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五卷 第三十五章 强者为尊

“南盟时!你既然选择了逃避,那就是选择了放弃继续跟我交手的资格!你枉为天魔道第一高手的头衔,你们天魔道的其他人都给我听着,南盟时在和我的战斗中一败涂地,从此巅峰城再没有南盟时这个高手的存在,剩下的只是一个胆小鬼而已!”林风狂傲道。

就在林风话音刚落的时候,一个淡然的声音响起:“林风,我同样为有这样一个父亲而感到羞耻!不过,我会继续他跟你之间未完成的战斗,下一次的巅峰城首领的争夺,我会去找你的。”开口说话的人当然就是南缘复。

林风静静的看着南缘复,低声道:“我凭什么要相信你的话?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理由,对于没有信服力的说辞我是不会在意的。”

南缘复满眼皆是认真之色的对着林风道:“我对你的实力非常的佩服,我跟你之间的交手不仅仅是为了我父亲,换句话来说,我也是为了我自己的目的。你是我今后将要超越的榜样,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充分吗?”

林风闻言看了南缘复很久,转身沉声道:“好,我等着你挑战我的那一天,不要让我太失望!”说完,林风便瞬移消失在了南缘复的视线中。

南缘复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看着林风消失的地方道:“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巅峰城,城南一处普通的院落中。

炙魔君站在院中,对着房门紧闭的陈旧屋子道:“伦秋,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对我有着一些误解,不过,这一次我来找你,并不是要和你争辩那些陈年旧事的。如果现在连你都不肯出手帮我的话,那我就真的到了孤立无援的地步了!”

这时,一个极为冷漠的声音从屋中传出:“喔?曾几何时。巅峰城唯我独尊的炙魔君居然沦落到了孤立无援地地步?以你的实力,还有什么人会让你的地位受到威胁呢?”

“伦秋,你怎么说我都可以,只要你答应出手帮我杀一个人,从今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炙魔君低声道。

“嘭

房门突然之间碎裂了开来,从中走出了一位面貌冷峻。身材瘦削的黑袍青年。从其愤怒的脸上能够看出,此时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低声下气到这种地步。我想不到你为什么会如此自甘堕落。身为巅峰城第一人。你难道就不为此而感到羞愧吗?”伦秋怒声道。

炙魔君闻言突然苦笑了起来:“羞愧?我炙魔君傲立巅峰城数万余年。就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悲苦过!心腹手下地背叛。十二天煞地被杀。现在我居然做起了孤家寡人?你以为我很想要这样吗?付出了千万倍地努力才有今日地成就。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我地地位地!绝对不行!”

伦秋在听到了炙魔君地这一番肺腑之言后。沉默不语了起来。炙魔君说得并没有错。作为一个追寻天道地修真者。能够像炙魔君一样有今日地成就地确得来不易。不过一连串地沉重打击。让炙魔君陷入了极为被动地地步。

身为巅峰城地首领。手下接连被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深深地讽刺。炙魔君总不至于要自己亲自出手去对付林风吧?这不仅有失作为首领地威严。而且还容易落下话柄。伦秋非常了解炙魔君。如果不是当初炙魔君为了登上巅峰城首领地宝座。而出手杀了伦秋地好友地话。伦秋一定会是炙魔君最为得力地左右手。

“告诉我那人地名字。也许。这很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伦秋不无感叹道。

炙魔君略微诧异道:“最后一次?伦秋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伦秋看了炙魔君一眼,沉声道:“我已经感应到了九九神劫的临近,在百年之内,神劫必将降临。”

“伦秋你此言当真?”

“你认为我有骗你的必要吗?你一心执着于对无字天书渴望,反而忽略了修炼地真正意义,我比你先一步修成大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炙魔君沉吟了良久,缓缓道:“九九神劫极为凶险,你可有把握能够安全渡过?”

