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章 凄凉,王妃嫁到

“爹,使不得。”

一男子急急走出,二十出头的模样,面貌与云景浩极其相似,景袖认得,是这相府唯一的男嗣,云初武,与大女云心眉同出,受宠至极。

指尖月刃收回,静观其变,暴怒的云景浩丝毫不觉自己已在阎王殿前已走过一遭。

男子眸光在瞥见景袖丑顔时一闪嫌恶,然后转身道:“爹,你可是忘了如今这傻子的身份呀?”

云景浩脸色陡然一滞,像是想到什么,头上唰的渗出虚汗。

身份,那不是?

“什么身份?不就是个傻子,若是死了,这天还能塌下来不成!”尖锐,打扮的秀色可人的云柔雅急急吼道。

“闭嘴!她死了这天不塌,但若是动了霄王的东西,这天就得塌。”云景浩厉声训道,眉眼沉色,凝重的像是要天崩地裂。

“霄王的东西?什么意思?”景袖的眉一蹙,心绪发堵。

“爹,凭什么!这傻子凭什么嫁给王爷!你去帮我求求皇上,求求皇上,让他改了圣旨,我要嫁给王爷,我要嫁给王爷!”急促,嘶声吼着,身子不停颤抖,似情绪崩溃的疯子。

“啪!”火辣辣的一耳光,惊得苑子众人色变。

“孽货!这圣旨是你能非议的!”云景浩气得脸色铁青发抖,非议圣旨,这话要说传到有心人耳里,他云府整个都得赔葬。

改圣旨?这名震天下的战神被指傻女为妃,这里面的深意岂是能随意更改?

“妹妹,你还是别想了,即使没有这傻子,这耀天战神的王妃也沦不到你当呀,还是早些认清事实,莫要苦了心。”云眉心温婉上前劝道,像极了善解人意的解语花。

落在云柔雅心里,却像把刀深深在心上添了道口子:“你个臭牌坊,装什么清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心思,想嫁太子?你做梦!那将军府的上古芸可比你优秀百倍!”

发疯的狗最好别理,否则是见谁都咬。

云眉心温婉大方的神色骤然沉下,紧咬着牙,像是在竭力压制情绪。

云景浩更是气得胸腔起伏,自家人居然说别家好,还是他的死对头,可恶,可恶呀!

景袖冷眼看着面前的狗血闹剧,整个人置身世外。

耀天战神?圣旨?王妃?看来这太平日子快过到头了呢。

月色长街上,两道身影拉得修长。

“主子,那人跑了,不过看身手好像是阎王楼的杀手。”谷玉禀道,神色凝重。

“阎王楼?”北云霄沉声,剑眉越拧越紧:“查。”千盛第一楼的人出现在耀天?而且是相府?这里面有何深意?

夜色,修长的身影,宛如一座伫立九天的雪峰,姿态高冷无双。

“是。”谷玉应道,又抬首问出:“主子,那相府三小姐如何?你真的要娶进王府?”

脑里兀地浮现月色下那单薄的身影,北云霄眸色凝起,泛起锐利寒光:“娶!”既然那人想,他就如他的愿,王妃?不过是个摆设!

“可是主子,那三小姐又丑有傻,实在……”入不了眼,谷玉急道,神情阴郁,若是主子抗旨,这耀天谁能拦得了,偏生主子却为了一个承诺,甘心为将,这会还被落的指傻女为妃。

银衣已经融进夜色,凉风吹来,只落出一句:“三日后迎娶。”

碧空晴阳,暖风和煦,今日正当花神节,满城的桃

李都已飘着香。

今日也是名动天下的耀天战神迎娶王妃,是个喜庆的日子。

霄王府门口。

“哎,伴君如伴虎,可苦了我们的耀天战神。”

“嘘,小声些,要落入皇帝耳里,你这脑袋还不得搬家。”

“哼,搬家就搬家,咱们的战神王爷凭什么娶个傻子,一心为国,却落得如此下场,要我说这……”

“唰!”话还未完,一把金刀架脖:“皇家喜事,休得胡言造事。”

是京城的金刀御将,唯一一个可带刀面圣的将军,此时双目如虎,煞气腾腾扫过众人。

那讲话的几人吓得哆嗦倒地,面色白如纸灰,这将军可是个暴脾气。

男人并未动粗,眸子沉色。

“来啦,来啦,新娘子来啦。”不知是谁高喊了声,气氛立马躁动起来,人群齐拥的青石街上一道红火的影子出现在视线里。

没有喜庆悠扬的乐声,没有长长的迎亲队伍,两匹白色的高头大马扬着蹄子开道,一抬八人大轿缓缓前进,情形凄凉至极,若不是那大红色的帷幔铺顶和涂满胭脂水粉的喜娘很难让人想到这是在成亲。

皇家喜事扮得如此,也算奇了。

书房里。

“主子,谷玉暗卫们觉着王府这月开支有些过了,就商量着让老奴办的简单些,你看这样是不是就行了?”管家禀道,背上像是压着块大石头,怎么也直不起来,布满皱纹的脸写满沧桑,却是精神矍铄。

北云霄扶额脑门生疼,再简单也不能连盏灯笼也不挂吧,这府里冷冷清清,若不是谷玉来禀告迎亲队伍已经出发,他都忘了今天是迎娶的日子。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