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9章 战神之权,跪下

银衣炫眼,光泽刺人,那人就那般静立在那里,轮廓清晰的显在众人眼里,沉敛的眸光似揽着天地万象,气韵傲绝,斜睨天下,火,似有即可燎原的银火瞬间燃起,血性的气息扑面而至,压得众人猛地颤抖匍匐。

“恭迎霄王殿下。”

王者之风,气绝天下。

耀天霄王,三岁赐府,八岁封王,十岁率兵征战,战绩赫赫,自建血霄千军横扫三洲,五国闻风丧胆,被百姓誉为“战神”,为当今圣上长兄之嗣,自出生便有见君不叩首,见后不低头的权利,身份等同太子,甚至更胜。

北青煦站在那里,身上杏黄色的太子服变得暗淡无光,遨游九天的四爪天龙失了傲气。

谁称天龙?一眼便知,气韵无可改变。

眸色昏沉,北青煦亲昵开口:“云霄,你还真来了,还以为这大婚夜你忙着呢,怎么王妃没带来?这可这么行,大婚夜,让新娘子一个人凉着怎么好。”

男人笑着,面上的肉却像死了一般僵硬麻木。

北云霄未应,连正眼都未给上半分,径直踏门而入,脸上的煞气仿若要喝血吃肉,该死的女人,居然敢擅自离府,大婚夜失踪,好样的,真是好样的。

此时的北云霄还为景袖离府的事火气着,一个征战多年,从来都是铁血霸道万人服从的战神被忤逆了,而且这忤逆还是直接戳在男人的致命处。

大婚之夜离府,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男人不行,耀天战神不行,呵呵……

被刺激了,北云霄一点都未意识到自己从开始就未准备真正迎娶王妃。

谷玉尾随而进,给了众人一个自求多福的冷色,他还从未见过如此情绪暴躁的主子。

被忽视,北青煦眸闪阴色,语气也冷了下来:“还不起来,这地上是随便跪的!”话声却是对着众人所说。

这屋里有三皇子、七皇子、御史长子及相府的云初武,平日都跟太子走得较近,这会看几人跪着,止不住的火气。

几人一颤,心中明白举止有异,可刚刚非议了耀天战神,他们就是有十八个脑袋也不够掉呀。

思量再三,还是畏畏颤颤的站了起来,他们是太子的支持者,自然不能落了太子的威信。

“跪着。”北云霄只冷声说了两字,咚的几声,半起的身子唰的落下,谷玉腰间青玄剑一抽,剑指众人,肃杀之色。

战神之权,先斩后奏,谋臣皇子不误。

这就是连三皇子七皇子也胆怯的原因,先帝在世时,便许了云苍王的权利,后云苍王去世,这权利便自然过渡到其子嗣北云霄身上。

太子神色更郁,却也未再开口,这几人的不敬之词确实忤逆了他,就算捅到父皇那里,也只是北云霄在理,若是强行追究,自己还会落得个管教不严之罪。

太子的沉默,几人吓得更是瑟瑟发抖,云初武想要以景袖王妃之名求求情,可是一想到傻丑女作妃,这霄王怕早就心火汹汹,若是出口,怕更是引火烧身,一时低垂着头蜷缩,就怕被人念到。

“叮。”一声琴音,本是光芒璀璨的大厅暗了下来,夜明珠在角落里隔着胭脂纸闪着柔光,无数红色纱幔从阁顶落下,随风曳舞,众人噤声,连酒香都淡了,整个子芳阁陷入一种奇妙的意境,像是有仙人驾临,眸光齐齐注视着水晶琉璃砌的莲花台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