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六卷 第十八章 星河宝鉴

“分明是依仗着你实力胜于甘云,才强行定下以输赢定论坎普的生死,姬朕,神界中护短护到你这种程度,你就不怕被别人耻笑吗?”舜世反唇相讥道。

姬朕知道舜世来者不善,便毫不在意道:“话已至此,看来舜世神王此行必定要为甘云报当日之仇了?”

舜世冷冷道:“是又如何?难道姬朕神王害怕了吗?还是拿出你的气魄,跟我全力一战?”

“我姬朕纵横神界数百万年,不知道曾经和多少人交过手,舜世神王可曾听说过我怕过什么人吗?既然做了,我就绝不会矢口否认,甘云的徒弟阐宣的确是我徒儿坎普所杀,有意袒护坎普的自然同样是我。不怕得罪你们说,坎普是我的徒儿,谁都不能对他动手!”姬朕面无表情道。

甘云闻听此言,不禁勃然大怒道:“姬朕!不要以为你实力够高就可以目空一切了,至少在我大哥面前,你还不配跟他大呼小叫的!一千年前我败在了你的手里,并不代表今日你仍然可以那么嚣张,有我跟大哥两手联手,你纵有通天之能也难逃此劫了!”

姬朕不屑的扫视了甘云一眼,寒声道:“这么说,你们早就决定好了要联手对付我,真是让人意外啊!堂堂神界的两大神王,居然要一起合力才敢对我出手,如果传出去的话,不知道颜面尽失的人究竟是谁?”

“任你巧舌如簧,今日一战,是避免不了的,姬朕,你认命吧!”舜世低声道。

场上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了起来,三位神王级别的高手对峙着,各自都散发出了极为恐怖的强大气势。尤其是姬朕,冷若冰霜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不断的积聚着体内庞大的神元力,准备应付舜时两人地攻击。

甘云显然没有沉住气。如今有舜世给自己撑腰,新仇旧恨在甘云的心头缠绕,急于报仇的甘云率先对姬朕展开了攻击。慈航玄光灯鸿光一闪便已出现在甘云的手中,黑白两道光芒飞射向姬朕,甘云一开始就想先用威力最大的极阴和至阳之力对付姬朕,可见其对姬朕的愤恨之心有多大了。

姬朕瞬息间在自己身体地周围布下了一个小范围的空间领域。将大量的神元力跟灵魂之力布于中,然后直接迎上了阴阳两道光芒。只见阴阳两道光芒好像受到了什么力量牵引一般,盘旋着在姬朕的体外快速旋转,转眼间的功夫,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舜世面色凝重的看着姬朕,心中暗道:“姬朕,难道你已经领悟到空间领域更高一层的控制力量了吗?能够把甘云发出的阴阳两道光芒轻描淡写间化解于无形,除了超出空间领域的至高能力,绝不会再有别地办法可以做到。”

甘云地修为在三人中是最低地。他自然不会像舜世那样有所联想。第一轮地攻击没有奏效。那就再加紧攻击就是了。不打败姬朕。甘云是不可能罢手地。

在甘云地全力催发之下。慈航玄光灯发出了极为炫目地七彩鸿光。七道不同颜色。不同能量形态地光芒同时笼罩向了姬朕。一时之间。红色地神火。透明地寒冰。紫色地电光。青色地神雷……全部在姬朕地眼前幻现幻出。挟带着无边威势朝着姬朕袭来。

当甘云认为姬朕定要伤在自己地绝招攻击之下时。奇异地一幕却突然发生了。原本七色光华地能量攻击。在距离姬朕十余米地位置被定住了。就那么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也不动。非常诡异。

舜世脸色陡然一变。缓缓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林君弈神王来了!时间掌握地那么准确。林君弈神王果然厉害!”

姬朕在甘云地攻击被定住地时候。就已经知道。林君弈来了。因为在神界中。除了林君弈地星河宝鉴之外。还有什么宝物可以将不同性质地能量体定住呢?

随着空间地一阵轻微波动。林君弈伟岸地身躯从姬朕地身旁出现。和姬朕点头示意之后。林君弈向舜世拱手道:“不知舜世神王在此。真是失敬啊!素闻舜世神王不问世事。喜欢在圣兽荒原中修炼。今日怎么突然驾临于此。有什么重要之事要办吗?”