伦秋淡然一笑道:“修真者修炼终极天道本来就是逆天之事,能够有今日的成就全在我苦修得来。九九神劫是对我能否跨足终极天道最大的考验。没有人敢说自己有把握成功渡过神劫的。一切全在于自身的实力和机缘。我不会强求的。”

炙魔君闻言仿佛刚刚认识论秋一般,从上至下仔细的打量着伦秋的样子。奇异道:“伦秋,我一直以来都认为在修炼一道上我地成就并不比你低,事实证明,是我错了。你在修为上地境界要比我高出太多了,让我不甘心佩服你都不行。”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把你想要我出手对付人的名字告诉我,解决了你地这个后顾之忧,我就可以安心等待神劫的降临了。”伦秋低声道。

“这个人的名字叫林风,现身在城西。”炙魔君道。

“好,我记住了,你可以走了,很快在巅峰城就不会再有林风这个人的存在了。”伦秋对炙魔君下了逐客令。

炙魔君眼见自己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不再多言,瞬移离开了这里。

伏秋在炙魔君离去之后的同时,也消失在了原地。

林风回到了欧豪的居所,却没有想到林烨三人正在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归来,看到林风毫发无伤的站在三人的面前,林烨三人这才把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来。

听到林风把挑战南盟时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之后,林烨一脸威严道:“风儿,为师平日里并不反对你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过,我希望今后不要发生类似的事情了。你现在的修为的确比之前进步了许多,但是,风儿你要记住,冲动是很容易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的!”

林风在林烨的面前极为的老实,即使林风现在的实力要比林烨高了不止一个层次,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林风没有忘记这个最真的道理。

界离初看到林风吃瘪的样子,不禁窃笑起来,林风转过头去狠狠的瞪了界离初一眼,但是界离初却好像全然没有看到一般。欧豪在这时打圆场道:“大人,林风少爷他毕竟没有犯什么大错,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林烨轻叹道:“我何尝想要责怪他,只是凡事不能一意孤行,风儿,你可明白为师的用心良苦?”

“师父,徒儿知错,我一定会谨遵师父今日教诲,从今以后不再鲁莽冲动了。”林风知道林烨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才这样说的,一切都是基于关心自己。界离初饶有兴致的看着林风道:“林风,你知不知道?今日我跟林师叔在巅峰城打得那叫一个过瘾,那些所谓的高手简直是不堪一击,我甚至都有些怀疑点风筝到底有没有真正的高手了!”

“你少说一些大话憋不死你的,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从你体内的仙元力我就感应出来了,还剩下不到两成的仙元力,你说谎的时候倒是挺脸不红气不喘的。”林风不屑道。

立时为之气结的界离初乖乖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没想到炫耀不成,到还被林风一眼看穿,界离初顿时郁闷非常。林烨轻笑道:“离初,你想要哄骗风儿,也要说一个真实一些的事情,这种夸大其词的事情瞒不过他的。”

界离初无奈道:“我哪里知道他会这么贼?完全把我给看穿了,以后打死我都不会再自讨没趣了。”

林风故意调侃界离初道:“你自己分明就是想要在我面前炫耀一番,你的那点伎俩我还看不破吗?你的实力深浅我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在巅峰城你的确可以击败很多人,但是想要不耗费什么仙元力,是根本不可能的。”

看到界离初哑口无言的样子,林风跟林烨对视了一眼,大笑了起来,就连欧豪也受到了气氛的感染,放声跟着大笑起来。界离初强自忍耐了一会儿,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不过,这种轻松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林风感应到了修真者的气息锁定了自己,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非常不好受。林风连忙用仙识感应了过去,却看到了一个黑袍青年冷冷的看着自己。

林风瞬间移动到了黑袍青年的对面十余米处,沉声道:“不知道阁下是巅峰城哪一位高手,能否告知我你的名号?”

“我的名字你不需要知道,我只是要确定你是不是叫林风?”伏秋冷道。

“没错,我就是林风,你找我是要和我交手吗?”林风明显感觉到了伏秋对自己的敌意。

伏秋微微点了点头道:“你果然是一个难得的高手,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他要让我来对付你了!不客气的说,以他的实力想要杀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