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0章 霄王之怒,混乱

“八千七百万两一次,这是最后机会了哟,得公主拥川澜……”

“八千七百万两两次……”

“等一下。”娇声兀出,竟是台上的菁华公主。

众人转首看去。

女子傲抬着头,眸色紧盯着景袖这方的楠窗:“这位姑娘你不是说看上我了吗?为何不加价?我汉尔.菁华不值吗?”

期盼,隐忍,觞情……各种情绪汇集在杏眼里。

景袖挑眉,素指轻叩在窗沿上,发出啶啶的敲击声。

“你值不值我不知道,本姑娘不加价,那是没银子了。”直接,毫不留情的拒绝,她云景袖就不擅长拐弯抹角。

台上的菁华公主一怔,未想居然是如此答案,低垂着头,神色变得哀伤,是呀,没银子了,总是有些理由的。

“哼,这么穷还敢出来嚣张,真是个贱货东西。”云初武忽地骂咧道。

景袖眸色一沉,看来这狗嘴子该好好抽抽了呢!

“砰!”

巨大的撞击声,厚重的馆门砰的一声大开。

“你再说一遍!”冷冽,杀气,男人就那般站在那里,阳光落在身后,身上银衣飞舞着,浓郁的肃杀之气萦绕。

咔嚓咔嚓,谷玉白峰天翼三人一脸凶色的立在身后,指节捏的咔嚓作响。

这是……霄王,霄王来了……耀天战神来了……

景袖眸闪,也是意外,这人怎么来了?

一步跨进,银衣上的寒光冻的众人发憷,鹰眸锐寒,飓风正在凝聚。

“你再给我说一遍!”压迫,煞气。冷色直逼云初武。

个在上,一个在下,明明是仰视着,却依旧是神抵降临的王者之态。

云初武猛地哆嗦,还未弄清为啥,身子唰地不受控制的直接从坏掉的窗口飞了出去。

“啊……”

脑袋直接装上馆柱,血色瞬间炸开。

嘶……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这是……

“云霄,你怎么来了,这是做什么,是不是误会……”瞧见情形,北青煦急急下楼劝道。

“唰!唰!唰!”青玄剑出鞘,风云砍刀露寒,煞魂笛直指。

“王爷训话,休得插嘴!”三声同出,肃色之态,武器刃口直指太子几人。

哗!

什么叫嚣张,什么叫狂妄,什么叫霸道,这才是!

管你什么身份,管你是不是太子,王爷说话,都TM靠边,连区区手下都能如此,这主子该是何等猖狂。

景袖一怔,忽而勾唇笑了,这个男人貌似跟她很像呢。

无视太子几人,北云霄向着云初武落下的地方又近了几步。

“你把刚刚骂她的话再说一遍。”

她?哪个她?所有人一怔,面面相觑。

太子眸色一惊,唰的向二楼景袖的包厢看去。

景袖一脸愣怔,她?是指的她吗?这男人是为了她?心底不可遏制的一颤。

“啊,不好了,快跑,快跑,着火了……”

忽地,一道惊声响起。

馆角帘幕后大量浓烟涌出,瞬间便遮了众人大片视线。

“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慌乱,逃窜,两三百人瞬间乱成一团。

“汪汪汪……”

众人惊慌逃蹿中,门口兀地一阵吠叫声响起。

十几条大黑狗蜂拥冲进,每一条都有成人大小,身材魁梧,吠声更是嘹亮吓人。

狼犬,全是战斗力惊人的大狼犬!

“天啊,哪来这么多狗。”

“啊……”

“嗷呜……”

火势伴着狗袭,情形更加凌乱了。

“咦,我不是只让狗军来溜溜么?怎么放火了?”包厢里,景袖正疑惑着,身后房门忽地一开,北云霄瞬间落在身侧。

“别怕,有我。”

腰间一揽,景袖还来不及反映,身子已被北云霄带出,瞬间便落在大街上。

青瓦长街,救火声,吆喝声,逃窜声……

景袖怔怔,脑里还回荡着刚刚的那句“别怕,有我”,是她听错了么?

别怕?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所有人都认为她是无敌的,纵横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样的人怎么会怕?

有我?这是什么意思?是给她靠山么?她云景袖会有靠山?会有人愿意给她靠山?

星眸闪烁,向着身侧的北云霄看去。

男人神色严肃,正不断下着各种命令,火色汹汹,情况混乱,一切在男人口中都有条不紊。

众人身后,太子阴沉着脸站在角落,这个女人?这就是包厢那个女人?

“怎么是她?”云眉心喃喃,神色惊诧,不可置信。

黑斑脸,素白裙,这般丑顔,谁人不识?相府三小姐,这便是相府三小姐。

惊色,众人皆是。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