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五卷 第二十八章 功败垂成

乾川在将要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双手猛地拍在地上,然后借助这一拍的力量反弹了起来,认真的看着古玄。

“真不知道我是该说你自不量力,还是以卵击石为好,凭你的这点微末之力也想来杀我大哥吗?你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古玄摸清了乾川的实力,冷声道。

“就算今日杀不了坎普,我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的!”乾川扬声道。

坎普饶有兴趣的问道:“既然你自己现在也知道没有杀我的机会,为什么你还要负隅顽抗?我想,在你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二字吧?”

乾川闻言看了坎普一眼,沉声道:“自从我大哥被焱帝所杀的那一天,我就已经立下了重誓,一日不杀了你坎普跟那焱帝,我是不可能会放弃复仇的!”

“哼哼!愚蠢之极,本以为你算得上是一个聪明人,可是没有想到你跟天界中的许多家伙是一样的笨蛋!在你想要找我大哥报仇之前,希望你能够先摸清楚自己的实力,不要以为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前来寻仇了,比你厉害许多的高人还有很多的!”古玄冷笑道。

“要打便打,哪里有这么多的废话可说!”乾川被古玄给激怒了,直接冲向了古玄立身之处,两道人影攸合即分,一道黑色的人影再度被击飞出去。当然,飞出去的人是乾川。

古玄面容冷漠的站在原处,就好像什么都发生过一样面不改色,坎普静静的站在一旁观看着场上的一切。坎普没有说话,只是在乾川被古玄再度击飞的时候,眼睛有悲哀之色闪过。很多时候,不是自己一定要杀人才能够泄愤,而是偏偏就有那么一些不知所谓的人来招惹自己,树欲静而风不止。坎普也很无奈。

这一次,乾川受了不轻的伤,因为古玄出手不轻。刚才被古玄一肘撞飞,就已经被古玄地攻击震伤了内腑了。古玄不屑的看着嘴角挂血的乾川,轻蔑地眼神肆意的在乾川身上扫视,

乾川此时的心境可以用心有余而力不足来形容,本来以为自己修炼到了仙帝的境界以后,杀坎普应该谁容易许多。可是,事实跟想象之间差距是很大的。眼前的坎普跟古玄就是最好的证明。

别说是杀坎普了,就算是让自己去击败古玄都不可能,双方地差距实在是过于悬殊,乾川甚至连古玄的一击都躲不过,还谈何杀死林风,为大哥乾墨轩报仇呢?

不过向来倔强地乾川强自站起身来。手中极为锋利地仙剑直指着古玄。随着仙元力地涌入其中。仙剑发出了微微地剑鸣声。古玄将黑色长剑斜垂于地。好像根本就没有把乾川给放在眼里。看到古玄狂傲地态度。乾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地那股强烈攻击地冲动了。幻出数道残影。迅疾地速度带起一阵强劲地气流。全力攻向了古玄。

在乾川手中地仙剑即将刺到古玄身体地时候。古玄却始终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处。仿佛入定了一般。这让乾川感到非常地大惑不解。

虽然不明白古玄地意图。但是乾川并没有因此就放弃了自己地攻击。仍然径直刺向了古玄。没有发出任何地声音。乾川轻而易举地刺穿了古玄地身体。可是在刺入地同时古玄地身体也消散了。

乾川暗道不好。自己一定是把古玄地虚影当作真身来攻击了。可是还没等乾川有所动作地时候。一股剧痛就从丹田处迅速传遍了全身。乾川惊骇欲绝地低头看向了自己地丹田之处。只见一截带有自己鲜血地黑色剑尖穿透了自己地身体。乾川知道。这是古玄地武器。

古玄微微一收手。“哧”地一声便把黑色长剑从乾川地身体中收了回来。然后移动到了坎普地身旁。看着摇摇欲坠地乾川在苦苦支撑着。

长剑从自己体内拔出地剧痛差点没让乾川立时倒下。不过。乾川硬是咬牙站住了。一瞬间。一幕幕地往事和影像在自己地眼前闪过。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真实。仿佛就在昨天。乾川知道。这是自己在死前地回光返照。面带苦笑地乾川自语道:“大哥。我没有能力为你报仇。就只好以死谢罪了。希望你不要怪我。我尽力了……”

