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五卷 第二十七章 乾川

“那好,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为了不让姬前辈失望,我现在要去修炼了,争取早日能够突破到魔神遁第六层的境界,渡劫飞升神界。”坎普朗声道。

辞别了坎普跟古玄,林风三人直接朝着郡澜星北部的巅峰城方向飞去,林风知道,自己的这一决定实际上是很有必要的。作为一名修魔者,没有在巅峰城跟其他魔道高手交过手的话,那并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修魔者。

为了再度历练一下自己,林风都不能不去巅峰城,界离初跟林风有着同样的想法,而林烨,则是完全跟林风生死与共。只是三人都不知道,此次的巅峰城之行,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云霜城,云霜殿中。

焱帝有些不耐的打断了靳之千篇一律的敷衍了事,沉声道:“我不想听到搜寻冷弘的踪迹,没有丝毫进展的消息,如果没有什么发现的话,你就直接说没有就行。长篇大论的说了那么多,结果还是没有什么头绪,靳之你能不能以后不要在这样了?我会越来越厌烦你的!”

靳之惶恐的躬身道:“大人,是属下无能,不能为大人分忧解愁,那冷弘就好像彻底从天界消失了。无论属下如何派人前去四处搜寻,可就是无法找到关于他的任何踪迹,属下猜测,冷弘很有可能是离开郡澜星了。”

“你跟随我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么就不能从自己的身上查找一下问题所在呢?那冷弘从私自携带无字天书逃离了巅峰城,到炙魔君派人去追杀他,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可能从传送阵离开郡澜星?下次你自己想清楚问题的关键在来向我禀报,类似的事情我不向再看到第二遍!”焱帝极为不快道。

看到靳之告退之后,慌不择路离开云霜殿的样子,焱帝长叹了一声,想要从冷弘的手中再把无字天书重新夺回,已经是希望渺茫了。如今之计,只能期望自己的手下。能够在炙魔君手下之前先一步发现冷弘了。

焱帝对此并不抱有很大的希望,因为有地时候。往往自己寄予的希望越大,最后反而失望就会越大。久而久之,焱帝也就不再如此了,毕竟,那种极度失望地滋味是很不好受的。

音耀星,古玄住处。

原本在青山绿水旁建造的木屋,此时一片狼藉。清雅别致的木屋变成了一堆断木,一名身着黑色长袍的青年男人站在断木旁。

冷漠而又高傲地眼神注视着远方。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人地到来。古玄地住处就是被这位黑袍青年所毁。从黑袍青年毁去古玄住处地手段不难看出其对古玄地仇恨之深。当然。古玄跟坎普是不知道这一切地。

乾川已经足足在此地等了数月地时间了。为地就是能够等到坎普跟古玄两人地回来。历尽千辛万苦寻找到了这里。却只是看到了空空如也地一处木屋而已。盛怒之下。乾川直接出手毁掉了古玄地住处。

报仇心切地乾川非常有耐心和毅力地守在这里。他知道。以坎普地性格是不会不回来此处地。焱帝上一次派出了那么多地修仙者高手。都没有把坎普怎么样。像坎普这样孤傲性格地人。是绝对不会为此就离开这里地。

也许乾川是对地。因为在日头西坠。晚霞满天地黄昏。乾川感应到了两股几乎微不可查。但是又霸气十足地气息向自己立身之处疾速靠近了过来。乾川一直保持平静地心境在此时极度兴奋起来。自从突破到仙帝以来。乾川还是第一次这么激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坎普跟古玄出现在乾川面前地时候。乾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地情绪了。一股浓烈地杀气冲天而起。紧紧锁定了坎普地身影。

坎普跟古玄两人在看到眼前地一幕之时。甚至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地眼睛看花了。在天界居然还有人能够嚣张到这种地步。不仅毁去了古玄建造地木屋。而且还肆无忌惮地守在原处。等着自己两人地归来。

眼前地黑袍青年紧盯着自己的样子,让坎普感到了有些不舒服。那种极度忿恨,以及恨不得把自己杀之而后快地森冷眼神,坎普还是第一次看到。不过,古玄现在的心情就跟坎普大为不同了,因为古玄难得在音耀星选中了这片风景极佳的地方。