“林君弈。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了!我大哥是来帮我对付姬朕的。识相的话你马上离开此地,一切好说。不然的话。将你一并解决于此!”甘云强装镇静道。

“喔?如此说来,舜世神王和甘云神王是来对付我姬朕老哥的,很不凑巧,我平生最见不得有人在我地面前对付我地兄弟。通常遇到这种事情,我是绝不会离开的,或者说,在没有把对手打败以前,我也不想离开!”林君弈不紧不慢道。

舜世挥手制止了甘云,然后看着林君弈淡淡道:“林君弈,我不想和你交手,你明明可以置身事外,为什么偏偏要趟这趟浑水呢?姬朕打伤了甘云,我前来找他报仇,这是寻常之极地事情,希望你不要逼我出手!”

林君弈冷笑道:“哼!甘云是你舜时神王的兄弟,难道我林君弈就不能是姬朕的兄弟了吗?神界中没有谁对谁错的事情,只有孰强孰弱的分别,今日此事我管定了!你们要联手对付姬朕,那我们同样可以合力击败你们!”

“看来此事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既然决定了,那就不要后悔!”话音刚落,舜世的身影便靠近了姬朕,乌黑长枪如同闪电般刺出,便欲当场击杀姬朕。“当啷”,姬朕手中多出了灵阳棒,挡住了舜世的攻击。

而甘云刚想要加入战团,去帮助舜世对付姬朕,林君弈便瞬移到了甘云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冷冷道:“你的对手现在是我,不要妄想去搅扰姬朕,等你打败了我之后再说吧!”

还没等甘云说话,林君弈身形疾动,一拳砸向甘云的身体。甘云举起手中的慈航玄光灯,再度催发出道道鸿光,攻击林君弈,面带轻蔑之意的林君弈,只是拿出一面造型奇异的六角铜镜,射出一道流星般的绿光,瞬间控制了甘云发出的鸿光。和之前被定住的攻击一样,悬浮在半空中不再动弹。

“你还不明白吗?慈航玄光灯虽然威力很大,不过一旦遇上了我的星河宝鉴,再想要显现出其威力,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林君弈轻松道。

甘云不信邪般疯狂的催发着慈航玄光灯,发出了数百道各色鸿光,如同漫天箭雨般扫射向林君弈。无奈之下,林君弈只是将手中的星河宝鉴来回翻转了几次,又是一道类似流星的耀眼光芒闪过,不出意外的,所有的攻击都被定在了半空中。

林君弈将星河宝鉴稍微往回轻移,然后猛然间朝着甘云挥去,定在半空中的数百道能量体无差别的全部笼罩了甘云。醒过神来的甘云在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抗了这些鸿光的攻击。

“哧哧哧哧

各色能量体破空的声音逐渐弱下来,碰撞的爆破声也趋于平静,甘云异常狼狈的站在距离林君弈不远处,怨毒的目光恨不得直接杀了林君弈。天地之间,自然万物都存在着相生相克的紧密联系,就好像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一样,没有什么宝物是无敌的。

甘云的慈航玄光灯虽然厉害,不过在林君弈手中的星河宝鉴来看,根本就不值一提。星河宝鉴可以控制天地间所有的能量体,但是有一个限制,那就是拥有星河宝鉴的修真者,其自身实力必须要超过其所控制的能量体威力才行。不然,就会被能量反噬,轻则伤及内府,重则心神被侵,走火入魔而死。

林君弈是一位神王,其实力自然要比慈航玄光灯所发出的能量体高的多,使用星河宝鉴控制这些能量体,实在是易如反掌。可怜甘云执迷不悟,非要与其一较高下,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不但没能胜得过林君弈,却反被自己所发出的能量体反攻,还好没有受伤,只是面子上却挂不住了。林君弈把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甘云如何能够受此恶气?盛怒之下,甘云把对姬朕坎普的仇恨全都转移到了林君弈的身上,即刻唤出一把长剑,杀向林君弈。

看到甘云暴怒的样子,林君弈知道,自己成功的激怒了甘云,下面再与其交手的话,就会容易多了。收起了星河宝鉴,林君弈自信无比的挥拳重重砸向甘云快速刺来的长剑,以肉身之力硬抗甘云的攻击。

“啪

长剑应声而断,甘云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君弈,想不到林君弈的肉身防御力居然达到了超越极品绝神器的境界。就在此时,甘云浑身一震,立刻满面震惊的挣扎起来。原来林君弈趁甘云失神的一刹那,成功的使用空间领域控制住了甘云。

无穷无尽的威压之力沉重万分的不断压迫着甘云的身体,林君弈没有丝毫的留情,一开始就用上了全力,甘云也感应出了,林君弈分明是想要致自己于死地。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