是先住着吧,搬家太麻烦了。”景袖稍想一下,又自顾说道,她这淘宝楼的东西可是一件都不能少,更重要的是……相府,有些事还没解决呢。

话落,继续翻看手中单子。

将军熄火,唔唔抱怨,看来还要继续夜战了。

“咦,这单子?”景袖惊声。

将军立马探起脑袋张望,弯弯曲曲的汉字,不认识呀。

“余月一日,刺杀千盛公主……”

余月一日,不就是今天吗?景袖眸变,神色变的深沉,千盛公主到耀天了?还有人买凶刺杀?三万两,这……

此时的京城主街上,还未走远的北云霄煞气腾腾。

“王爷,皇上吩咐让你在此等候,千盛公主午时便到,到时候烦请王爷一定好生款待。”金刀御将肖虎手捧御令颤颤言道。

“款待?哼!”北云霄冷哼,浑身

冷气,他耀天战神的身份何时用得着迎接一国公主了?

款待?说好听点是尽地主之谊,说难听点就是陪客!

肖虎扶额擦汗,神色无奈,这皇上的命令他也不敢违背呀。

胆战心惊间,城门口的皇城御卫军整齐涌进,开道,整队,马蹄声咚咚,红色的旗帜成片,千盛的白鹰标志落在眼里,这是……到了?

“天啊,快看,那是千盛的旗帜吧。”

“是呀,这千盛的人怎么到我们这了?”

“看那!快看那!公主,是公主……”

通体月牙色的琉璃软轿,三丈长宽,金镶边,刻凤纹,这是张镂空的软轿,四周没有半点楠窗遮掩,只有层层叠叠的雪色烟纱随着清风不断起舞。

轿子平稳走着,未荡起半点波澜,是十个英气逼人的配剑侍卫,他们身着碧色锦袍,气息沉敛,一看就是功夫超凡。

队伍从街头缓缓走来,路边摆摊的小贩不断被皇城御卫军驱撵着。

叮铃叮铃,挂在轿顶的水晶铃铛唱着小调。

轿子近了……

刹那,万物沉醉,大地噤声,只余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四个身着淡绿长裙的女子各立轿子四周,腰不盈一握,桃花拂面美丽风情,却都不及中心那女子半分。

散花的水雾百褶裙铺满整个玉轿,云烟翠色的束带叠成精致的蝶形,齐腰的青丝挽作动人的风髻,淡红色的玫瑰花佃描在眉心,娥眉春情绕,肤比温玉腻,不点而赤的樱桃小唇……

美,这是个何其绝美的女子。

倚在窗口的景袖眸闪,指尖把玩着双月刃勾唇轻笑。

“来,将军,看美女罗。”

棕色的大眼珠一亮,将军前肢高抬,瞬间搭上窗栏,大脑袋使劲外挤,哪呢?哪呢?

“王爷,到了。”肖虎小声提醒道,神色颤颤。

北云霄未动,视线反而向着那半开的阁楼窗户上望去,那个女人,也在看好戏么?

嘴角不自觉勾起,银衣仙袂,不经意间生出绝世无双的风华。

轿上的千盛公主一颤,眸色低垂微敛。

队伍未再前行,北云霄也未动作,周围的一切仿佛静止了,只有阁窗上的景袖悠闲与将军讨论着“杀不杀”的问题?

“你说杀?”

“唔唔……”摇头,刨窗,不杀,是个大美女。

“那不杀了?三万两不要了?”

“唔唔……”脑袋猛点,银子没有美女重要。

“那好吧,下个月大肉包就不买了。”

什么!狗眼大惊,猛摇,刨爪:“汪汪!汪汪!”杀!一定杀!美女没有肉包重要。

狗吠惊天,街上众人齐齐一颤。

千盛御卫军,耀天皇城士兵更是犹如惊弓之鸟,架势齐开。

景袖嘴角抽蹙,刚想按住咆哮的将军,眸光偶地瞥到对面房顶上一个红影,红影匍匐,手握“荆棘”长鞭,这不是……红妖!眸眼大惊。

“住手!”