曾经作为修炼只用,在此居住了两万余年,虽然木屋并没有什么奢华的地方,不过古玄毕竟是当作藏身之所,如今被人在一夕间给毁掉了,古玄愤怒的心情可想而知。

“木屋是你出手毁掉的吗?”古玄的声音平淡,但是却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坎普知道,古玄不到动了真火的地步,是不会用这种语气跟别人说话的。看着黑袍青年一副没有听到古玄问话的样子,坎普就知道,古玄的怒火即将爆发出来。

“我再问你一次,木屋是不是你出手毁掉的?”古玄略微升高了自己的声音。手机快速阅读:à.1 .n 文字版首发

乾川在听到了古玄第二次的问话之后,毫不在意道:“是又怎么样?毁掉你的木屋只是我随手所为而已,如果你还有第二处的话,我一样会将其毁掉的!”

古玄大笑道:“哈哈哈哈!果然是够狂!我古玄纵横天界数万年,倒是真还没见过几个人比你还要狂的,只是,你会因为今日的狂妄而送掉性命的!”

“是吗?我也很想跟你痛快的大打一场,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现在只想先杀了我的仇人坎普,至于你,随后我会和你交手的。”乾川淡淡道。

坎普闻言仔细的大量了一番乾川,不解道:“仇人?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仇人了?我曾经杀过你的亲人或者朋友吗?”

乾川怨毒的眼神仿佛曾够刺穿坎普的身体一般,在狠狠的瞪视了坎普片刻之后,乾川寒声道:“你的确没有亲自出手杀死我的大哥,但是,我大哥却是因为你的原因死在了那焱帝的手中。你敢说,我大哥的死跟你没有关系吗?”

“你大哥是被焱帝所杀?你大哥的名字叫什么,虽然我并不在乎出手杀了你,但是你还是说清楚一些为好,我不想被一个死人冤枉。”坎普沉声道。

“我大哥的名字就是乾墨轩,我叫乾川,这下你想起来了吧?当年你盗取了焱帝的无字天书,我大哥奉焱帝之命前去追杀你,结果并没有从你的手中把无字天书夺回,回来天界之后反而被焱帝当场杀死。我不来找你坎普为大哥报仇,你认为我还能去找谁?”乾川一字一句道。

坎普这才明白了过来,眼前的黑袍青年乾川就是当年追杀自己的乾墨轩的二弟,怪不得乾川口口声声说要找自己报仇,乾墨轩的确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被焱帝所杀,乾川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对自己的仇恨。

古玄当然也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乾墨轩被焱帝所杀的消息,古玄比坎普都知道的清楚,因为当时坎普身在无极星凡人界,天界里的事情知道的并没有自己多。当年由于躲避焱帝的追杀,自己逃到了音耀星,在后来自己前去打探消息的时候,才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坎普已死,而乾墨轩也被暴怒的焱帝当场击杀的消息。

“想不到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你还一直都在为此事痛苦着,你大哥乾墨轩是因为跟错了焱帝而死,你却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我大哥的身上,我看你还真是一个笨蛋!”古玄不满乾川之言,喝斥道。

乾川无视了古玄的话,反而在此时大量的运转着体内的仙元力,准备向坎普施展致命一击。古玄眼看乾川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所说的什么内容,熊熊燃烧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了,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黑芒电闪,幻出一道道迷蒙的剑影,攻向了乾川。

坎普没有阻拦古玄,也没有必要去阻拦,既然是敌人的兄弟,那自然就是自己的敌人。且不说乾川出手毁掉了古玄的木屋,就单单是敌人的兄弟这一条,古玄就可以将其当场击杀,以古玄的实力,做到这一点还不算是什么难事。

古玄的贸然出手,让乾川有些意外,本想一心对付坎普的乾川,根本就不愿意把多余的精力浪费在古玄的身上。不过,在古玄的攻击临身的时候,乾川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是太过轻敌了。古玄的修为比自己高了不少,但是自己竟然完全都没有发觉,如今仓促迎击之下,乾川格挡的十分狼狈。

“叮叮

“嘭

乾川勉强挡住了古玄的黑色长剑,但是却没有躲过古玄的回旋踢,直接被瞬间踢飞了出去,就连护体的仙元力也在受到古玄攻击的同时被破掉了。

两人之间实力的差距不小,乾川只是一转仙帝的修为,而古玄则是六转魔帝的修为,乾川想要击败古玄,根本就是在白日做梦。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