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8章 闭嘴!我见着恶心

“王位继承者,这不就是女王了吗?一国女王出现在耀天,还即将被拍卖,这事确实挺严重的,若一个处理不当,指不定还会弄成两国开战,不过这雍华馆胆子倒挺大。”

一时间,景袖对于这神秘的雍华馆主更是好奇,敢拍卖一国女王,有趣,有趣。

下方的嘉天宝像是早料到众人的失态,也不多话,单手一挥,熄灭的光芒再次亮起。

璀璨光辉中,菁华公主就那般淡然的立在那里,风华绝貌,散发着极具风情的美丽。

低下热议声依旧不断,对于菁华公主拍卖一事极为不解,拍卖公主?这不是杀头的大罪么?有谁敢拍?有谁敢出价?

像是了解众人顾虑,嘉天宝面带浅笑缓缓上前。

馆内瞬间静默。

“知道众位的顾虑,不过这场拍卖是由公主自己决定,大家无需担心,下面由公主亲自为各位解释。”

他话一落,便自行退到一侧,让出身后一直沉默的菁华公主。

立刻,所有人都朝女子望去,眸光灼热,自愿拍卖,这……

杏眼直视众人,剪剪水眸闪烁,兀地,女子下巴一扬,神情一闪硬色:“对,他说的没错,今日我菁华公主自愿拍卖,价高者得,得我者拥川澜。”

“哗……”

哗然,满堂喧哗。

立刻,所有人的**都被点燃了。

“十万两。”

“五十万两。”

“一百万两。”

“三百万两!三百万两!菁华公主你跟我走吧……”

没有人开口给小数,所有人都张口大加,瞬间便把所有家荡报了出来,拥公主得川澜,这是场稳赚不赔的买卖,只缺银子,银子……

疯狂,魔怔。

“九百万两。”

“一千三百万两。”布行李家。

“两千万两千万。”米行金家。

价格急剧攀升,京城所有有些身家资本的商会世家全都倾尽家本的博弈。

景袖便不闲不淡的看着,每报出一个价格便看对方一眼。

“五千万。”

二楼正对景袖一方的包厢里,一道冷傲的男声忽而响起,吱呀,刻着**浮雕的楠窗打开,露出里面的情形。

四男两女,有两个景袖倒是认得,云初武,云眉心,相府的长子与大小姐,最前首的男子身着淡黄华袍,头带龙冠,一看就知道是这耀天太子,另外两男一女也衣着不凡,想来应是什么皇子公主一类。

刚刚还争的热闹的馆厅彻底安静了下来。

太子,太子居然在这,而且很明显刚刚是太子出声。

太子加价,这……

寂静,四下里一片静寂。面面相觑,眸光闪烁,谁都不敢再贸然出声。

北青煦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人,神情高傲,眼里隐藏着势在必得的兴奋。

菁华公主?川澜?哪样**不大。

身后的云眉心和另外一女子蹙眉,神情隐忍着,只是偶尔撇到台上的菁华公主一闪寒意。

“五千万零一两。”

便在万籁俱寂中,一道慵懒娇声打破沉寂。

诡异,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包厢窗户半掩着,看不太清里面的情形。

“大胆!你居然敢加价。”对面北青煦身后的云初武凶色吼道,那样子像极了狗仗人势。

“呵呵,这话说得,这拍卖品摆这,本来就是给众人拍的,难不成这雍华馆是你家开的,不准别人加价不成。”景袖轻笑道,隐在楠窗下的眸色藐视。

“你!这可是耀天太子,你这庶民竟敢藐视太子……”云初武厉声狠斥。

一侧的北青煦眉稍微蹙,并未出声阻止,他是耀天太子,身份尊贵,本就应该得众人膜拜敬仰。

“哟嚯,太子就不准人加价了,这是哪来的道理?本姑娘只听过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都同罪了,凭什么不让我加价,本姑娘是庶民?不好意思,今儿这美公主,小的这庶民还真看中了。”

不咸不淡的讥讽,句句带刺,毫不谦让。

若是硬判,完全是大不敬之罪,可这道理嘛……还真是那么回事。

太子?你一未继位,二为掌兵,耀天还有个战神霄王与之抗衡,得民心者得天下,这般

紧张时刻,你不拉拢民众之意,反而藐视,岂不是自找不利。

北青煦阴沉着脸,神色不善,他之所以现身,确实起了以身压价的意思,现在被这女人一提,肯定引得众人反感,如此下去,岂不是损了他的太子声誉。

“这位妹妹怕是误会了。”娇魅柔语,众目睽睽之下云眉心穿着粉桃罗裙婀娜多姿的走了出来。

“太子殿下早闻菁华公主貌美才绝,心中一直很是赏识,今日难得一见,哪知菁华公主竟身陷雍华馆,太子心生怜悯,故才出声解救,望妹妹莫怪,也希望妹妹成全了太子的结识红颜之心。”善解人意,温柔大方,难怪世人都言这相府大女有颗玲珑心。

这般心计,这般隐忍,明明爱慕,却还舍心牵着红线。

北青煦的眸子一闪亮光,神情很是满意,这相府的大女确实深得他心,若是花点心思娶回去,倒也不错。

这般神态,看得边上的柳家小姐瞬间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来撕了这装货。

众人频频点首,似乎默认了云眉心的说法,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过……

“屁!什么身陷!什么怜悯!你哪只眼睛看到人家需要解救了,这菁华公主自个说了是自愿拍卖,你是脑残还是耳聋,听不懂是吧。”

什么心计,什么隐忍,在她景袖眼里都是狗屁,绝对的实力下她可没有闲心跟这些人弯弯绕绕,心计?那是她这位叱咤风云的华商皇后早已玩腻的东西!

轰!

哗然,四周抽气声此起彼伏,这般嚣张,这般狂妄,耀天京城何时多了这么个人物?

一时间众人探头探脑,恨不得掀了那楠窗看个究竟。

拍卖台上的菁华公主眸色一闪,神情满满的倨傲自信,她川澜菁华从不需要怜悯。

“妹妹,你怎么这般……”云眉心眸色微沉,神情却隐忍着,面上更是挂起我见犹怜的娇态。

“闭嘴!少拿那副惺惺之态在我面前晃,我见着恶心。”冰冷的杀气一闪而过,景袖戾声讥道,这种装柔弱喊可怜的女人是她平日最讨厌的东西,只要一见到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心生恶心。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