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章 暗夜,长街生魅影

薄云,昏月。

三日连绵雨,夜风一吹,刺骨的凉。

耀天国,京城长街。

街上早已没了人影,连最热络的花街柳巷都沉寂许时。

忽地,青瓦街道尽头出现道黑影,跌跌撞撞逃进小巷。

“呼呼……”粗重的喘息声,黑影摊倒在墙角。

是个中年男人,绿缎长衫,肚腩凸挺,胸前悬着块元宝锁,月光一照,金灿灿的亮。

这人躺在地上,腿肚子发颤,面色苍白布满冷汗,像是被鬼追了一般。

“叮铃。”一声清脆铃响,如清泉悦心。

男人听在耳里,幽魅索命,唇色白得透明。

薄风吹来,小巷忽地充满了奇妙的淡香,似兰似桂,飘渺迷醉。

一道白影,如幽灵般忽然出现在巷口。

月光洒下银晖,布满巷道。

白影缓缓动了,无声……轻盈的像是在飘。

宽大的雪色斗篷,掩了身形,掩了青丝,掩了顔容,风拂过,腰间水蓝色的铃铛清响,卓越风姿,那韵味,百转难思。只觉得,似魅,似仙,似夜色莲姬。

男人的呼吸好像停止,喉头不断吞咽翻滚着。

“改了吧。”轻柔,飘渺,像是远山上缱绻的清风。

纤长的手指伸出,如羊脂皓玉,又似江城烟雨中的子兰,纯净。

男人怔怔,满眼沉醉。

“不改?”生冷柔声,像是冬风里的寒冰,刺的男人一个激灵回神,才发现那皓玉指节间的素纸。

素纸飘着墨香,上面密密麻麻的布着文字,夜色太暗,看不太清。

“这是?”

“三天前淘宝楼有个李家单子是不是你下的?”

男人偏头细想,淘宝楼?李家单子?三天前?猛地点头。

刹那,这方突有凄厉呼喊惊空,吓了巷燕,飞入暗夜轻风。

西风吹过长街,萧萧黄叶落下,巷口不知何时落下道青影。

“只有你这么无耻!”瞥一眼那逃入夜色被扒光的白花花肉影,风扬冷声讥道。

看向来人,正卷叠素纸的景袖没有丝毫意外,踏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过去:“喏,差评解决了,给我升一级。”

唰,素纸拍上对方胸口。

风扬阴沉着脸:“解决了?你接的单没做好,凭什么威胁人家给你改评价。”

隐在斗篷中的黛眉微挑:“李家的缺德事我没查出来?佟家商行的生意不是因为我才转好的?事情办得妥妥当当怎么就不好了?”

“呸!做的好还被李家查出来是佟家使的坏?人家三天两头被李家闹,不给你差评才怪!”

“哦,那个呀,那是我附增服务,对了,李家应该明天会来下单,你记得接单啊。”漫不经心摆摆手,景袖悠闲离开。

无语,他风扬就没见过这么腹黑无耻的人。

眸色陡然一厉,腰间无风剑宛若西风扫雪出鞘,唰,寒光飞舞,飞掠而上。

“呼。”风扬只觉面上一凉,白光飞过,若不是他躲得快,整张脸说不定都被削了下来。

“呵呵,还需努力哟。”银铃娇笑,景袖就那样站在巷口,手心间握着枚月刃,薄薄的,像是张纸,刃角上印着血红的兰花图,泛着寒光,明明两边都是锋利的刃口,景袖却握得自然至极。

风扬黑沉着脸,冷哼。

夜色迷离,月华偷泄。

看着素纸上的圈圈叉叉,风扬还是忍不住

嘴角抽搐。

“淘宝楼,景袖接单,单手聪明伶俐,办事细心体贴,服务态度好,能文善武,长得绝色倾城……实乃淘宝楼第一金牌单手,绝对好评!”

他一定是脑抽才加入了这诡异的组织……

这方。

景袖再次深呼口气,延着大道走到尽头,然后左边三百米,转弯右边两百米,往西走,然后往南……

擦,哪边是西呀!

路痴如她,定是奇葩。

谁能想到一至尊杀手,竟天生没有方向感,这会连回府的路都找不到,难怪世人都称她傻子,敲敲脑袋,景袖无奈的再回到正道,这次一定要走对呀。

嘀嘀嗒嗒,马车风尘仆仆的从街尾赶来。

“主子,那人好奇怪哟。”谷玉言道,眸色透着疑惑。

微闭的眸睁开,透过帘缝向着车外瞥去。

这是双泛着幽光的眼,琥珀色,宛如峰山峻岭,生着犀利的寒光,只要望上一眼,便会颤栗,颤栗在无尽的压迫中。

夜色下,白影不停来回走动,时而驻守,时而前行,像是疯怔。

嘀嘀嗒嗒,马车与白影插身而过,没有半点交接。

走得老远,谷玉还回头张望。

“哎,应该问问路的。”再一次失败,景袖无奈的站在大街上。

“唰。”青影落下。

“相府三小姐,傻得真是可以!”风扬讥道,若不是他突然反应过来没带她回去,这人不定要在大街上转一晚上。

真搞不懂那么强悍的实力,这方向感是怎么长的?

