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7章 古墓尸体,银发三千

封正山。

距离皇城二十里处的一座秀美山峰,此时山峰上青杨翠松正当葱郁,间或两三株山茶探头,血红扉白,芳香扑鼻。

林间,一只棕黑,毛发蹭亮的大狼犬正不停狂奔着,东蹿西奔,不断探着路。

身后,一抹白影林间跳跃,像是身姿矫健的雪狸,急速尾随。

“将军,你可别跑差了,若是走错路,我可带不了你回去。”景袖担忧提醒道,眸眼打量四周,黛眉紧缩,这该死的林子,怎么都长一个鸟样。

奔跑在林间的“将军”突然停下,大脑袋回转,棕黄色的眸子对着景袖不雅一翻,呲牙咧嘴,仿佛再说“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没用。”

摸摸鼻尖,看着已经再次寻路的“将军”,景袖神色呐呐:“好吧,被鄙视了,可是,路痴是天生的,她有什么办法。”这相府三小姐也真是,好不容易被她选中“投胎”,也不生个灵通点的方向感,跟她云景袖一样“聪明”呀。

景袖的路痴是极致的,五百米之内定能失去方向,更不用说什么辨别方向了,周围地点,房屋等事物在景袖脑里完全不能产生共磁波,像是天生模糊一样。

这是种病,天生的,跟记忆力无关。

所以如果哪天景袖认对了路,那只有一种情况,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

身边的景致瞬息而过,一人一犬向着山峰深处越来越近。

“汪汪……”

吠叫,奔跑的“将军”终于停下。

景袖

眼亮,飞身落下,奖励的摸摸“将军”脑袋:“好样的。”

是处两三米宽的洞穴,因着周围长满了荆棘灌木,很难被人发现。

双月刃出手,如荧光翩蝶飞过,薄如蝉翼的双月刃不断在洞口高速回转,只是瞬间,这荆棘灌木便被清理了七七八八。

一人一犬向着洞口而进。

暗,昏暗无比,刺激潮湿的气味扑鼻。

双月刃再次出手,极其熟稔的在洞壁上划出道流光。

“轰!”蕴存多时的硝磷顿时燃起,火光嗤嗤,洞穴里的情形瞬间清晰。

一人一犬向里,大概走了二十来米,一个凹陷半米宽的洞口展现在眼前,一人一犬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

夜明珠闪着耀眼白光,弯弯曲曲的隧道,古朴的长明灯,精美的壁画,若是让现代资深的考古学家来此,一定会疯狂惊呼,古墓,居然是一帝王古墓。

景袖并不是来寻宝,也没有再向里走,一人一犬在间普通的石室面前停下。

白光照亮着四周,露出里面的情形。

二十几平的地方,除了一张石床再没有其它。

而石**居然躺了个人,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

她安静的躺在石**,发白的鬓角,蛛网错盘的皱纹,面容慈祥和蔼,身穿着粗布麻衣,鼻头早已没气息,这是个死人,一个死去多时的老人,可是,她的肉色依旧鲜活。

景袖轻轻蹲下,“将军”一动不动的守在角落,时不时抬首警惕的注

意下四周。

“翁婆,得罪了。”景袖轻喃。

玉指飞舞,袖口的三根银针落上尸体心脏,银光森森的针头以肉眼可见的迅速变得漆黑,尸体心脏处燃起些许白烟,空气中飘出些刺激的味道。

深呼口气,景袖盘膝而坐,澈眸里一抹冷光闪过,刹那,万千青丝无风自起,肃杀的气息萦绕这处。

“唔唔……”将军低唔,垂着的脑袋轻抬,棕眸担忧。

气血逆运,封印在景袖胸口的三根银针冲体而出,唰的一声刺入石墙,眸眼肃色,袖腕一挥,尸体上三根银针脱落,指尖一挥,刺入自己心脏。

“噗!”一口黑血。

嘀嘀嗒嗒,被黑血沾上的地面开始腐蚀,白烟缭缭,气味刺鼻,三根银针刺上的石墙也不断腐蚀着。

淡淡白光下,景袖紧闭着双眸,青丝依旧飞扬着,气息冷冽狂妄,脸上的黑斑一点点开始隐去,一头青丝化成白发。

时间一点一滴走过。

耀天的京城依旧热闹着,酒楼,茶馆……来来往往的人群,许是天生烦气,见不得这般热闹的景象,竟在傍晚时下起了蒙蒙细雨。

雨来得匆忙,连续,青瓦长街很快被淋了个通透,金灿的太阳离开,天色早早暗下。

霄王府,央未苑。

无尽的寒息正狂放着,众人皆颤颤惊惊的垂着脑袋。

火,足可燎原的怒火。

北云霄沉望着空荡的屋子,面上的肃色像是要毁天灭地。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