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章 护你竭尽猖狂

耀天国京城西封长街,京城主街之一。

天刚破晓。

此时,西封长街上还一片寂寥,而在这西封长街最显眼的地方,有一处豪门大宅,朱漆的楠木大门,威武凶猛的高头石狮,极其显贵,红棕色的匾额上飞舞着三个鎏金大字,云相府。

整理着装,奇珍厚礼不断塞上马车。

“爹,你真的要去拜访霄王府?”大厅前,云眉心皱眉问道,神色很不赞同。

“去,必须得去。”云景浩硬色道,眸底光彩异常,真没想到那丑女还有那般心计,不过两日,就得了霄王宠爱,若是好好交代翻,他这相府在耀天就更没人敢动了。

“爹爹,我当时确实在大街上见着景袖了,但我也不敢肯定那包厢里就是景袖,包厢那女人会武,怎么也不像平日那个丑傻丫头呀。”云眉心分析着,越想越觉得疑点重重。

她昨儿的感觉一定是错的,霄王怎么可能为了个丑傻女动怒。

云景浩蹙眉,也觉着在理:“那我就去霄王府赔礼道歉,初武惹了霄王,这事怎么也得去趟。”整理下官袍,云景浩就准备出发,不管怎样,他今儿一定要去霄王府探个究竟。

“爹,你去什么去,今儿明明是那贱人回门日,你怎么反倒去看她。”云柔雅神色阴狞,急得跳脚。

她这几日就没安生过,先是被云景

浩关起来,放出来时,那贱丫头居然已经出嫁,三日,除了最开始传出些那贱人被拦丑闻,霄王府居然再没了动静,更可恶的是昨儿她去淘宝楼问杀人的事,居然没人!可恶,可恶!

她要她死,她一定要那贱人死。

“妹妹,你别再闹了,那霄王不是你的人,你就别肖想了,现在景袖是王妃,战神王妃,你莫再出言侮辱,给相府惹了祸事。”云眉心锁眉教道,嫣然一副长姐苦口婆心之态。

云景浩脸沉,这二女儿成日异想着做霄王妃,确实让人生恼,当下就准备出声训斥。

“相爷,相爷……”管家忽地从门外惊慌跑了进来。

云景浩一滞,厉声斥道:“慌什么慌,这天要塌了不成。”

“相爷,霄王府的马车,霄王府的马车来了。”喘着粗气,管家一手指着府外大呼。

“什么!”大惊,慌忙向着大门跑去。

嘀嘀嗒嗒,黑楠木车身,银帛蚕丝窗,古铜八角铃,红色的赤血马高扬着蹄子开道,这不是霄王的“赤血影风”么?青衣玉冠,面冷肃色,腰间煞魂笛,这不是“青龙”血王天翼军师么?

马车从街尾行来,越来越近。

“真的是王爷,真的是王爷,快快……”

一群人手忙脚乱,纷纷整理着装叩首,那些个还没起早的姨娘小妾,全被叫了起来

披头散发,相府门口乱作一团。

马车终于停下,天翼未动,依旧稳坐在马车上,面无表情。

众人翘首期盼,眼巴巴望着,马车就停在眼前。

“咔嚓咔嚓。”咀嚼的响声,还飘着香味,有些油腻的味道。

暗处的谷玉白峰探出脑袋,低喃着。

“王妃也太爱吃酱肉饼了吧。”

“是呀,还必须要牛肉味。”

“那做饼的老头也挺奇怪的,居然一次只卖三个。”

“是呀,更可恶的是那老头居然收了我三百两。”白峰煞气汹汹地道,想到刚刚买饼的情形就忍不住火大,若不是王妃等着,他一定掀了那酱饼摊好好理论理论。

百两酱肉饼,他以前就是这么讹诈他偶像的?

马车里,北云霄也是疑惑,天价酱肉饼,他还真是长见识了,还有那卖饼的老头,大早上只卖三张,多一张都休想,看来为了保护他这强悍王妃的怪癖,以后得专门派个人买饼了……

“好啦。”拍拍满手油渍,咕噜灌下半壶柠檬蜂蜜水,景袖一个翻身径直跳下马车。

北云霄一怔,失笑,似乎再多奇怪的事在这个女人身上都变得正常了,斜身轻靠软榻,银衣生着风华流光,琥珀眸眼里光芒闪耀。

我的王妃,今日我便护你竭尽猖狂。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