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0章 表白,妖姬公子

绯红的鲜花从阁顶飘下,从依栏处飘下,然后再轻轻的飘落在地上。

整个莲台上忽然铺起了一张用鲜花织成的毯子,直到莲角。

轻纱曼舞间,一个人影出现在重重帘幕后,无人知道他何时出现在那里,也无人看到。

转轴拨弦,宛如冰泉冷瑟的琴音飘起,众人眼醉,这还不过是个起调。

这世上有很多美男,有玉树风流,有陌上如玉,有翩若惊鸿,眼前这人,却是美的妖娆矛盾。

他身着纯红的柔软纱袍,袍角是妖艳的曼珠沙华花形状,因为坐着,落在地上的袍角像是开满了曼珠沙华。

那眉羽间的精致已非人世间的美,有些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气韵,这便是美的矛盾的地方。

阁楼沉静着,连呼吸都未听见。

轻柔的琴音拂过,飘飘渺渺,宛若仙乐洗涤尘嚣。

今日的曲风是婉扬的,这对妖姬公子来说很是难得,记忆中,他只弹过两曲轻乐,一曲是初登子芳阁时的《为琴殇》,一曲是独为唐公子演的《高山流水》,今日这一曲又唤什么呢?

景袖巧首依在软榻,阖眸静享着,这《月光曲》果然被这人演绎出了神韵,不亏为琴瑟天下的妖姬公子。

光芒缓缓亮起,琴音早歇,众人却依旧沉寂着。

半响,似有人回神,宛如潮水的掌声刹那惊响在整个子芳阁,一波接着一波,久久不散。

北云霄神情淡漠的望着窗外,从始至终这屋里的情形都未变过,也许惊艳过琴音、美男,但不过瞬间便恢复了。

“云霄,要我说就算了吧,他们也不是故意……”北青煦终于忍不住出声。

刹那,阁楼里刚亮起的光色兀地暗下,打断了讲话。

“妖姬,曾经有一份真诚的感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发现,岁月蹉跎,等我发现的时才知情难自控……”

夜明珠光芒照下,花瓣飘散,角落里一人从光束中走了出来,白衣翩翩,皎韵如玉。

火一样的玫瑰抱在胸前,娇艳欲滴,热情似火,来人眸光诚挚。

风扬怀抱凤鸣琴尾随身后,脑门黑线眼皮抽搐,尽量离得远远。

“啊,是唐公子,唐公子。”

“天啊,唐公子又表白了。”

“呜呜,为什么唐公子爱的不是我,我要嫁给唐公子。”

“无论多大的风,多狂暴的雨,多吓人的雷电,都无法阻止,妖姬,无论你爱不爱我,我都甘愿为你去遮风挡雨……”

情话绵绵,感人肺腑。

北云霄却没来由的煞气直冒:“这耀天的民风何时变的这么开放了?”

男男告白,本没他什么事,他却直觉的不爽至极,尤其是那白衣兰花面的男人,像是根针刺似的,扎得他恨不得剥了那身皮。

玄谷还未搭话,北青煦接声道:“云霄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唐公子和妖姬公子的事在整个京城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每到月初妖姬公子登台,这唐公子都会前来捧场,有时一掷千斤,有时一怒为男顔,这男男好早就传遍,这姓唐的男人还被整个京城的闺家小姐冠以痴情公子的名号。”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