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六卷 第二十一章 风云变幻

玄灵神殿殿后栖霞阁

林君弈在此已经静静修炼了整整一百年,两大天尊对自己并没有有所偏袒,杀死甘云的惩罚就是参悟天道。一日不修炼至神王大圆满境界,林君弈就要始终呆在这里不能离开半步,两大天尊的话林君弈不敢不听。

就算心头有异议也不能说出来,谁让自己违反了两位天尊对神王的约束呢?换言之,两位天尊明显是要让林君弈突破到天尊级别的实力,好把身为天尊所有承担的责任分担给林君弈,现在刚好有这样的机会,他们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了。

用炫羽天尊的话说就是,林君弈命中注定要担此重任,神界不能始终是他们两位天尊来掌控,要注入新的血液。林君弈就是最佳人选,姬朕虽然也有做天尊的潜质,不过,一切都还要看个人的领悟能力。

谁先突破到神王大圆满的境界,那两位天尊就先为谁加冕,神界是炫羽,飘鸿两位天尊一手开创出来的宇宙空间,他们自然拥有让神王成为天尊的能力。前提是想要成为天尊的神王,必须达到神王大圆满境界才行。

偌大的神界之中,隐藏的高手无数,其中也不乏实力达到神王大圆满境界之人。而两位天尊偏偏选中了林君弈,这不仅仅是从个人修为上来考虑的事情,还有其他各方面的参照,选对了人,自然皆大欢喜。如果选错,那就不是可以重新来过的事情了,很可能会造成难以挽回的灾难。

两位天尊不可能把神界中所有的修真者都过滤一遍,那太费事,两位天尊也不会那么做。唯一简单而又轻松的办法就是,在神王中挑选新的天尊。一来所有的神王都是两位天尊眼看着成长起来的,互相比较之下很容易选出合适的人选。

林君弈和姬朕无疑是非常合适的人,各个当面都达到了两位天尊地要求,只是他们两人都只是神王后期的境界而已。还没有成功突破到大圆满的境界,因此还不能立即给他们两人加冕。会收两人为徒,也是两位天尊的先见之明。

即使身为两大天尊的徒弟,林君弈也是不知道其中内情的,毕竟,天尊是神界中实力最高地象征。林君弈就算再狂傲。也不敢妄想能够超越神界的开创者,两位天尊的。天尊的实力林君弈非常清楚,就算把神界所有的神王全部聚集在一起围攻两位天尊,恐怕也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单单是飘鸿天尊可以将时空逆转的能力,就足以把神王们瞬息之间全部毁灭,更何况还有炫羽天尊的万法自然的能力,任何形态的能量体都能为之所用。神王在其面前,根本就如同蝼蚁一般弱小,完全没有任何地反抗之力。

不过。凡事都有其好坏,两位天尊实力在神界之中确实无人可比,但是不代表就没有对手了。至少在圣兽荒原中。被封印沉睡着一头名为颛桀的圣兽,其实力就不在两位天尊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颛桀是和两位天尊同时降生在混沌空间中地圣兽。不同于两位天尊是人。而颛桀则是一头圣兽而已。圣兽天生就拥有无边神力。再加上吸收了混沌之初地鸿蒙灵气。整体实力就更加强悍了。

当初两位天尊合力劈开了遍布于混沌空间中地隔膜。方才开创了如今地神界。使得万物生灵。得以繁衍生息。但是。颛桀是神界中最早地通灵圣兽。它自然不会甘心依附在两位天尊地麾下。

由此和两位天尊之间展开了一场旷世大战。颛桀是不死之身。即使是以两位天尊地无上神力也无法彻底将其杀死。无奈之下。只好使用绝地封印地能力压制住颛桀。把它封印在位于圣兽荒原中地中心处。

颛桀是一个始终存在地隐患。两位天尊之所以想要林君弈尽快地接任天尊之位。就是准备施展空间转移之法。好把颛桀传送到异空间去。只是。此举太过冒险。一旦有所差池。不仅会失败。而且施展空间转移之法地两位天尊也很有可能会被吸入异空间去。

为了万无一失。两位天尊必须要选出最新地天尊来。以免神界失去了两位天尊地威慑存在。导致纷争四起。死伤无数。那是两位天尊最不愿看到地结果。最近一千万年来。压制颛桀地封印之力在不断地减弱。这也是让两位天尊头痛不已地问题。

