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4章 谁诱谁,王爷,不错哦

北云霄是极帅的,那种帅带着阳光,血性,儒雅、妖惑等各种韵味,如此矛盾的气质生在同一人身上,非但没有不点不适,反而常给人一种极致惊艳的感觉。

俊美不凡的容颜便在眼前,妖惑的笑容令人怦然心动。

景袖冷哼一声,不雅的翻了个白眼,视线不自在移开,绝不承认自己被魅惑到了。

这般傲娇的神态看得北云霄一怔,仿若那布着黑斑的脸也是极美的。

“你还真是挺丑的。”不客气的评价,一点也不顾忌女性的爱美心理。

景袖顿时炸毛,她是很丑,可是绝不准别人评价。

“不过眼睛挺漂亮的,像是星辰,特别亮,身上也挺香的,有股玉兰的味道,淡淡的,很舒服,你在相府待了这么些年,怎么一点也没被别人识破,世人都叫你傻子,你真的傻么?”

景袖跃起的身子僵在半空,嘴角抽搐,这人是在夸她还是损她?兰花的味道?他什么时候闻着的?还有,这堂堂战神王爷是个话唠么?怎么这么多废话,傻子?你才是傻子。

也不待景袖应他,北云霄忽而从阁窗下的四方椅上站了起来,骨节分明的手指摸上腰间束带:“好了,夜色醉人,我的王妃,咱们也该歇息了,今夜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呢。”

随着话声,一边脱下绣着银月的蚕丝外袍一边向着床榻靠近。

景袖星眸里煞气一闪而过,冰冷的道:“洞房花烛?”

北云霄琥珀色的眸子满是兴味,唇角勾着妖娆的魅笑,身子微匐,暧昧的热息在景袖如天工美玉的脖颈间流转,声音性感而诱人:“白日怠慢了王妃,今夜一定好好补偿。”

她澈眸一眯,白霞芊芊的藕臂忽而勾上男人脖颈,脸上换上了风情万种的浅笑:“补偿?王爷是想如何补偿呢?”

如羊脂皓玉的指尖从北云霄脖颈滑下,摸上柔软的里袍,翻转撩

拨,冰凉的指尖落上了火热的胸膛。

刹那,似有电流滑过。

北云霄一怔,呼吸停滞,腹下一股热流兀地冲上,他做了个深呼吸,唇不经意滑过景袖耳畔。

柔润的触感使得两人都是一怔,却谁都不出口认输。

两人便如此僵着。

景袖星眸忽地闪过一丝破釜沉舟的邃光,一个翻转,将北云霄庞大的身躯整个推到床里,柔软的身子附上火热的胸膛,指节不断下移。

碧眸翻起惊涛骇浪,北云霄身子僵硬,诱人的兰香却在鼻尖萦绕,冰凉的指尖已经摸上腰腹。

身形一闪,闪电般脱离了景袖,眨眼便跃至床下。

“你先睡,我先出去走走。”

神色匆匆,落荒而逃。

“呵呵……”银铃娇笑身后响起,行至门前的北云霄回首。

便瞧见景袖左手撑着巧首,身子半倚在床榻,几缕青丝在右手的食指间回转把玩,眸光水色,璀璨星辉,脸上挂着骄傲无比的浅笑,昂起头颅,视线缓缓扫向他的下方,红唇缓缓轻启:“霄王,不错哦。”

“砰!”门房猛的阖上,惊起屋沿边正夜嗨的春燕,吱吱叫唤,匆忙飞进夜色。

望着还吱呀摇晃房门,景袖黛眉轻挑,喃喃:“是挺不错的嘛,人鱼线摸着挺深阔的。”

夜深风寒,星月皎皎。

景袖并未有换地的半分不适,不过半会便坠入梦河。

对于她来说,能多睡一晚便是福。

银沙苑。

凉风终于吹去躁意,北云霄凝望着无边月色低声唤道:“出来。”

“是!

三声应答暮然响起,三人同时悄无声息的落在苑中,快速的好似一道影子飘忽,恭敬的跪地行礼,面色肃然,动作整齐划一。

北云霄凝望着一片漆黑如墨绸的夜暮,半响,沉声道:“你

们觉得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虽没点明,三人却心中了然。

“王妃很傲,很狂妄。”天翼肃色道,今日的种种已表明一切,从进府,对他们的态度,对王爷的态度,绝不低头,狂妄嚣张,不把一切放在眼里,仿若这天下就没有她摆不平的事。

“王妃好像也挺随性的,感觉什么都不关心,有点随遇而安。”谷玉接声道,没有半点架子,但又随意使唤他们,好像进霄王府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睡觉。

北云霄一怔,是呀,他也感觉到了,那种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感觉跟他很像呢。

他,没有可关心的。

那么……她呢?

“王妃还很强悍。”摸摸脑袋,白峰忽而言道,眼里闪着蹭亮的光辉。

呃……

北云霄嘴角一扯,确实挺强悍,那诡异的功夫让他也有些招架不住。

“好了,先去休息吧。”不管怎样,这个女人他很满意,不管她是谁?有什么目的?进了霄王府便是他霄王的人。

“是。”几人领命起身,面色却纠结着,眉头都皱在一起。

北云霄少见平日冷峻的三人这副模样,奇道:“你们怎么了?”

白峰犹豫半响,低声回道:“主子,你以后别去妓院了,尤其是子芳阁……”声音越说越小,最后直接变成了蚊子哼哼,毕竟身为王爷的手下,不该过问主子的事,尤其是那方面的需要。

北云霄眸色一沉,忽而想到什么,沉吟道:“以后绝不能让王妃靠近子芳阁半步!”

说完便转身离开,气息暗沉,煞气腾腾。

三人立在原处一脸纠结郁闷。

“完了,完了,主子还想瞒着王妃逛妓院。”

“不行,以后一定要第一时间禀告。”

三人点首,神色坚毅,好不容易来了个顺眼的女主子,王爷居然弯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