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1章 名琴换肉饼,她的孤

北云霄冷哼,眸色变的深邃无边,他突然很想看看那张兰花面具后的脸,一日之内居然对两个人产生了兴趣,这还真是有趣。

莲花舞台前。

“妖姬,这琴是送你的,怎么样?喜不喜欢?”怀抱凤鸣,景袖深情款款地道。

通体瓷白的琴身,绝美的弧线,雪蚕丝制的七根琴弦,琴体里还生着一展翅妖娆的火凤。

凤鸣,琴中圣品,堪称“玉绝公子”,传言早已随琴仙“江城子”隐世,也不知道这人从哪弄来?

勾绘着曼珠沙华的凤眼一闪意外,纤细的身姿宛若风中垂柳摇曳,丰卿轻道:“唐公子有心了,这琴极好。”男人笑着,像是绽放的沙华,虽然妖美却看不见心骨。

“那就是喜欢罗,收下怎么样?”眸光灼灼,此时的景袖像极了为贪美色要给美男买车买房的富婆,而妖姬公子便是她包养的小白脸。

雀跃的语气听得风扬频频摇头:“真希望此时那耀天战神出现掐了这朵爬墙的景红杏。”

“多谢美意,妖姬还是愿与‘长生’相伴,毕竟琴如知音,难弃。”婉转拒绝,一颦一笑都勾足了人。

弹琴者重琴,哪怕是琉璃金镶的名琴也来不及顺手的一尾好,这并不意外。

景袖眸闪失望,却也像预料之中:“那好吧,这凤鸣就不送你了,正好最近缺些肉饼钱,可以拿去当了。”

空气有片刻静默,众人无语,连舞台上的妖姬也是一怔,忽然莞尔一笑:“当得,毕竟肉饼可以填饱肚子,活着才是重要。”

两人说着话,蕴绕的气息仿佛隔绝了一切,古有伯牙与

钟子期,现有云景袖与妖姬公子,都是懂彼此的人。

景袖一怔,忽而放声大笑:“哈哈,好一个活着才是重要,活着才是重要……”

异世之孤,有谁懂她的觞,可是……必须活着。

眉梢一拧,北云霄心头莫名一哽,这人笑的好……孤。

丰卿也蹙着眉,凤眸一闪深光。

“好了,好了,今儿这‘点芳’还未进行呢。”芳嬷嬷笑容璀璨的从角落走了出来,水帕挥舞,落出一路胭脂水粉味。

点芳,子芳阁的一种娱乐形式,整个子芳阁的人都能参加,从点芳王开始,指出一人为“芳”,并给出价钱,若被指人不会再指别人且给不了更高价,就必须唱曲或作舞,芳者能获得点芳价,与子芳阁五五分成。

“好了好了,今儿抽中红签的是谁,赶紧上来罗。”芳麼麽唤道,舞台上子芳阁的十二美姬早已恭候。

妖姬公子也怀抱“长生”坐在最角落。

“是我,是我,是我呀……”一男子举手高呼,兴奋的跑上高台。

红签是进子芳阁时随机抽取的,机会平等,得红签者便是点芳王,可享受十二美姬一个拥吻。

此时男人正享受着,面上早已笑得春心荡漾。

“好了,瞧把你乐得,快,点芳了,今儿可得好好热腾着。”芳麼麽打趣道,笑的灿烂。

上次点曲可点出了五万两的天价,这种空手套白狼的买卖,划算划算。

“好好,我点我点,红勺姑娘,我要红勺姑娘给我唱一曲,五十两,五十两。”

男人兴奋呼着,低下却是一片唏嘘

,五十两都不够摸摸人家姑娘小脸。

舞台上的红勺也是脸色一青,她红勺是这子芳阁有名的“娇嫩美人”,却被点了五十两低价,这让她岂不是在十二美姬中落了面子。

忍着气,款款上前:“芍儿今日身体不适,就不舞了,奴家也存了些银子,今儿就为这点芳添些彩,芍儿点柳公子,五千两,不知柳公子可愿?”含情脉脉,娇嫩欲滴,连声音都轻柔的能滴出水来,不愧为“娇嫩美人”。

这差距,瞬间拉开,众人唏嘘着,却更加闹腾,这柳公子可是京城布匹生意的大家,平日花街柳巷也玩得风生水起,一时间齐齐起哄吆喝:“柳公子,柳公子……”

芳者就这般被热络传递着,点芳价也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四万两。”是兵部侍郎长子给出的价,点了妖姬公子弹曲一首。

芳麼麽眸闪失望,却也隐隐兴奋着,四万两,也是不错了。

妖姬公子扶琴,就要弹曲。

谁都知道妖姬公子从不会点芳,只要点中自己便会弹奏,这多少有点趋炎附势的味道。

其实不然,妖姬公子每次出场会弹曲两首,不管点不点芳,都会弹奏,当然,只是两首。

“这东西只能这么玩?”子竹阁里,北云霄沉声道。

只能被点者出价,这多没意思。

“主子,我知道。”谷玉急急跳前,神情激动,难得碰到主子感兴趣的事。

起调,就要弹奏。

“等一下。”冷冽,似雪色冰锋刺的众人一个激灵,抬首望去,浮雕窗前北云霄轮廓分明的容颜清晰显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