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七卷 第十三章 混沌战甲

“刚刚攻击本圣皇的人就是你吗?”颛桀不无怀疑的看着林风问道。

“没错,除了我之外,你认为还会是谁?”林风点头道。

颛桀在确定了林风就是刚刚攻击自己的人之后,不禁收起了一贯的冷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毕竟,能够仅凭一道能量攻击就可以突破自己的防御光罩,这绝不是寻常修真人可以做到的。

在场的所有人中,根据颛桀观察,只有飘鸿跟炫羽两人有这个实力而已,如今却又突然横空出世了个林风,颛桀不得不认真起来。更何况还有跟林风站在一起的那个与其面容相似的人,虽然还没有出手,不过看上去也不是弱者。

形势一时之间变得对颛桀不利起来,若是单单对付飘鸿两人,以颛桀的实力足可以强压对方一筹,立于不败之地。但是,现在颛桀面对的是接近飘鸿实力的林风,四人如果同时攻击颛桀的话,后果死非常严重的。

林风言罢并没有再继续理会颛桀,而是跟林君弈一同飞到了飘鸿和炫羽两位天尊的面前,林风面向两位天尊躬身道:“徒儿林风幸不辱命,在混沌空间中成功突破原有的境界,达成了两位师父的期望。”

林君弈同时道:“徒儿林君弈得悟天道,如今破关而出,对付颛桀的事情由我们一力承担!两位师父放心,颛桀犯下了滔天大罪,任谁都救不了他的!”

一旁坎普看到林风修炼有成回归了神界,连忙大喝道:“林风,你回来的正是时候,颛桀他杀了我们的师父姬朕!”

界离初同样扬声道:“林风,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一切都要等解决掉颛桀再说!”

林风看到了自己寻找已久的界离初,心中自然是充满了久别重逢的欣喜,不过。坎普的出言提醒,无异于让林风的心情瞬间跌到了谷底。自己的师父姬朕居然被坎普杀死了?怎么可能呢?这又是什么时候发生地事情?

心境复杂而又混乱的林风胡思乱想着,他不愿意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自己不过是进入了混沌空间修炼了一段时间,神界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林君弈何尝不为姬朕被颛桀所杀的事情而感到悲痛万分,数百万年的老友。就这么永远的离自己而去了。

想到以往相聚之时地点点滴滴。回忆地碎片拼凑着曾经地片段。不过。只是沉浸在无尽地伤痛中是无法让逝者安息地。颛桀是犯下了这一切罪行地罪恶根源。不让他永远地消失在神界。是绝对说不过去地。

“风儿。姬老哥是死在了颛桀地手里。我们自然要找他清算所有地前仇旧恨。为了神界中惨死在颛桀手下地神人们也好。为了解除掉神界目前最大地危机也罢。颛桀都是必须要死地!不要再悲痛下去了。杀了颛桀。让逝者地亡灵安息。还神界一片原本地安静祥和!”林君弈看着林风昂声道。

在听到了林君弈地一番激励地言辞之后。林风突然间醒悟了过来。自己就算是再悲痛欲绝。也无法让姬朕重新复活过来了。现在唯一要做地事情。就是全力将颛桀击杀于此。即使颛桀是不死之身。也要使用乾坤逆转封印将其永远地禁锢起来!

“你们把本圣皇当作什么了?可以随意玩弄于鼓掌之间地玩物吗?想要杀了本圣皇。哼哼!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地实力就胆敢口出狂言。尚未交手就先行断定了结果。先打败本圣皇再说吧!”颛桀冷笑道。

“既然你这么急着送死。那我也不好阻拦于你!风儿。清浊镜!”林君弈低喝道。

林风应声闭目双手各自划了一个半圆。立时就从林风地身后散发出了道道七彩缤纷地鸿光。在场地所有人都惊讶地看到。一位倾国倾城地绝美佳人就站在林风地身旁。刚才地鸿光也是这名女子所发出地。但是林君弈却说什么清浊镜。难道说……

其他人不认识清浊镜器灵青瑶。飘鸿跟炫羽可是认得的,当两位天尊看到青瑶居然跟随林风一同出现地时候,不禁愣在了当场。青瑶代表着神界第一圣器清浊镜,自己兄弟当初拼尽全力也没能将其收服。

