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字体:16+-

第五十九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这没必要吧唐七爷有点结巴地质疑。

从孟奇入门那刚猛霸烈夺人心神的一刀开始,他就有种自身气势被压之感,在历经揭面具,召族人,群情激奋等事情后,更是在面对孟奇时不知不觉低了一头,仿佛他才是真正的家主,是威严厚重的掌控局势之人。

不等那边唐二爷出声,孟奇借着话头就冷漠严厉地道:若没有处罚,若一走了之就不牵连亲眷,岂不是鼓励大家不听家主的命令,出卖家族的利益如果你们回答是,那我立刻出门,去邺都斩杀几位王氏子弟

族人之中长房势力皆大声喊道:

对,二少爷说的是

二少爷言之有理,岂有接受家族庇佑,享受家族资源,却肆意行事,将家族陷入危险当中的道理

若不处罚唐恕,处罚他的亲眷,我看这个家就散了吧

家里的实权位置有数,唐二爷接管家中大权后,即使会拉拢长房势力,可也有自身的心腹需要安插,所以难免有很大部分依附长房的族人利益受损或觉得将来会受到冷落,正是满腹牢骚或忐忑却由于没有主心骨无法形成合力的时候,一看到嫡长子二少爷回来,长房自己人回来,当然就变得大胆,变得咄咄逼人,恨不得马上抢回失去的东西。

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他们对孟奇的话语几乎完全附和。

这种场合下,一旦有超过十个人鼓噪附和,就会带动起气氛,而长房里和其他房愿意支持嫡长子的何止十个

声浪阵阵,唐恕亲眷脸色发白,拿求肯的眼神看着唐二爷和唐七爷。

群情激奋之下,唐二爷明白若不说出个道理,强行以手中权力压下,或撕破脸皮。仗着手中强行镇压,唐景小子只要振臂一呼,立刻就能让自己变成势单力孤的代家主,能够指挥动的人只有少数心腹,拉拢的长老客卿和长房势力绝对会先看风头

毕竟都是自家人,争权夺利时恨不得对方死,可真正大规模地互相砍杀。谁会没点犹豫

尤为重要的是,唐景小子刀法惊人。难以测度,之前那一刀仿佛还压在自己心头,让自己顾忌,让自己游移

你想怎么处罚唐二爷决定先听听孟奇的意见,若不严重,就任由他去吧。

孟奇环视众人,示意大家安静,沉声道:唐恕亲眷,非直系的扣半年月钱和药材丹药。直系的废除武功,打发到庄子做杂事。

呼,倒吸凉气之声接连不断,这个处罚太重了

太重了吧唐二爷有点牙疼地道。

孟奇表情冷酷:就是要重,这次五叔和唐恕肆意行事让我唐家陷入生死存亡的关头,不重不足以警示后人

二少爷说的在理

就该重罚

唐恕是长老,为人也算不得和善。平日里总会积下些怨念,此时统统爆发,加上长房势力附和,声势颇为惊人。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