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2章 与恶魔做交易,心思坦白

“你们这群拿钱不办事的东西,怎么回事,那女人怎么还活着,怎么还活着……”云柔雅嘶声力竭的咆哮着,神色狰狞扭曲着。

“钱不够是不是,拿去,给我杀了那贱人,杀了那贱人!”

粗布包裹一扔,白光晃晃的银锭子骨碌落出,又四百两。

“这疯女人怎么在这?”楼道上北云霄蹙眉问道,这疯子不是相府的人么?

“霄王爷,你认得啊。”风扬暗讥道,白眼猛翻,为什么在这?还不是因为你。

风扬的挖苦北云霄自然听出,皱眉问道:“怎么回事?”难不成还跟他有关不成。

抠抠手指,风扬一脸悠闲的道:“没事啊,不过是主子接了这女人一张单子,还未完成罢了。”

“单子?未完成?”这天下还有他家彪悍王妃做不到的事?

北云霄越来越疑惑,心头也更是嫌弃恶心,这云景浩还真是的,居然养出这么个刁蛮任性的东西。

噼里啪啦一阵响,谩骂加着撒野,小小的阁楼充满了暴躁的气息。

纱幔后的景袖脸色越来越沉。

“滚!”

她只说了一个字,世界忽然安静了,连撒泼的云柔雅也忽地噤声。

反应过来对方说的什么,更是暴躁。

“你个废物,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咆哮,狰狞的朝纱幔后扑去,她云柔雅治不了景袖那小贱人,还治不了这楼里的蠢货不成。

“轰!”

身子飞起,轰地一声撞在楼门上。

巨大的碰撞声吓的刚走到此处的路人一脸惶恐,这大半天撞鬼不成,好好的楼门居然整出这么大动静。

那些个在楼里下过单的街坊邻居则是捂头缩脑,完了完了,淘宝楼那暴脾气楼主又动怒了。

“敢问客人,我还是废物么?”纱幔后,景袖阴测测的道,眸光冰冷像是雪色寒刀。

云柔雅蜷缩在门边,被景袖一击弄得脸色苍白,额上冷汗,浑身钻心的

疼,怎敢再耍泼嚣张。

“送客。”站起,拂袖转身,她可没闲心跟这刁蛮女人玩。

“凭什么!你拿了我银子凭什么不做事,你信不信我告发你,让你这破楼消失,让你在牢里过下半生。”终于,云柔雅不甘心吼出,神色疯狂,狰狞扭曲。

她只是要那女人死,要那女人死!

景袖回首觑着她,眸眼满含讽刺,冰冷的道:“告发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让你身败名裂,沦为整个耀天耻辱?至于拿钱做事?相府二小姐,没人告诉你你其实是跟恶魔做着交易吗?”

空气兀地冷了,四周照明的夜明珠突然暗下,空气充满了阴森恐怖,景袖幽魅的声音不断在屋里回荡,云柔雅瞳孔急剧收缩,视线有些恍惚,再一看,眼前的纱幔上竟飘着一个血淋淋的尸头。

“啊!”一身尖叫,云柔雅吓的彻底晕死过去。

“扔出去,顺便把这些年她害死的男男女女列个名单送她,就当八百两的回礼了。”揉着鼻梁上的晴明穴景袖不耐吩咐道,话落,头也不抬的向楼上走去。

看来这摄魂术要少用了,实在太吃不消了。

“是。”风扬领命,就去处理,动作麻溜的比兔子还快,正好逃脱被问单子的事。

“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很累?”北云霄亦步亦趋跟着,担忧问道。

晕厥的感觉稍失,景袖才抬眼看去,身子斜靠在软椅上,薄唇微勾似笑非笑的状态:“怎么样?我这楼里的东西可都查清楚了?”

北云霄一怔,面上神色稍变,忽又微笑的道:“王妃,你说什么呢?”

“哼,霄王,你真当自己是演戏好手不成?我这相府三小姐的身份你没怀疑过?云景袖的过去?转变?为何隐瞒天下?我到底是哪国奸细呢还是哪国棋子呢?”似讥非讥,似笑非笑,明明是温柔的语调却异常冰冷尖锐,犹如万把尖刀狠狠刺进北云霄心上。

他神色一怔,心头莫名堵塞,忽而整个人也斜靠在软椅上,周身气质改变

:“是,云景袖,我是怀疑你。”坦荡,直言不讳,甚至今日的种种他都在试探。

景袖嗤笑,冰冷眸光的没有半点暖色,仿佛要隔绝一切。

北云霄眉峰拧成一个川字,心不可遏制的慌乱,忽地坐直了身子正色言道:“女人,我只问你一遍,这耀天有没有你想谋的东西?这五国有没有掌控你的人?”

他是北云霄,可也是耀天战神!为了那个约定他绝不能让耀天出半点意外。

肃色,前所未有的认真,眸底又掺着慌乱,北云霄突然发现,他竟然害怕听到这个答案,如果有,那他……

“呵呵……”银铃般的娇笑响起,她青丝随着误入的轻风飞舞着,布着黑斑的脸异常明丽,像是欲开的清兰,整个人显得恬静美好。

北云霄眸色一震,心不可遏制的颤栗。

“霄王,我该说你什么好呢,枉这世人都道你英明神武,不可一世,居然也有这般蠢笨的时候。”景袖轻笑着,红唇缓缓轻启,一字一句的道:“北云霄,你觉得这世上有谁能掌控得住我?你觉得这耀天有哪样我谋不了的东西?”

轰!仿若有道九天银雷劈下,激起的惊涛骇浪从头到脚狠狠的把北云霄灌醒。

是呀!有谁控的了她?有哪样她谋不了的东西?哈哈,他居然还在怀疑,还在猜忌,蠢呀!笨呀!

她是云景袖,是能跟他北云霄一战的女人,是完全不把耀天战神放在眼里的女人,这样一个不畏权势强悍的女人,你说她被掌控利用。

哈哈,笑话,笑话!

埋藏至深的忧虑彻底消失,心绪变的异常轻松,神色的光芒变得异常明亮。

他眼光灼灼,忽又问道:“那我再问你个问题,云景袖,你为何选择下嫁于我?”

这是他最不解的事?也是他最好奇的问题?更是他最期待的答案。

为何选择霄王府,或者说为何选择他?

景袖眼睫未抬,把玩着面前单子闲闲的道:“树大好乘凉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