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6章 丧心病狂败家子

央未苑。

管家在苑口探头探脑,神情无比哭丧,主子呀,你们怎么能把老奴往火坑里推呢。

吱呀。

梨花楠门打开,三人鱼贯走出。

管家吓的猛地哆嗦就要逃跑。

“过来!”冰冷,景袖已双手环胸的看了过来。

被发现了。

瞳孔猛缩,管家惶惶上前。

“王妃。”

“这屋里桌子坏了,换张结实的来。”冷声,面无表情。

“是是,奴才马上去办。”擦着冷汗,管家急声应道,只要不拍飞他就好呀。

说罢,便打算去张罗。

“等一下。”

被叫停的管家一滞,面如死灰:“王妃,你还有什么吩咐?”

景袖蹙眉,缓缓的道:“管家,你这脊椎是什么时候伤的?怎么伤的这般厉害。”

洛福的腰是弯着的,弯的有些极致,腰俞穴的地方却是凸起的,不像正常人衰老的特征。

管家愣住,眸光闪烁,迅速回道:“禀王妃,奴才这伤已经二十多年了,是些老毛病了。”

话刚落,景袖纤细的手指已经摸上腰椎的位置。

“会有点疼,你忍着。”

管家还未弄清状况,极致的疼痛唰的涌上腰间,美如烟兰的玉指不断翻转着,极致的速度,奇特的手法,看的人眼花缭乱,不过瞬间,竟已翻转百回,咔嚓,错骨的声音清晰可闻,像是肉里的骨节被强制搬动。

苑子的众人无不惊悚着。

“好了,你每日辰时来我苑子一趟,虽然时间会耗的久些,但总会有好的一天。”

活动下乏累的手指,景袖转身便向苑外走去。

红妖风扬立马跟上。

皓日清风,独留管家一人,那弯曲的腰在阳光下竟缓缓直了些许,这……

眸光闪烁,布满皱纹的脸上落下颗晶莹剔透的泪花,喃喃:“王妃……”

留仙亭。

城郊的一处观柳亭,绵延五里种满了柳树,正当春季,此时半空飘满了柳絮,像是无数绿裳仙子在风中回转轻舞,传言,曾有仙人驾临,因醉心云柳,在这停留了七日七夜。

离凉亭稍远的地方,红妖风扬笔挺着身子站立着。

“你说丫头能摆平么?”红妖蹙眉问道,神情很是担忧,这雍华馆可不是那么简单。

“你为何来找主子?”风扬挑眉,冷酷的道。

“当然是让她帮我脱身呀!”

“这不

就得了,你既然选择了她,还没有答案?”

红妖一怔,是呀!她从开始就认定了她能的,那日大火的匆匆一瞥,她站在令世人崇拜敬仰的耀天战神身旁,狂傲,自信,身上的气势不输战神半分,从那时起,她就断定了这个女子的不简单。

所以,她立马找了她,也许是想借着她战神王妃的名义帮她脱身,但更多是对这女子的期待和相信。

凉亭里。

嘉天宝看着眼前一脸惬意悠然,自顾赏柳的景袖尽是好奇,不是她找他谈判么?怎么这感觉像是她落着上风?

“雍华馆修好了吧?”景袖突然出声,星眸闪出灵动慧光。

嘉天宝身子半斜着,别有深意应道:“是呀,川澜公主又可以拍卖了呢。”脸上是极具亲和力的笑容。

景袖眼皮未抬,纤细的手指在桌上的玉盏前拂过,像是分身术,那水润剔透的杯子竟分成了两个,一道龙形光芒在杯身闪烁。

“双王龙!”嘉天宝猛地大呼,像是见鬼一般,身子竟激动的站了起来。

这……

未理,景袖芊芊玉指摸上一侧的瓷白玉壶,像是变着戏法,那通体瓷白的壶身忽而闪出七彩霞光,光芒璀璨,那瓶身竟变的透明,露出里面亮红的**。

“七彩子霞!七彩子霞!这这……”

红妖只看着平日不显山露水的雍华馆第一拍卖师犹如疯魔般大呼乱跳。

景袖眼皮微抬,红唇缓缓轻启,充满**的道:“你们那拍卖还举行么?”