绝地封印并不是随时都可以使用地能力。第一次对颛桀有效。也许第二次就没什么用了。颛桀并不是有勇无谋地莽撞圣兽。而是极其狡猾。心智也是深沉之极。被封印了这么多年。从封印之力地逐渐减弱就能够看出。颛桀已经找到了化解封印之力地方法。

只是因为封印之力过于庞大,颛桀需要时间来化解而已,两位天尊已经被逼到了必须使用相应对策的时候。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天苍神域是神界中最为神秘的地域之一,传说中的神界第一位神王,尧古就居住在其中。尧古的修为是所有神王中最高的,可是为什么两位天尊不选择他作为新地天尊人选呢?原因很简单,尧古地城府极深,就连两位天尊都看不透尧古的性格。

他们又怎么会找这么一个并不放心地人来做新的天尊呢?性格孤傲的尧古极少过问神界中发生的事情,也没有人敢随便去打扰他,方圆数百万里的天苍神域,就只有尧古一人居住于其中而已。

尧古是神界最早的修真者,他足足修炼了一千余万年才突破到神王的境界,但是让人不得不佩服的是,尧古完全是依靠自己对天道的领悟能力,自创修炼功法,修炼到如今的神王境界的。如此天纵之资,再加上千万年苦修的努力,尧古不愧为神王第一人。

神界中关于尧古的传说不多,但是每战必胜,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行事风格,让人对尧古产生了更加神秘的感觉。传说毕竟是传说,也不见谁敢去真正的跑到天苍神域中去寻找尧古的,为了确认传说的真实性送上自己的性命,神界中还没有这样的人物。

舜世此时就身在天苍神域之中,这里的天地灵气极其浓郁,是一个修炼的好去处。尧古倒是很会选择栖身之所,自己独占了方圆数百万里的天苍神域,他也不觉得孤独。都说修真者多是孤身一人,闭关修炼动辄就是千年,万年计算。

可谁曾想过,又有谁愿意始终孤身一人呢?修炼是枯燥寂寞的,但是为了修成大道,依然有数不清的修真者前赴后继的坚持走着修真之路。不达到目标,绝不轻易放弃,这也是修真者的通病。

执着于报仇的舜世,来天苍神域找尧古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借助尧古的帮助,去圣兽荒原打破绝地封印,放出颛桀出来。只有颛桀才是两位天尊的敌手,只要能成功放出颛桀,想要杀死林君弈等人报仇,就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舜世暂时控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放出神识,在天苍神域中扫视着。在神识即将覆盖整个天苍神域之时,一股强大无匹的神识反迫了过来,舜世的神识立刻就难再寸进,不过,这刚好是舜世的目的。

“舜世?你来我天苍神域做什么?”一个低沉的浑厚声音在舜世的耳旁响起。

“尧古大哥,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我是来专程跟你一聚的!”舜世寒暄道。

“哼!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找我,一定有非同一般的事情,如果你再假意客套的话,那就不要怪我赶你离开了!”

“什么事情都逃不过尧古大哥你的眼睛,我今日前来找你,的确是有要事相商,我可以见到你再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好!”

话音刚落,一位身材颀长,身着一袭白色长袍的中年人,出现在舜世的面前不远处。看其两道剑眉之下,一双光华内敛的眼睛炯炯有神,犹若刀削斧劈般的英武面容,透露出极为浓烈的阳刚气息。厚重如山的绵长气息自然散发而出,让人一见之就知道此人修为深不可测,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说吧!你找我到底有何事要谈?”尧古看了舜世一眼淡然道。

舜世不紧不慢道:“尧古大哥一定不知道,关于林君弈的事情吧?”

“林君弈?他以短短不到百万年的时间便突破到了神王境界,神界中有谁不知此事呢?”

“我要说的并不是此事,而是两位天尊收其为徒的事情,尧古大哥你就不知道了!”

“什么?两位天尊收林君弈为徒了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全然不知?”尧古满面惊异道。

舜世故意挑拨道:“我真是为尧古大哥你不值,想你论修为,在神界神王中当属第一。论资格,你又是神界第一位神王,两位天尊要收徒却跳过了你,我都有些看不过去了!两位天尊分明就是有意偏袒那林君弈,天纵奇才又如何?让人伤心啊!”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