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5章 三拜九叩?大胆

精致的亭台羽阁,种满了云竹山茶,清风一吹,香气萦绕各处,宛如新月的溪流隐在亭阁间,时而能见到几尾红鲤。

此时,却是……

“王爷自小便失双亲,以天为爹,以地为娘,还请王妃对着天地三拜九叩,谢过这护了王爷二十五载的高堂。”谷玉硬声言道,神色几许揣测,刚刚真是意外?

门口,想看好戏的众人并未离开,各个探着脑袋往里张望,这正厅的情形恰好瞧个清楚。

“三拜九叩?”黛眉一挑,红盖头下的景袖齐刷刷的煞气,让她对着天地弯腰叩首,好大的胆子!

“王爷呢?这礼是不是该两个人做?”冷声,带着股凉意。

“哼!王爷岂是你能问的,这礼都还未成,就管起了府事,谁给你的胆子!”白峰怒斥,神色还为刚刚被吃了下马威的事火气未散。

“唰!”纤纤皓腕一伸,莹莹素手一掀,火红的盖头落下。

四下里一片抽气声,未礼先揭盖,这新娘子还真是胆大,只是背对而立,未见其容,那娉婷的身姿配上乌发青瀑倒是如玉兰清骨,生着一种灵雅气韵。

“连堂都不拜,也就是自己爹娘都不认,这堂堂耀天战王爷也不过如此。”

语声落出,娉婷的身姿踏着闲步悠悠坐上高堂,刹那裙摆千层花开翘,绣凤只只云中耀,百花喜罗裙,只是那顔……丑啊,好丑啊,那黑斑凸起的容顔在阳关下格外清晰。

极度的反差,有人竟不适干呕起来。

谷玉几人阴沉着脸,这就是皇上指给王爷的女子,可恶,可恶呀!

被丑顔吓到,竟无人注意到景袖说的不敬之词。

只有角落的管家一怔,眸光闪过一丝别有深意的幽光,转身朝着书房而去。

春风轻漾,鸟语花香,景袖自顾在凉亭间闲逛转悠,想让她一个人傻子一样完成夫妻之礼,做梦!

身后谷玉几人看的脸黑跳脚,这女人丑就算了,还说走就走,一点都不在乎成亲拜礼的事,难怪都叫她傻子,连女儿家名誉都不在乎的人不是傻子是什么?

“我告诉你,赶紧滚回去,我们王爷不会跟你成亲的,这霄王妃绝对沦不到你当!”白峰大吼,手里两把砍刀寒光森森的威胁着,在他心中,任何会给王爷丢脸的人都该杀无赦!

景袖斜眼一瞄,毫不搭理,好不容易换了个新环境,怎么也得找个舒适点的地方住。

“喂,你,就是你,那个吹笛子的,府门口有我一侍卫还等着,你去带进来。”

天翼眼抽,吹笛子的?他这是煞魂笛,能一曲夺人魄的好不好?

不客气的使唤着,景袖没有半分生疏,在她眼中,除开酱香牛肉饼和钱,一切都是浮云。

“丑女人,拿命来。”白峰终于忍不住跳起,两把风云砍刀唰唰的朝景袖招呼去。

天翼一惊,就要阻止,这相府三小姐血流霄王府可不是好事,何况还有个圣旨看着。

谷玉先一步拉住,摇摇脑袋,示意观察。

果然……

“唰!”

那沾染无数血腥的风云砍刀竟然飞起,“银虎”白峰的风云刀会脱手?这事笑话吧,可事实是,风云刀真的脱手了,而且是两把齐脱,刀身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寒光。

“唰!”一个回转,那雪白的刀口已经架上白峰脖颈,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无人看清,等到停下,便已是这样了,一切……不过瞬间。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