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6章 买个丫鬟,雍华馆

居然因为一张酱香牛肉饼才能神识清醒,这女人还真是怪癖。

“好吃呀,你要吃啊,喏。”半张饼递上,景袖很是大方,正好她今儿有些吃不下了呢。

北云霄眸眼诡异的扫向面前焦黄的油饼,饼很香,隔得老远都能闻到酱肉的味道,薄薄的粗纸早已被油渍侵满,大早上吃如此油腻的东西,实在……

“对哦,你应该吃过早饭了,那先给你放这,饿了再吃。”随意放置在摆满卷宗的桌上,拍拍沾满油渍的手,景袖起身便走。

“你去哪?”北云霄急忙出声,身形已经站起,这女人不会又要去找什么妖姬公子吧。

“安啦,去买个丫鬟,不会走丢的。”摇摇手腕,景袖随口回道。

“丫鬟?”北云霄蹙眉,半响又眉目舒展,这霄王府因为他的原因从未出现过女眷,现在多了个王妃,也是该添置下了。

多个丫鬟也好,可以照顾她。

屋外。

风扬身姿挺拔的立在苑口,无视对面三人的虎视眈眈。

“臭小子,我警告你,别想挑拨我们王爷王妃,你若是敢把昨儿那风流小子的事说出来,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谷玉恶声恶气的威胁道,他正愁找不到这贼头小子呢,居然就自个送上门来了。

风扬白眼一翻,有病!

“阎王楼的人,居然出现在耀天,你到底有何目的?”天翼沉声问道,神色冷峻。

几日前王爷让他们查阎王楼的情况,结果消息回禀,号称“影刹”的一号杀手数月前从阎王楼叛逃,“丑鬼”“无子”“杀魂”三大杀手出动,追捕至耀天,结果,不知何由,三大杀手一日暴毙,身首分家,死相极其凄惨恐怖,更诡异的是连早已隐世的仵作手方老都验不出因何而死,何人出手。

风扬冷漠的神色陡然变得煞气腾腾,冰冷的眸子一扫三人:“奉劝一句,不该过问的事别问,否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阎王楼,岂是那般简单。就算你们血霄军,怕也是耐

不得那人半分。

“臭小子,你说什么!”白峰暴躁大吼,风云刀就要朝对方砍上。

“风扬,走了。”景袖出声,澈眸别有深意的扫过几人,径直从旁边走过。

一声冷哼,狠瞪三人,风扬抬脚跟上。

“擦他大爷的。”白峰怒咒。

天翼盯着两人的背影久久深思。

“完了,完了,王妃居然跟这贼小子这么熟。”

屋内。

北云霄望着案桌上的油饼眸光闪烁,这东西真的……

“砰!王爷不好了。”

“唰”银袍一挥,手忙脚乱。

白峰望着眼前慌乱无比的王爷一脸疑惑:“王爷,你干嘛呢?”怎么遮遮掩掩的?身子前倾,探头看去。

青筋突突,嘴上闪着可疑油渍,忍着气北云霄沉声训道:“血霄军的规矩是白教了是吧,这般冒失作什么血王!”

白峰一怔,唰地跪地行礼:“主子教训的是。”

成大事者,必有静气,惊慌失措,怎不功败。

“什么事?”北云霄沉声问道,神色稍好,不着痕迹的身子后移。

刹那,白峰又瞬间炸毛跳起:“主子,刚刚那贼小子把王妃拐跑了!”

北云霄太阳穴突突的疼,他这个银虎大将,脾性实在太过冲动暴躁。

“他们呢?”

“谷玉跟着王妃去了,天翼说去查点消息。”

“嗯,这样就行了,下去吧。”

“哦。”领命应道,身子却未动,眉毛纠结在一起。

“还有事?”

“王爷,你还没告诉我藏什么呢?”

……

平坦宽阔的街道四通八达,呈蛛网型八面展开,两条主干道十字交叉穿过整个京城,青瓦长街,一眼望去看不见尽头。来来往往的马车穿梭着,高大的泡梧桐在街道两侧挺立,鳞次栉比的店楼,飞檐画栋的高阁,绵延成群的耸立着。

“王妃,你要买什么啊?”横插

在风扬与景袖之间,谷玉殷勤问道。

风扬无视,自顾走在景袖身后,懒得跟神经病计较。

“买个丫鬟,这里有没有人才市场啊?”眸子四处打量,怎么也看不出哪里有卖人的。

人才市场?这是什么?谷玉没听明白,不过买丫鬟他听懂了。

“王妃,你要买丫鬟么?那我给你找一个吧,这外面找的不放心,我给你挑个保准满意。”正好从暗楼里把朱雀叫来。

“不要。”一口回绝,景袖径直踏入面前的拍卖楼,他找的人?景袖敢用吗?这可是她准备放进淘宝楼的秘密武器。

水晶夜明珠闪烁,白玉拍卖台上的拍卖品正被拍卖师不断喊着拍价,这是家非顶级物品绝不出展的华贵馆楼,几百个座位早已座无虚席。

景袖只得掏了高价订了间包厢,不过银子是谷玉义正言辞付的,景袖当然不会拒绝,三人落坐,注意力便转向楼下。

“王妃,你来这干什么?这可没有卖丫鬟的。”

“万一有呢,这地倒挺热闹啊,想不到京城还有这么个地方。”

“那是,咱们耀天国可是三洲强国,这京城能不繁华吗,就说这雍华拍卖馆,这可是三洲有名之地,每年都有无数珍品自愿送到这里被拍卖,在这里出现的东西,不是天价,就是价值不菲。就算不能拍卖,只要被雍华馆鉴定过都是种荣耀。”

“哦,那照你这么说,这雍华馆背后的主子岂不是很厉害?”

“嘿嘿,王妃我跟你说哦,这雍华馆的主子从未露过面,也从未被查出来是谁,不过我跟你说,咱们王爷应该认识那人,因为三年前王爷生辰时,那人专门送了件礼物到霄王府,不过可惜了,当时我不在,没看见,天翼他们也不在府中,只有管家知晓此事,不过也不知道送的什么,貌似被主子藏起来了。”谷玉喋喋,暗自思索着,这可是霄王府一大谜团。

“礼物?”景袖挑眉,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这么神秘的拍卖馆主居然送北云霄礼物,有奸情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