景袖眸眼一亮,瘪瘪嘴,毫不在乎对方的冷色:“走了,走了,快带我回去,困死了。”

月深邃,云妖娆。

偏苑小阁,杂草丛生,看着景袖安然入屋,风扬才深吸口气迅速离开。

一尺三方地,小的可怜,只有张还算精美的小床,**铺着床粗布棉被,也许是时代久远,被子总透着股尘灰味。

揉揉困顿的眼,景袖缓缓解开白袍。

刹那,似有银瀑倾泄,照亮整个屋子,银丝,一头银丝,像是仙人闪光的云袖,璀璨炫目。

望着眼窗纱外已经圆了的月亮。

“十五了呢。”景袖喃喃,倒榻安睡。

浅呼很快传来,清风误入,卷起银丝落在耳畔,照亮了容颜。

刹那,天地暗,独留倾顔。

那顔,一语难言,只觉得天地所有美幻的事都来不及它的一分。妖姬难争,雪梅难比,芙蓉输其一段清,当真是绝色倾城,只可惜,那眸始终闭着,若是睁开,又会是哪般灼灼妖华?

月渐渐离开,天边泛起白霞,一头银丝缓缓暗下,无数黑斑悄然生出。

淘宝楼,极小的店面,两层,生在街道最角落。

“这相府可真是冷漠,都大半年了也没谁理你一下。”两人闲闲坐着,面前摆着几张油饼,酱香的肉味,充满屋子。

“不理就不理呗,谁稀罕。”眸光打量窗外,嘴里啃着肉饼,明明是极不协调的动作却被景袖作的慵雅至极。

望着那双水眸,风扬有些移不开眼,如皓月星辰,格外醉人。

“今天有新单子吗?”回首,叼着肉饼,景袖随口问道。

风扬愣怔的神色陡然抽搐。

黑斑,半张脸全是黑斑,凹凸不平,随着咀嚼不断颤动,显得很是触目惊心。

不自觉的移开目光,风扬心头汗颜,难怪相府的人都

避如蛇蝎,这容貌,他也避呀!

“有,王大婶家的狗丢了,李汉子想要说媒张家,风家的三小姐想要买盒荆城的胭脂……”

景袖越听越蹙眉:“怎么全是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有没有大单?”

风扬太阳穴突突的疼,还不是大小姐你写的承接所有奇难杂事。他堂堂阎王楼第一杀手还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忙活了一上午!

“看来得扩大下规模了呢。”咬着酱香肉饼,景袖暗自思忖着,就这发展速度何时才能升成皇冠店呢。

风扬眼皮突跳,隐隐觉得不祥。

“叮咛。”一声铃铛响,惊回两人心神。

“我来接。”风一般刮过,飘着酱肉香。

妖娆纱幔横隔,一个在里,一个在外,中间置了张青红的楠木桌,耀眼的白色阻了视线。

“姑娘,你想下什么单?”沾着油渍的手,擒着毛笔龙飞凤舞画着。

“有你们这么做买卖的吗?顾客临门还不见人!”娇呼,嚣张无礼。

景袖拿着毛笔的手微滞,片刻又继续写着:“姑娘所言差异,我这店什么单都接,打架,遛狗,抓猫……放火,**,掳掠,甚至人命。”

帘外的身影一颤。

“刀口上过日子,该避的还是避避得好,这样我不知你,你不知我,岂不是两方好做。”

唰,宣纸从帘幕中落出,耀眼的“金银铜”三字。

像是被唬住,女子不再嚣张,瞧着面前的宣纸,声音也变得软了下来:“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本店单子分金银铜三类,金为最,银次之,铜最下,金银铜又分低中高三级,客人接的单等级不同,自然这交易银两也不同,敢问姑娘要下何单呢?”

芊白的玉指摩挲着手里的宣纸,紧锁的眉似在纠结。

半响,女子唰的抬头:“人命是哪个等级?”

景袖清澈的眸扫去,漫不经心的后靠在椅背上。

女子一个颤栗,似乎隔着帘布已被对方看得清清楚楚。

“人命,银类最高级!八百两。”

“我接。”

寥寥几语,单成,女子唰唰写下身份,姓名,四百两订金交下,出单。

“今天倒是接了笔大买卖。”待女子离开,风扬才从楼上下来。

“还不错啦,每天有这么几单就好了。”景袖漫不经心的道,拾起旁边还未吃完的酱香饼继续啃。

风扬眼抽,每天有这么几单?那一个月得死多少人?

身形向帘后走去,拾起桌上女子留下的信息,随口问道:“这单你去,我去?”

“我去吧,这个月我任务还没完成呢,我这金牌单手的名号可不能被你超了。”

风眼白眼一翻,这人真是可以,弄了个淘宝楼,整了一系列像模像样的规则,还制定了任务计划,就连接了多少单子,每个单子得的评价,给店楼积了多少信誉,都有完整的规则,若是乍一了解,别人定会认为这是什么宏伟大业,谁又知道,这楼里总共才两人呢。

风扬非议的同时向着手中宣纸看去,刹那,脸色僵硬。

“这单真你去?”

“是呀,怎么了?”拍拍沾满油渍的手,景袖起身走出。

清澈的眸向着宣纸瞥去,刹那,脸色愣怔。

宣纸雪白,透着墨香,几个大字娟秀清晰。

“相府三小姐,云景袖。”

买卖做到自己头上,这事……有趣?

(本章完)

上一页

目录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