高高昂起了自己不屈的头,神态傲然的遥望着远方,乾川的身体不动了。

坎普跟古玄同时脸色一变,瞬间消失在了原处,白光闪动,“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地动山摇了起来。乾川明知自己必死,便下定了要元婴自爆的决心,就算不能把坎普两人炸死,也要逼他们一回。

一转仙帝元婴自爆的威力可想而知,在方圆千里以内,都能够听到乾川元婴自爆之时发出的爆炸声。以乾川为中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直径十余里的大深坑,原本风景秀丽的青山绿水,此时一片狼藉。

完全被毁掉了从前的美丽,变成了在音耀星上随处可见的荒凉地带,坎普跟古玄两人虚立在高空中,相视无语。

乾川死了,带着浓重的不甘和不屈元婴自爆了,坎普在乾川死前的一刻,发现了其身上竟然有着一种跟林风极为类似的感觉,那就是明知不可为,去偏偏为之的性格。

对敌人,坎普从来就没有怜悯过,作为一名修魔者,最大的忌讳就是有妇人之仁。不能做到对敌人的冷血无情,想要修炼到至高的境界,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从古至今,有哪一个修魔者不是踩着敌人在一步步的修成天道的?

修魔者跟修仙者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修魔者杀人不需要任何的理由,而修仙者则常常要列举出一些敌人的罪责,从而光明正大的对其下手。坎普不屑于修仙者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虚伪,一直以来,坎普都对修仙者没有什么好感。

林风是个意外,坎普在最落魄的时候能够遇见林风,不能说不是坎普的运气,以及林风的机缘所至。就在坎普神游天外的时候,古玄苦着脸道:“大哥,这下可好,我们的住处就这样被夷为平地了,音耀星可是再也找不到如此美丽的地方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再去找一处用来做修炼的场所就是了,古玄你又何必执着于原来的木屋呢?”坎普淡然道。

古玄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郡澜星,巅峰城。

林风一行三人行走在巅峰城中,处处都能够看到眼神凶恶的修魔者,林风用更加凌厉的眼神四周扫视着,走了盏茶的时间了,林风三人却连一个像样的高手都没有见到过。这不禁让林风感到非常失望,难道说巅峰城的高手都在闭门修炼吗?

事实当然是不可能的,在这个修魔者圣地,哪里会有整日闭门修炼的修魔者存在,只是林风还没有遇到而已。没过多久,林风三人就发现了有些不妥之处,因为有许多见到三人的修魔者都满是敌意的看着三人。

很明显就能够看出,眼前的修魔者都是不怀好意的,林风暗想道:“巅峰城里的修妖者如此排斥外来的陌生人,该不会是以为我们是想要混入其中的奸细吧?”

界离初完全不吃这一套,上前冷声道:“你们这些混蛋!把目光都聚集在我们身上干什么?想死的尽管来,小爷我随时奉陪!”

林风看着界离初极度嚣张的样子,就好像看见了楚化韦的形象一般,真是一对天生的师徒,潜移默化之下,恐怕连界离初自己都不会承认他跟楚化韦有神似的地方。想到这里,林风又转过头看了自己师父林烨一眼,林烨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让林风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林烨不是修魔者,可是无论是行事风格,还是对敌人的铁血手段,都看出来他是一个修仙者。林风是修仙者的徒弟,但是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修魔者,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为奇特的现象。也只有像林风这样的怪胎,才可以同时修炼三种功法,而互相之间还不排斥。

巅峰城里的修魔者都是一些狂妄惯了的地头蛇,如今突然发现巅峰城来了三个陌生的家伙,以这些修魔者的修为是不可能看透林风三人修为的。界离初对众人的挑衅,无异于把众人心头的无名之火给挑起来了。

“你这个外来的陌生人,到底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巅峰城岂是你能够随意进出的?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没有什么见识,兄弟们,给我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巅峰城的厉害!”一个矮胖的黑脸修魔者大喝道。

其他修魔者刚想要一拥而上,就感觉到眼前一花,“砰”的一声,刚才说话的黑脸人便应声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一旁的墙上,把厚厚的城墙都撞出了一片凹陷。可见,出手的攻击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物。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