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字体:16+-

第二百零八章 福焉?祸焉?(第二更求月票)

小如容貌稚嫩,个头娇小,似乎只有十五六岁,言谈之也颇似没有城府,但外景的境界,举手投足间的成熟感,都让她蒙了一层古怪的面纱,平添几分魅力。

此时此刻,她捂着头,在垮塌的血色岩石堆里翻滚,口发出低低呻吟,显得很是痛苦,

孟正待查看,却发现小如呻吟减弱,翻滚的动作放慢,好像缓了过来,而她的气息不仅没有任何变化,反倒旺盛了许多,这让孟暗自翘舌,啧啧称。

小如姑娘,你没事吧见小如不再捂着头,孟问了一句,很是疑惑她的状况。

战斗之时,周围的动静难以瞒过孟的感应,知道小如是在自己以剑代掌使出唯我独尊后才开始头痛,非被战斗波及重创。

对于唯我独尊的效果,孟自身心知肚明,也清楚心灵有破绽的人肯定会被影响,小如最初的反应很正常,她的师父宋炳德不也是有所呆滞

但战斗已经结束一阵,宋炳德这种都恢复了原状,为何小如还如此痛苦

难道她有元神或心灵方面的极大隐患

小如脸色苍白,眼神迷茫,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她没有回答孟,茫然呆滞地打量四周,渐渐的,透出几分怆然悲伤,稚嫩的容貌眼神与气质似乎一下成熟了起来,与举止相得益彰,不再违和,仿佛一名娇小玲珑的成熟女郎,而非青涩少女

咦孟微微皱眉。对小如的变化有点摸不着头脑。

莫非之前的稚嫩青涩是因为失忆想到诸多狗血故事,孟下意识做出这样的猜测。

小如收敛起情绪,缓慢站起,勉强笑道没事,是目睹了无名兄你的剑法后。元神受到震荡,出现撕裂般的疼痛,如今已然好转。

她脸庞依旧苍白,病怏怏的模样,楚楚可怜。

没事好。孟总不能直问别人有没有心灵或元神方面的隐患与疾病,微微颔首。不再多言。

宋炳德松了口气小如啊,你平时活蹦乱跳,想不到为师还脆弱,你看为师都没有头痛

小如打断了他的话语,低吟一声。仿佛还残留着几分痛苦师父,我想回洞府静养调息。

好。宋炳德看了孟等人一眼,忙不迭点头,似乎觉得有他们在,自己没办法盗墓,或者会遇到危险的变化。

师徒二人旋即告辞,银剑易辛服食丹药后亦迈步离开,带走了兄长的尸体留言太模糊。没有指向,要找到转世之身的可能微乎其微

孟打算再琢磨研究一下永生谷,随意找了处较为平坦的地方盘腿坐下。回忆死前所见,以及易蒙与古的留言。

另外的自己他们莫非这里像来世殿,能看到不同可能衍化而来的无数来世孟若有所思想着。

可为什么易蒙只能看到一个自己,且没有诈尸,而古可以见到他们,诈尸归来

宋炳德和小如盗墓这么久。忽略不重要的留言还算正常,居然没遇到过别的外景诈尸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