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六卷 第十九章 飘鸿天尊

当林君弈的重拳击中甘云身体的时候,也是甘云身受重伤的时候,筋断骨折的清脆声音响起,甘云结结实实的挨了林君弈的一番攻击,毫无还手之力。

谁都能看出,甘云此次岌岌可危,形势对甘云来说,是万分不利的。正在跟姬朕激烈战斗的舜世,用眼角余光憋到甘云的情况之时,不禁恼怒起来。再不对其出手相救的话,恐怕要不了一时三刻,林君弈就会轻易的杀死甘云。

就好像为了证明舜世心中所想,原本就处境危险的甘云,被越战越勇的林君弈使用强大的灵魂之力,给再度控制了起来。肉身防御并不是甘云擅长,接连的遭到攻击之下,甘云撑不住了。

“啵

处于战斗中的空间稍微轻颤了一下,当舜世亲眼看到甘云的身体瞬间被震成粉末消失的时候,不禁目眦欲裂。不仅如此,林君弈同时还彻底毁去了甘云的元婴化神分身,断了甘云最后留在神界的联系。

这无异于断绝了甘云他日卷土重来的可能性,自然也让舜世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即使强如神王,却依旧躲不过被杀的命运。亿万年的苦修毁于一旦,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想到这里,舜世盛怒之下,不顾一切的冲向了林君弈,疯狂攻击起来。

姬朕如何肯让舜世跳过自己,去跟林君弈拼斗?想也不想的拦在了舜世的面前,与缠斗起来,两人实力相当,又都是以外功入道,将其境界修炼到极致之人,如今强强相遇,刚好棋逢对手。

林君弈不拘泥于以单对单的所谓道义中,如果不是自己出现的话,恐怕此时遭到舜世和甘云联手围攻的人就是姬朕了。对待这样的人,完全没有必要与其讲什么道义。一并合力除掉便是。

一个飞身上前,林君弈很快就进入了战斗圈中,和姬朕一同死死压制住了舜世的攻击。林君弈的肉身实力不弱于姬朕,两人合力对付舜世一人,结果自然可想而知。只有格挡之功而没有还手之力的舜世,立刻没有了原来地气势。

虽然还不至于立时落败。但是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就在林君弈抓准一个稍纵即逝的时机,一记蕴含着无坚不摧之力的重拳,就那么直接砸在了舜世的前胸上。

“嘭”的一声沉闷地巨响过后,舜世的身体被林君弈击打得快速向后退去,舜世全力施为之下,堪堪停住了身体不再飞退。不过看其面色难看的样子就知道,林君弈一定打伤了舜世,只是因为舜世的肉身防御极高。所以外表才看不出伤势情况来。

舜世强自忍住胸口地闷痛感觉。冷冷地看着面前地林君弈两人低声道:“今日会败在你们手中。我舜世自认时运不济。上天注定要让我和甘云兄弟双双陨落在这里。我也无话可说!林君弈。是你救了姬朕。同时也救了你自己!”

林君弈看了舜世一眼。不无感叹道:“我们并没有要杀你们之意。而你和甘云却有对付我们之心。如今落得如此凄凉下场。也怪不得别人!一切事端地起因说起来完全不值一提。我杀了甘云。两位天尊同样会责罚于我地……

还没等林君弈地说完。舜世出声打断道:“两位天尊就算知道了此事。恐怕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你在他们地眼中那么被看重。他们帮助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责罚你呢?真是荒唐可笑之极。可笑之极啊!”

“舜世!本天尊在你地印象中就是这般形象吗?”一个飘渺不定地声音在天地间来回回响着。没有人知道声音发自何人之口。也看不到有半条人影地出现。

林君弈和姬朕在震惊之余。互相对视了一眼。从眼神交流中不难看出两人所要表达地意思。林君弈完全是一副大事不妙地样子。甘云是自己亲手所杀。如今自己地师尊飘鸿天尊已经知晓了此事。今后林君弈地日子不会好过了。

看不到有人现身。并不代表舜世猜不到来者何人。从说话语气上来看。此人难不成是两大天尊中地其中一人吗?舜世刚刚想到两位天尊。就突然惊醒了过来。急忙躬身朝着虚空之处道:“舜世并非有意提及天尊。而是在神界天尊早就有言在先。神王之间不可互相拼杀。林君弈杀死了甘云神王。分明是他无视天尊地威严。明知故犯!望天尊明鉴!”

