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2章 铜牌单手,红妖

菁华愣住,忽而脸上绽放出明丽笑容,裙角一掀,唰的坐了下来:“你跟我想象的很不一样。”气息转换,少了拘谨,多了飒爽大气。

景袖眼皮微抬,又剥了颗玲珑枇杷才道:“怎么不一样了?”

“相府三小姐,世人皆知的丑傻女,懦弱,胆怯,从未出过府门,害怕与生人接触,我原以为你只是命好,被指给了耀天战神,可是,现在,我完全不这么认为。”

“哦,那是怎么认为?”漫不经心,安抚的摸摸脚边正蹭脑袋的“将军”。

“战神得你,幸之!”灼热,肯定,目不转睛。

景袖一怔,忽而爽朗大笑:“哈哈,说得好,说得好。”什么战神,什么霄王,是她云景袖挑中了他,是他北云霄修的福气。

屋外,房顶上。

“王妃怎么见着菁华公主这么开心?”

“是呀,好奇怪呀,这么漂亮的菁华公主来找王妃干嘛,还关着房门,干什么呢。”

刹那,三只脸变:“咱王妃不会也……”

屋里。

“喏,拿着吧,顺便把这签了。”宣纸,墨香,厚厚的一叠银票,景袖斜靠在椅背悠闲的道。

“这是?”

“我既然买了你,你就是我云景袖的人了,从今儿起,你就叫红妖,是我云景袖四千万两买回来的丫鬟。”漫不经心,指尖轻叩在桌面上,发出啶啶的敲击声。

菁华凝眉,杏眼在桌上的宣纸和银票间来回扫视,虽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可这感觉怎么这么怪呢?好像上了贼船一样。

“你真的能帮我摆脱雍华馆?”

“当然。”

“可是……”

“哪那么多废话,你说你一好好女人居然为试探男人真心把自个拍卖了,这下好了吧,男人没来,自个还陷了进去,真是要死不活了。”景袖不耐打断,明明是个豪放大气的女子居然变得这般不理智,爱情呀,真是杯毒药。

被指出痛处,菁华脸色兀地变的难看,一拍桌子对着景袖猛地咆哮:“你哪只眼睛看见老娘要死不活了,我告诉你,今儿南羽承那

王八蛋没来,是他的损失,老娘已经彻底死心了,要不是雍华馆不放过老娘,我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还会来求你这个黄毛丫头,屁……”一通发泄,眼底的悲色终于彻底散去。

景袖未出声打断,眸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红妖一憷:“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嘴角轻掀,眸光璀璨,景袖缓缓的道:“原来你心上人叫南羽承啊。”问半天都不说,感情是这么个名字,南羽承,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见见,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子居然使得风姿卓越的菁华公主这般沉沦。

红妖脸色陡青,一屁股坐下,取过一旁宣纸,唰唰的舞了两笔:“拿去。”

啪的拿走桌上银票转身便要走,再呆下去,非得被气死不可,半盏茶不到,她已经被这只狐狸弄得原形毕露。

“等一下。”景袖出声叫住,手指叠着桌上的卖身契笑的一脸亲切。

“干嘛?”红妖一颤,直觉不好。

“也没啥事,就是想说一声,我最近刚成亲。”

“然后呢?”

“呵呵,咱们结识也是缘分,怎么也得送点红包礼是吧?”

……

春燕脆鸣,婉转似乐。

当红妖随着风扬出了霄王府大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得到,居然就把自己卖了。

四千万两!红包礼!不能失了一国公主的身份?擦!

“哎,我理解你啦。”风扬拍拍对方肩膀,同情的道,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呢。

川澜公主,铜牌单手?那女人还真敢。

晚风缱绻,云燕归巢,等皎皎月色落下北云霄才从皇宫回府。

醉馐阁。

珍馐小菜,五六来样,都是寻常百家的普通膳食。

“你平日都吃这些?”扒拉下碗里米饭,景袖皱眉道。

“怎么了?”北云霄一愣,心神还怪异着,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同他一起用膳。

“你不是王爷么?怎么吃的全是青菜萝卜,就连这鸡腿都没什么香味。”嫌弃的戳戳,景袖实在没有胃口。

身为杀手,刀口

上过着日子,不到万不得已,景袖绝不会委屈自己。

她喜欢敛财,但也更喜欢散财,吃穿用度每样都必需极好,人生匆匆,若是还没享受,便嗝屁了,多不划算,即使身住相府偏苑,除了睡的地方差点,白日淘宝楼的一切她都极致挑剔。

此时的红妖菁华便为眼前的一切惊讶着,瞧瞧,她看着了什么,百年的红瑙灯盏,鲁将的手工青花雕桌,洪夫子的竹山墨青……天啊,这小小两层楼的阁楼,居然藏了这么多珍品。

风扬摸着下巴沉思,对哦,他今天还忘了计算下卖了淘宝楼能有多少银子。

北云霄一怔,倒是意外,他常年在军营里生活,吃穿上从不讲究,这王府也一直由管家打量,虽不显穷酸,这吃的上还真从未讲究过,就这几样小菜,也是管家亲自动手炒的,这么一说,还真是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可是,相府三小姐不是……

“要不晚些再吃,我让聚福楼送些好菜过来。”北云霄温润的道,脸上的笑意连自己都未察觉。

景袖顿时眼亮:“好呀,快去,快去,还要酒,好酒,竹叶青。”

“嗯。”北云霄轻应,很是享受温馨独处的两人时刻。

门口的管家早就在北云霄提议时便急急跑去张罗,沧桑的脸上写满感动,欣慰,这么多年,终于有人陪王爷了。

皎皎月晖落下,屋顶上的三只更是感动的抱头痛哭。

“白日谷玉说你找我,是……”

“对哦,你不说我到忘了,明儿不是三日回门的日子么?你有没有空,陪我回趟相府行不?”相府,有些帐是该好好算算了。

北云霄一滞,脸上忽地挂上绝代风华的笑:“好。”

在耀天,以他的身份本不需要多此一举,可是景袖提出,他当然愿意。

三日回门?不是新婚夫妇才做的事么?甚好,甚好。

景袖瞪眼,她就不明白了,不就是回个门么?这男人笑这么灿烂干嘛?

菜香,酒香很快飘来,隔得老远,景袖就闻到,身形一跳,急急去迎。

月色,混着香,醉了霄王府。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