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二章 相似的树

扶桑古树所在界域仿佛被虚幻包裹,隔离于云海非想界,宛若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即,直至被得到提点的罗教大能动用克制宝物强行打破,才让它重归了真实界,隐约能通过缺口看到里面的汪洋大海和仙岛神山。

但终究这是涉及太古皇者的地界,即使出现了缺口,也依旧自成一界,高高在上,七海可观,如同玉虚宫,如同九重天,如同定海珠所衍,因此,随着少玄和羲娥两位传说大能步入,东方琉璃净土的八宝功德池忽地泛起涟漪,起伏不定,再难清晰看到里面的场景,仿佛信号被干涉扭曲的直播。

月光菩萨执施无畏印,四方无数面,微微笑道:施主请看,来与不来,观与不观,有何区别

报身与传说的无处不在形似而实不同,传说是将自身升华到更高层次的状态,类似仙界九幽等,覆盖于真实界和诸方宇宙洞天之上,对略低层次的它们无处不在,而同一层次内,并不具备无处不在的能力,就像当初古尔多等人计划除去苏无名时,为了破掉这个特征,故意引诱他去瑶池。

报身则是越来越贴近对应的法理和大道,一点点地同化,最终取代,凡有修持的法理处,皆能见报身,于是无处不在,咫尺天涯,到了阿弥陀佛这种圆满层次,更是大道在我便在,若非刻意压制类似法理或大道,以自身所具阵法衍化等代替,即使仙界九幽,报身亦能无处不在

扶桑古树周围的界域明显以自身之理替代了天地之理,既是报身,也为传说的月光菩萨亦无法清晰照见内部,故而来与不来,观与不观,无有区别。

以绝刀苏醒到传说层次的能力,孟奇身在楼船。一样能借给少玄

孟奇笑了笑,没有说话,八宝功德池内泛起的阵阵涟漪突然平息了,紫色涌现。兹兹声响,电光乱窜,迅速便浮现出一副清晰的场景,远处古树参天,近处仙岛罗列。脚下水浪色金,四周神山林立,真有几分上古仙真居所的高渺。

这是来自绝刀的视角

这是它借助与孟奇的特殊联系传递回来的所见所闻

净土清净,琉璃鉴心,旁观有佛池,交谈有菩萨,为何不来孟奇笑眯眯说道,一副闲来静坐读黄庭的潇洒道人模样,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扶桑古树之事,毫无焦虑烦躁急切等情绪。

不是没有。孟奇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它们的存在,甚至在冰冷地审查它们,回溯源头,分析来自哪些记忆,哪些经验,哪些习惯,哪些无法描述的悸动

这是一种奇特的体验,没有放弃武道实力带来的思维模式变化,他就无法主动地隔绝某些记忆经验和本能,再次构建新的认知新的观点。从另外的角度审视自身,透过现象,看到真我不同之面。

刚入扶桑古树所在界域,少玄与羲娥突然像是水泡般破碎了。了无痕迹,若非绝刀提供所见,孟奇察觉不了他们的动静。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