心神刺激,嘉天宝忽而冷静了下来,深吸了口气,再次坐好:“姑娘,即使你有着这两样宝贝,怕也是换不了川澜菁华呢。”

宝贝虽珍,可也抵不了五国之一。

“哦,那这样呢。”随手一拂,石桌上忽地多了几样亮着光彩的东西。

玲珑勺,九凤碗、红子千方碟……天啊,连仙烟云丝都有,这,这……

嘉天宝心脏不断抽缩着,脸上的表情不停变化,惊讶,不可置信,狂热,兴奋,激动,挣扎……

天啊,这女人是个藏宝库么?

碧绿垂绦三万千,红素轻风婉转摇,春色明媚。

深吸,极致压抑,他嘉天宝是很爱珍品,也喜欢收藏,可也不能被这般魅惑,不能,不能。

“姑娘,怕是……”

“喀。”石桌上如红霞云烟的“红子千方蝶”突地炸裂。

芊指拾起桌上血红碎片,没有半点瑕疵的碟片依旧闪烁光彩,只是已非完物:“哦,怕

是什么呢?”

景袖悠悠的道,脸上没有丝毫变化。

惊悚,诧异,气血翻腾。

嘉天宝的胸腔忽而上下起伏的厉害,眸光直视着对方硬色的道:“怕是不能……”

“喀。”碧色瓷青的九凤碗碎成三片,忽而暗淡的光色像是在述说嘉天宝的残酷无情。

芊芊玉指再摸上了玲珑勺。

春日里的阳光还算璀璨,落在这方却没有半点暖意。

“败家子!败家子!”狂吼,怒骂,气急败坏的从红妖风扬旁走过,那眸眼里的怒意,像是要横扫一切,离得老远,都还能听见男人的咒骂声。

“天啊,丫头,你干啥啦?居然把那家伙气的那么凶。”红妖惊呼,首先关心的竟不是自己问题解决没?平日亲和有礼的嘉天宝居然被整的那副模样,天啊,太惊悚了。

景袖未应,只是盯着远去的嘉天宝喃喃:“在爱宝成痴的人面前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丧心病狂了呢?”

“丫头,你到底……”

雪白纱裙拂过石凳,景袖起身离开:“风扬,把她的帐算下。”话落,身影已消失在万千碧柳里。

鸟鸣花香,景致悠然。

风扬别有深意的看了眼红妖,这个女人,怕是连下辈子也卖给主子了吧。

“擦,什么意思啊!”

霄王府,银沙苑,凉亭里。

“管家,你真的没有混进去?”谷玉眼巴巴问道。

正办着公的北云霄一滞,眼皮稍稍抬起。

“青龙血将,我真的没有进去,刚到央未苑门口就被轰出来了。”自顾扫着地,洛福头也不抬的说道。

不好意思王爷,我已经叛变了,你们送我入火坑,王妃却对我那般好,这人心啊,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啊。

跺跺夹着草屑的扫帚,管家径直转身离开,不知道王妃的新案桌送来了没。

“没骨气的老头子!”谷玉斥道,又戳戳身边白峰:“要不你去试试。”

白峰的头瞬间摇得拨浪鼓一般,神色惊悚:“你忘了上次被打的凄惨模样了。”

一滞,两只忽而又抬首看向正摆着玲珑棋局的天翼。

“哎呀,赋文馆我定的新书应该到了。”说罢,便收着棋子准备要走,只是半天没出苑子。

“哎。”叹气,怨念看向凉亭。

北云霄眸闪,执笔的手腕迅速书写起来,瞧,他很忙呀!

只是不知怎地,素白宣纸上竟落出矫若惊龙的“景袖”二字。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