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3章 惊魂曲,身份识穿

叮咚,似有道钟摆声在脑中敲响。

“停,停,你给我停。”景袖大喊,也不见她怎么动作,身形唰的出现在北云霄面前,手腕高举,遮口的动作。

北云霄一滞,首先映入眼里的是清如皓月的水眸。

好熟悉……

“你别添了,别添了,我弹,弹,就弹他给的价,多少两来着,八千万两?嗯,就这个价,你俩一起听,一起听。”拍拍北云霄肩膀,景袖又唰的落上高台。

“那个……小扬子,快,给主子备琴。”

不等众人反映,景袖随地一坐,雪白的袍子垫在脚下,凤鸣置在两腿间,瓷白玉体闪过流光,周身满是绯红的花瓣。

随性,落落大方。

北云霄眉梢拧紧,还不待出声,叮咛,清脆悦耳的琴音已出。

“凤鸣”清啸,岂是凡音。

众人不由自主的沉醉。

刹那,却如夜半惊魂,脑门齐唰唰冒出冷汗。

风扬嘴角抽搐。

北云霄神色莫名诡异。

谷玉一副“小样我就知道”的藐视。

丰卿扶琴的手颤了颤,曼珠沙华开得凌乱。

《阳春白雪》,千古绝唱的名曲,却被弹出了杀猪嚎叫的即视感,每一个下指都不在调上,每一个抑扬顿挫都慢上三两拍。

昂昂的琴弦声充斥大堂,搅得一楼人脸色凌乱。

能把“凤鸣”使出这般效果怕也是能垂名青史了。

八千万两的点芳天价,如此诡异的奏曲,今夜真是疯狂。

风笼着凉月,凉月生出薄纱,景致美醉。

青瓦长街上,两人闲闲走着。

“主子,你以后千万别碰琴了。”风扬神色昏暗的告诫道,隐隐觉得耳心生疼。

“怎么啦,我觉得挺好的呀。”数着银票,景袖不以为然的道,四千万两,吼吼,够她再顾个单手了。

风扬眼黑,自恋如此,也只有面前这人了,紧紧抱着怀里凤鸣,决定了,明儿一早就拿去当了。

“唰。”

冷冽如风卷残雪的寒气背后突至,数钱的手一滞,煞气迸发,瞬间与来人交缠在一起。

风扬神色一肃,就要帮忙,寒光咧咧的青玄剑忽地架上脖颈。

“你的对手是我。”

银晖月色下,两道飓风疯狂撞击着,一道银衣如苍鹰搏穹,一道白衣如雪熊嘶吼。

不过瞬间,两人便已交手十几个回合。

“砰!”赤拳搏击术,青瓦长街上落出道三丈长的口子。

北云霄一个急速翻转险险避开。

“嘶……”眸色惊变,这还是人的力量吗?

景袖眸色如虎,单膝跪地,整个人半匐在地上,张扬的手腕勾成鹰爪,清澈水眸闪过血色。

战斗中的景袖,岂是常人可以理解。

看清来人,景袖眸色微闪,煞气稍收。

北云霄唰唰的卸了戾气。

“我的王妃,咱们该回府了吧。”

清声,带着一种百转千回的韵味,像是秋日的残叶,枯败却生着凄美。

景袖眸色一怔,心颤。

霄王府,央未苑。

夜已经有些深了,皎月早已爬过天腰。

“怎么样?怎么样?王爷回来了没?”谷玉唰的落下,一拍偷窥的两人问道。

“嘘,王妃回来了。”作了个噤声的动作,两人拉着谷玉一个飞身落上屋顶。

“什么!王妃回来了?”

“是呀,刚回来呢。”

“那好我要去跟王妃打好关系。”

“别,你可千万别去捣乱,这会王爷正跟王妃处着呢。”

“哦,那算了。”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别提了,又让阎王楼那贼小子跑了,对了,咱们最近可把王爷看紧些,今晚王爷居然为了争个男人一掷千金。”

“什么!”

屋外唧唧喳喳气氛火热,屋里却是相敬如宾温馨甜腻。

“你真的是相府三小姐?”北云霄眉目含笑问道,脸上总有股春风得意的神色。

“如假包换。”二郎腿一翘,景袖慵懒的躺在**。

反正对方知道自己底细,没必要遮遮掩掩,如果敢长豹子胆打她的注意,她就剁了他。

青眸里光芒更加璀璨,渐渐转变为一种凝视,忽而犹如太阳般的笑容绽放在男人脸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