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9章 犯贱找抽,王妃很穷

“妹妹……”嘤嘤低泣,水眸泪花刹那连接成线。

“砰!”

**楠窗轰的整个碎裂,残木碎屑炸了一地,云眉心立在窗前,神色呆滞,鲜血顺着脸颊流下,嘀嘀嗒嗒,开成妖娆红梅落在地上。

“我说话,你听不懂是吧。”冷声,煞气,薄薄的双月刃在素指间寒光粼粼。

风扬立在身后暗自摇头:“哎,都叫闭嘴了,还这么犯贱,真是活该。”

寂静,冰冷的压迫感冻得众人喘不过气来,犹如雷击,这般狂妄,这般独霸,这般蔑杀。

叫你闭嘴就闭嘴,哪那么多废话!

“哼!”锦袍一摔,景袖唰的坐下。

馆厅静得诡异,北云霄望着面前的楠窗碎屑脸青发紫。

“好了,好了,大家莫怪,这楠窗应是使得久了才炸了,来人,给众位客人掺上桂茗,好好压压惊。”嘉天宝面挂笑容走了出来,语气随意,瞬间缓解不少紧张气氛。

桂花茶香很快飘满整个大堂,景袖的包厢里也有专人送进新茶。

茶香萦绕,气氛多了几许惬意悠然,躁动的火还真压下不少。

茶杯轻转,桂香萦绕鼻尖,香气瞬间沁人心脾,唇上稍沾湿润,风扬刚想饮下便觉景袖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主子,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没事啊,只是在想这茶水里加的罂魂香哪来的?”

“噗!”一口喷出,风扬神色惊哭:“你是说,这这……茶里面……”

罂魂香,这不是蛛鬼婆最厉害的毒药吗?

“没事啦,喝不死人,最多有点大脑兴奋。”景袖淡然安慰道,视线径直转向下方。

不就是点罂粟粉么,这茶一上来她就闻出来了,这种粉末通常用于段时间刺激人大脑,产生种冲动性,跟现代的兴奋剂极其相似,拍卖馆

用这药物刺激客人也很正常,毕竟是价高者得嘛。

景袖更好奇的是这东西从哪来?具她所知,三洲的地理环境并不适合种植罂粟,像这种长期供应就更是需要大量原料。

鬼蛛婆?雍华馆?有趣呢。

风扬哭丧的看着眼前景袖的背影,他怎么就认了这么个没良心的主子?

此时的霄王府。

“主子,我说的是真的,菁华公主要被拍卖了,拥公主得川澜,真的,真的!”谷玉不断咆哮着,他都跟王爷讲半天形势严峻了,主子居然没反映。

公主,那可是一国公主,还会附增川澜国,天啊!太疯狂了。

“那又怎样,你喜欢就去拍吧。”头也不抬的回道,径直翻看着手里相府三小姐的资料,眼里风暴缓缓凝聚。

痴傻?因不识府路,被关偏苑,一天只送一顿饭,还有这场大病是怎么回事?意外落水?唯一对她好的只有一个曾经盥洗茅厕的婆子,却在一年前因送了半块肉饼给景袖被二小姐活活打死。

“砰!”好呀好呀,这就是光明磊落的相爷府,这就是耀天的第一清廉官。

一巴掌拍上案桌,厚重的红楠木桌咔嚓裂开。

吓得谷玉猛地噤声躲开。

半响,才喏喏的道:“那个……主子,王妃好像打算在雍华馆买个丫鬟,貌似……没有多少钱。”

唰!银袍一挥,径直出门。

“去库房把所有银两拿上。”

春风里,银光猖狂闪耀。

雍华馆。

馆厅在嘉天宝的几句调解下早已开始了新的竞价,耀天京城确实不乏富者,即使价格被景袖抬到五千万零一两,也仍有几人提价。

价格继续攀升,其中北青煦也开了口,许是有了景袖之前加价的先河,立马有人给出了高价压下,弄得北青煦一张脸黑的不

能再黑。

当然,民怎么可能与官斗,更何况是古代的官,他们不仅有权更有钱。

价格最后被北青煦抬到八千七百万两才停下。

八千七百万两,是四五个富饶世家头脑发热脸红脖子粗联合起来才抬出的天价,可惜依旧斗不过皇家。

北青煦脸色阴沉着,八千七百万两,他近乎大半的身家,京城府邸,边城分地,良田,奴仆……他甚至不敢想象若是父皇知晓他一日之内败坏了这些,会是何等的暴跳如雷?

不过……川澜,菁华公主,这些,这些便足以。

“风扬,我们大概有多少钱,所有……包括淘宝楼的一切。”景袖轻声问道,神情凝重。

风扬一怔,虽不明白景袖为何不惜倾家荡产也要买下这女子,但是也迅速回道。

“淘宝楼上月接单,铜级四百单,银级两百,金级没有,加之客户附增,总共约三百万两,另外算上之前数月收入,现在总数应是一千一百万两,再加上昨日主子的四千万两收入,现在一共四千一百万两,若是将那些“禁单”接了,现在最多能凑到六千三百万两。”

“这么穷啊。”景袖喃喃,眉羽紧锁着,都忙活了大半年了才这么点银子。

风扬嘴角一扯,六千三百万两,穷?好吧,若是今天都花光了,确实挺穷的。

下面嘉天宝已经开始作最后煽动,气氛却像大局已定,没有谁再出声,只是时不时都向景袖这方望望,像是在期盼什么。

景袖眉梢紧蹙,忽而眼睛一亮:“过来,你去这样……”

窃窃私语,风扬平淡的神色越来越诡异,最后深深的望了眼景袖:“我发誓,这世界上就没有比你更无耻的女人。”

话落,一个闪身出了包厢。

景袖摸摸鼻尖,神色呐呐:“她有吗?明明很可爱善良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