“拿命来!”

两声同出,埋伏的红妖先一步飞身而下,荆棘长鞭一甩,夹着破空呼啸声直向轿中千盛公主而去。

“轰!”双月刃情急出手,惊险拦下,纤腕一扯,轿顶的烟纱遮住容颜,双月刃回手,寒光森森。

被拦住攻击,

红妖一愣,看着眼前的景袖惊住:“丫……”话还未出口,尖锐的破空声四面八方突至,十几个黑衣杀手飞身落下。

泛着黑光的流镖,滔天的杀气,冷冽的幽光,致命的剧毒,这是收割人命的死亡之器。

不分对象,只取人命!

北云霄眸变,银衣狂舞,飞身而上。

“躲开!”神色肃杀,景袖大喝,身如血鹰飞跃而起,纤腕一擒红妖肩肘,唰的甩开。

默契的出手,一个主前,一个主后,两人背对而立,王者之姿!

流镖擦肩而过。

轿里的婢女公主吓的跌倒在地。

“啊!”惊呼,慌乱,本就拥挤的街道瞬间乱作一团,马匹嘶昂,开始暴动。

黑衣人已至,剑光飞舞,破竹之势,两排护卫血色飞溅,瞬间毙命百人。

一切不过瞬间。

被景袖一把甩开的红妖还来不及反应,肩肘猛地吃痛,身后两青衣配剑侍卫正向她劈头斩来,白纹寒剑,杀气腾腾。

刺杀公主者,死!

唰!白衣飞舞,云烟纱幔化成利鞭十丈外稳稳拦下。

景袖飞身落在红妖身前,露在云纱外的眸眼冷气凛然:“她,不准动!”

两护卫拧眉,忽而厉声大喝:“杀!”

眸冷,生寒,景袖浑身煞气,水袖一舞,瞬间将两人击落十丈开外,护卫公主的顶级侍卫,可抵百名士兵的暗卫,只是一招。

景袖动了,步子缓缓迈出。

想杀她么?既然这样……

双月刃露出指尖,冰冷的眸子扫向轿中的千盛公主。

死亡之息缓缓渗出,空气凉了,正刺杀的黑衣杀手齐齐一窒。

这般强大的杀气?天啊!

毁灭一切的力量。

屠杀一切的力量。

藐视一切的力量。

这才是杀手。

被击飞的侍卫脸色变的惨白,轿中的齐沐芯浑身僵硬发冷。北云霄蹙眉,也发现了景袖的变化,担忧的还未出口。

“王爷。”几声高呼,十几人飞身落下,是王府的血霄暗卫。

景袖迈出步子微滞,杀气稍失,眸眼打望了眼前的情形,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正与杀手交缠的北云霄。

“走!”嘴角一瘪,拉起地上红妖径直飞身离开。

北云霄,今儿我卖你个面子!

杀戮依旧,血腥染着长街,稍微脱身的北云霄脸色骤黑:“女人,你居然敢自己跑!”

怒火,发泄,惨不忍睹的画面。

风吹散血腥,阳光带来温暖,真正驱散心霾的却是那银衣猎舞的天神。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太阳已落在天腰。

“主子,处理好了,一共十八人,全部毙命,是死士,身份不明。”白峰沉声禀道,风云砍刀上还沾着猩红的血液。

北云霄眸光扫过地上尸体,冷光粼粼,死士?还真是大手笔呢!

“走!”拂袖就要离开。

“王爷。”角落娇呼传来,是千盛公主,女子脸色苍白,却依然眸光硬色,这般打斗竟没有逃离,可见勇气。

白峰眸光惊艳,好漂亮的女子。

“有事?”北云霄冷色,心头还记挂着那跑路的女人,居然扔下他一个人解决杀手,云景袖,你还真是放心。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