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不准碰本宫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梦魇

“钱美美,你这个臭·婊·子,居然敢勾引总裁?!”尖锐的声音直直的刺透她的耳膜。她看不清那人,只知道有一个女人在骂她。只是,她真的没有勾引总裁!

“钱美美,你知道毁容的感觉吗?那,很好玩的。被汽油桶炸得面目全非,然后半死不活的躺在**,哈哈哈……那会是什么感觉呢?”女子忽的大笑出声,笑的急了还被呛得咳嗽了几声。

屋内,浓烟四溢。钱美美只觉得自己呼吸愈来愈困难。

她想逃,却无处可逃。那间屋子根本找不到一个出口,忽的,她潜意识觉得某一个角落里有一个比狗洞还小的洞口。

等到她找到的时候,身后的汽油桶猛的炸裂……

“啊……”凄厉的喊声,刺破原本宁静的夜晚。同时刺痛了屋里屋外两个男人的心。

“染儿别怕,被梦魇着了?”子祈温柔的轻抚着满头冷汗的赋月染,方才,他怕她睡不安稳便想着来看看。哪知,她竟然被梦魇着了。

“银面,我没有勾引总裁,我真的没有!”赋月染一脸梨花带雨的拽着子祈的衣袖,“她为什么要毁我容,为什么要拿汽油桶炸我,为什么老天爷还有开玩笑把我变成才六岁大的赋月染,为什么,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呀?!”

七年来,从没做过这样噩梦的赋月染,委屈的直掉眼泪。

子祈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拥入怀中,一下下的轻拍着她的背。赋月染说什么,他听不懂。只是,毁容,呵……他的容不就是让人毁了吗?那种痛,他怎么会不明白呢?人有的时候不是不在意,而是,不能在意呵!

“染儿,只是梦,醒了就没事了,没事了!”噩梦醒了就没事了,只是,那血淋淋的现实呢?只有醉了,死了,才能没事吧?!

没有等到怀中人儿的回答,子祈将她抱离自己的怀抱,却看见月染早已满脸泪渍的睡了过去。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将她放回床榻上。

“二哥,金屋藏娇呢?”子诀倚在门沿上,一脸坏笑的看着屋里的二人。如果可以,他真想冲进去,将**的人儿抱的严严实实。连一条缝都不留给他的二哥瞧!

伸手,替她掖了掖被子。也在那一瞬,他不着痕迹的点了月染的昏睡穴。

“二哥,我明日就要去禀明父王,让他赐婚!”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n/wangyebuzhunpengbengong/19684.html

友情链接:顶点小说  哔哔读小说网  斗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