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5章 清晨,大战场

天蒙蒙亮,卯时刚至,朝阳未升,云莺起早,唱着悦耳的语调在春风里流传。

“哼,我给王妃买了福记红豆包,香甜软糯。”

“那又怎样,我买的西施豆浆,润滑可口。”

“今儿我一定要王妃教我刀法!”

两只扫去,齐翻白眼,连贿赂都不懂的人还想拜王妃为师,切!

吱呀,雕着梨花的楠门打开,单薄的身影立在门前,一头青丝掩面,女子微垂着头,无精打采。

三人眼亮,白峰抢先落下。

“王妃。”

“砰!”巍峨的身躯如彗星般呈抛物线飞走,两把风云砍刀不断在天上转着圈,众目注视下,嚓的插入地面,刀柄嗡嗡颤抖着,又是一声轰响,伴着哎哟,倒了青墙一片。

鸟兽惊散,怀抱红豆包和豆浆的两人对视一眼,腿股颤颤。

银沙苑,鸟鸣花香,金灿灿的光线已经照出一片璀璨烟霞。

“王爷,不好了,不好了。”管家神色慌张的从屋外跑了进来,似要天坍。

北云霄蹙眉:“怎么回事?”

“王爷,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央未苑……”

唰,风声一过,只留云茗清香不散。

“王妃啊,咱不打了,不打了啊。”谷玉哆哆嗦嗦的道,满脸青紫,他不就送了个早餐吗,呜呜……

“那个,不打了,我也不打了。”天翼畏畏颤颤的道,腿肚子抽疼。

白峰没有出声,怯缩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景袖依然垂着头,有气无力的样子和起初无半点差异,只是偶而眼皮子抬抬。

北云霄刚到未央苑看到的便是如此情形,他血霄军的三大血王正在求饶,他刚过门的王妃有气无力的立在苑心,再看满苑情形,北云霄也不由得挑眉咂舌。

一苑残瓦碎屑,四处卧地不起的暗卫,呻吟声,求饶声,夹着嘭嘭的瓦片掉下声。

这破坏力,很惊悚呀!

抬脚,便向还未梳洗的景袖走去:“先去梳洗下吧……”

“王爷,别!”三只急声阻止,仿若见着惊悚的事。

北云霄一滞,近在眼前的景袖犹如鬼魅的一闪而逝。

好快!宛如惊鸿游龙,北云霄面上一闪讶然,清淡的兰香已至身后,如风刃寒光,唰的飞过。

凉风一吹,青丝断下,银色袍袖上一只银蝶落下。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惊悚的抽气声,倒地的站立的众人纷纷被眼前的情形震在当场,仿佛见了鬼一般瞪大着双眼,主子被伤着了?耀天战神被伤着了?

此时的霄王府外,风扬正抱着刚出炉的酱香牛肉饼一脸纠结。

要不要进去呢,万一又被那剑小子缠住怎么办?可是……早上没吃酱香牛肉饼的景袖……

嘶,一个寒噤,急急飞身跃起。

满屋名画古籍,深红色的楠木桌,利落整洁的书房,充斥的酱肉油香显得极不协调。

咔擦咔擦,咀嚼的声音格外清晰。

琥珀色的眸子泛着幽光,北云霄静静打望着眼前女人。

景袖就那般随意坐着,一身素罗裙,青丝随意搭着,面上的黑斑清晰可见,随着咀嚼的动作不断颤抖着。

虽是丑顔,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慵雅的气质,清眸闪着耀眼的星芒,整个形象像极了一只雪色波斯猫,高贵,冷傲。

“这东西真那么好吃?”北云霄终于忍不住道,视线在景袖酥指尖扫过。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