可是,林风却在进入混沌空间修炼不久,便带出了青瑶为自己所用,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自己兄弟二人引为憾事的遗憾,却让自己的徒弟林风给实现了,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颛桀自从看到青瑶出现的那一刻起。就面色大变的紧盯着青瑶,眼神中充满了无边的愤怒、嫉恨、不甘以及杀意。颛桀万万没有想到。林风会从混沌空间中将青瑶带出,清浊镜有多大的威力颛桀非常清楚。

要不是自己在神界开创之初,便被飘鸿两人使用绝地封印禁制住,颛桀是不可能不去收服清浊镜这一神界至宝的。直到现在颛桀才算明白,在一开始林风破除自己防御光罩的那道鸿光,原来就是青瑶发出地攻击。

难怪攻击力如此惊人,连自己地防御都抵挡不住,吸收了亿万年岁月的混沌本源灵气,恐怕在神界再也找不到可以跟清浊镜相匹敌地圣器了。颛桀之所以会感到那么的不可思议,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够抵挡住清浊镜的攻击。

青瑶先是朝着飘鸿两位天尊所立之处微微点头致意,然后目光凌厉的锁定了颛桀,冷冷道:“颛桀,你我本都是混沌初开之时,天地自然所生的灵物,为什么你偏偏要违抗天命,要与飘鸿他们兄弟二人争夺天尊之位呢?以你的实力,即使做了神界的天尊又能如何?到最后恐怕也只是满足了你的一己私欲罢了!于人于己都没有丝毫的益处,反而还惹得天怒人怨,如今你把神界毁坏得不成样子,除了涂炭生灵之外,你没有做任何的有益之事!”

颛桀闻言狂笑道:“哈哈哈哈!青瑶!你不要在那里跟我说什么大道理,对本圣皇来说,整个神界只有我颛桀才有资格称得上天尊的名号,至于其他人,只是依附于我之下的蝼蚁之辈罢了!我要杀他们,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古往今来,有哪一个时代不是强者为尊?身为弱者,弱国不能让自己变强的话,就只配做强者的奴隶!除此之外,弱者别无选择!我就是因为深深明白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才会一心想要登上天尊之位的,你是永远也不会明白的!”颛桀沉声道。

“我的确不明白,天尊只是对掌控神界之人的尊称而已,难道你认为只要成为了天尊,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吗?神界并不属于任何一个人,而是属于生活于其中的万物生灵共同的居所。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一己私利,就算让你成为了新的天尊,你也是做不好这个位置的!”青瑶摇头道。

颛桀不以为然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你对天尊的见解不同,就让我们在实力上见个高下吧!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最终倒下的人是没有资格谈论天尊之位的!”

林风冷酷之极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颛桀,用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的低沉声音缓缓道:“杀我恩师者,虽强必诛!”

说完,林风和林君弈两人瞬间移动到了颛桀的身旁,用肉眼难辨的速度互相穿插围绕着颛桀疾速转动了起来。憧憧的幻影分身不停的变换着不同的姿势和速度,由于林风两人身穿混沌战甲,所以在一旁观看的众人只能看到一片黑白相间的人影把颛桀围困在了其中。

身着白色战甲的是林风,混沌战甲一套分为两件战甲,是在林风收服清浊镜的时候,青瑶赠给林风的。白色的战甲名为乾甲,黑色的名为坤甲,由于在混沌空间中吸收了亿万年的混沌本源灵气,所以这一套两件战甲都是圣器级别的战甲。

施展乾坤逆转封印之法,必然要使用天地之间的混沌之力,混沌之力是超越神元力更高层次的能量。如果不借用混沌战甲中蕴含的混沌之力的话,林风和林君弈是不可能施展出这么耗费混沌之力的封印之法的。

青瑶此时则是轻若无物的漂浮在颛桀的头顶正上方百米之处,双目紧闭,两手不停的结着奇怪的手印,并且不断的有玄奥难懂的古篆字从其手中结印而出,飞向正下方颛桀的位置。

在场的神王们没有一人能够看懂青瑶结出的手印,那古篆字也是难以看得清楚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只是从青瑶处涌来的无形压迫力却让众人难以承受,众人纷纷后退着,直到压迫力减轻了一些才停止飞退的身形。

两位天尊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林风和林君弈身穿的混沌战甲,以及青瑶结印而出的古篆字,让两位天尊心中同时想到,这莫非就是乾坤逆转封印之法吗?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