“你所说的一切本天尊都知道地清清楚楚,林君弈杀死甘云,我自然会责罚于他,不过舜世你不安心修炼,寻求进一步的修为突破,反而帮助甘云多生事端,你可知罪吗?”飘鸿天尊的声音平静中带有不可抗拒的威严。

舜世连忙道:“舜世知罪,请天尊责罚!”

话音刚落,舜世面前的虚无空间就诡异的一阵扭动,然后一道淡淡的白光闪过,舜世的身体剧烈的晃动了数下,然后停止了下来。看着舜世面色难看地样子,就知道,刚才的白光定然是飘鸿天尊对于舜世的责罚。

“舜世,为了给你一个教训,我暂时封印住你五成的能力,如果百万年内你不再犯错的话,封印会自动消失。但是反言之,封印会将你全部的能力封印,从此成为一个普通神人,神王的身份自然也就不存在了!你,可能做到?”飘鸿天尊不容抗拒道。

心如死灰的舜世,不得垂首道:“舜世谨遵天尊之命,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空间波动间,一位身躯雄壮如山,青色长袍罩体,面容冷峻,阳刚气势十足地中年男人出现在舜世和林君弈三人地面前。那种从其身自然而发的静如山岳,却又动如疾风地无边气息,让人生出一股只能抬头仰望的无力感。

此人便是神界两大创始天尊之一的飘鸿天尊,同时也是林君弈的二师父,因为炫羽天尊是飘鸿天尊的大哥,所以飘鸿天尊只能做林君弈的二师父。看到久违碰面的飘鸿天尊现身相见,林君弈和姬朕皆是上前拜道:“晚辈参见飘鸿天尊!”

舜世没有想到飘鸿天尊会突然现身,连忙效仿姬朕两人拜道:“舜世见过飘鸿天尊!”

飘鸿天尊挥手道:“好了,你们都起来吧!”

站起身来的林君弈垂首不语,心中暗想道:“二师父此次前来,除了要责罚我,恐怕不会有别的事情了。看来,我的处境不妙了,希望对我的责罚不会跟那舜世一样,封印能力实在是太痛苦了!”

“林君弈!你杀死同为神王身份的甘云,已经违反了我和炫羽天尊开创神界之初立下对神王的约束,你可知罪吗?”飘鸿天尊低喝道。

从失神中清醒过来的林君弈连忙道:“晚辈知罪,请天尊责罚!”

飘鸿天尊看了林君弈一眼,斥道:“明知故犯,罪加一等!你先随我去玄灵神殿,等到见了炫羽天尊之后,再一并处罚于你!”

“是,天尊!”林君弈恭敬道。

“舜世,你先回去吧!记住我今日对你说过的话,如果他日再犯的话,任谁都救不了你!”

“天尊叮嘱之言,舜世时刻不敢忘记,今后我会引以为戒的!舜世告退!”舜世沉声道。

舜世离去之后,飘鸿天尊看着姬朕道:“姬朕,你虽然未曾犯下大错,但是对坎普过于维护也是不对的!你以为依附在你的保护之下,坎普日后的成就还能有所突破吗?该放手时就要放手,不经过血与火的淬炼,是无法炼制出惊世神器的!”

“姬朕明白,天尊今日之言让姬朕茅塞顿开,我的确不能永远都做坎普的守护神,一切都还要靠他自己的努力才行!”姬朕缓声道。

飘鸿天尊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轻道:“我要回去了,炫羽天尊还在等着我,林君弈,限你一日内去玄灵神殿找我们,不要妄想可以安然躲过,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说完,破碎虚空而去,只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姬朕和林君弈两人。

刹午城是舜世管辖范围内的一座小城池,城中只有不到万人神界之人居住于其中,林风和坎普两人好不容易找到了这里,却几乎一眼便看尽了方圆不到二十里的城池。但是能够找到有人之处,也就意味着可以顺便问路,两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么一个好机会。

可是在问过了十余人之后,林风两人不禁大失所望,比说探听到界离初的消息了,这些人根本就不愿多理两人。无奈之下,也只好决定离开这里,与其在此浪费多余的时间,倒还不如继续寻找下去。

不过,在临走之前,两人无意之中听到别人口中说出的消息,却让两人吃惊不已。那就是甘云神王被林君弈神王所杀,就连飘鸿天尊都被惊动了。

闻听到这个轰动的消息,林风跟坎普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抓住了说话的那人,非要逼问出事情的原委出来。这个动作激怒了本就有些排斥外人的刹午城里的神人们,纷纷围住林风两人群起而攻之。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