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五卷 第四章 星云幻海(上)

就在这时,林风突然感应到了许多股凶悍暴虐的气息,疯狂的向自己立身之处涌来,林风连忙向四处望去,当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一幕之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片海域突然聚集了大量的凶兽,外形极为凶恶残忍,但是这些凶兽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眼睛变成了嗜血的红色。林风大概也能猜出,很可能这些凶兽就是自己刚刚杀死的那头凶兽,所流出的鲜血引来的。

界离初跟林烨两人也被眼前大量聚集的凶兽给惊呆了,还以为刚才林风所杀的就算是庞然大物了,可是没想到跟眼前的凶兽们一比,林风所杀的凶兽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林风的双眼有一丝杀机闪过,低声道:“师父!离初!如今我们就算是想要原路返回也是不可能的了,倒不如放开手脚跟这些怪物拼了!”

界离初闻言神情兴奋道:“好!刚才让你先动手杀了一头,我们来比试一下看谁杀得速度快,数量多!”

说完,便唤出幽焚剑,直接挥洒出数十道剑气,杀向了眼前的一头距离比较近的凶兽。林风当然不会落后于界离初,后发先至进入到凶兽的包围圈里,唤出至尊分身,酣畅淋漓的对凶兽攻击了起来。

林烨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林风两人就已经飞身跟凶兽激烈地厮杀了起来。微微的摇了摇头,数道残影划过空中,林烨的重拳实实在在的落在了一头巨大凶兽的身上。

可能是受到了血腥味的刺激,凶兽们悍不畏死的攻击着林风三人,但是林风手中的天鸿刃舞动出挡者披靡地森森刃芒,就算凶兽的体型巨大,皮糙肉厚。可是一旦遇上了天鸿刃,皆是迎刃而解。死状凄惨。

前面地凶兽不断被杀,后面的凶兽不断涌来。有的凶兽甚至撕扯起了其它已经死去的凶兽尸体,大快朵颐起来。林风根本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压力,凶兽的数量虽多,却没有能够抵挡住自己的天鸿刃一击的。

看着后面的凶兽在互相争抢自己同伴地尸体,林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戏谑的轻笑,凶兽到底只是只懂得捕杀猎物,用来果腹地兽类而已。遇上自己,只能说是这些凶兽时运不佳,敢把自己当做猎物来攻击。结果很明显是可以预见的。

林风跟至尊分身不分彼此,实力也是不相上下的,再加上手中的天鸿刃的锋锐。就算是不将魔血能量灌注入天鸿刃,也没有凶兽是林风的一合之敌。很快,在林风面前就不再有能够继续游动地凶兽了,林风随意的看了另外一边的界离初一眼,轻笑了一下。

界离初早就看到林风已经解决掉了他那边的凶兽,不禁有些无可奈何。自己的击杀凶兽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可是跟林风这个怪胎相比,简直就是慢到如同步履蹒跚的老叟,跟健步如飞的青年同样的差别了。

当界离初面前地最后一头凶兽被其手中地幽焚剑贯穿头部的时候,林烨也刚好结束了自己地战斗。

林风收回了至尊分身,面向界离初故作淡然道:“离初,承让了,这一次看来是我赢了!”

“我现在有些后悔自己会提出跟你比试的想法了,今后再也不会了,林风你实在是不能以常理推论。我怕了你了!”界离初神色郁闷道。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互相挖苦了。我们现在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了,是继续前行。还是就此转身按原路返回?”林烨此时出言提醒道。

林风豪气干云道:“师父,当然是继续前行了,我们既然是在历练,那就不必担心前方会有未知的危险。不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是永远都不会得到真正的进步的,实力也就更不要说会增强了!”

“林师叔,林风说得很对,几头凶兽而已,根本不足为惧!”界离初傲然道。

林烨的眼神扫视了两人一眼,原本严肃的表情马上变为了无奈的苦笑:“我早就知道你们一定会这么说的,也罢,也许是我过于谨慎了。有的时候,还是凡事由它发展为好,一味的控制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三人在大笑声中继续向星云幻海的深处飞去,只留下漂浮在下方海面的足有上百头凶兽的尸身。林风三人并不知道,他们杀死的这些凶兽,是方圆万里以内的全部厉害的凶兽了,当然,真正厉害的凶兽还在星云幻海的更深处。

“哈哈哈!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听了楚老哥你的一番独到的见解,马上就让我茅塞顿开,困扰了我上万年的问题今日终于得到了解答!”坎普大笑道。

古玄在一旁听得是云里雾里的,对于阵法本来就没有什么建树的古玄,听不懂楚化韦跟坎普之间在阵法一道上的交流也是很平常的。毕竟,他们两人的阵法修为,在整个天界也是可以排在前三的。

楚化韦不无得意道:“你坎普老弟肯踏遍郡澜星来找我,我当然不能让你失望了,说句不客气的话,以我楚化韦在阵法一道之上的造诣,还没有什么问题能够难得住我。”

坎普极为赞同的点头大笑,楚化韦的确可以如此的嚣张的夸赞自己,真正有实力的人都是自傲的,这一点坎普也是一样。

如果界离初在场的话,楚化韦绝对不会这么嚣张的,因为界离初会毫不犹豫的当场拆楚化韦的台,让其难堪。也许,界离初就是纵横天界的奇人楚化韦的命中弱点,即使在别人的面前楚化韦再狂傲,界离初一现身,楚化韦立刻就会为之泄气。所谓万物之间的自然定律,一物降一物的自然法则也不过如此。

“楚老哥,你说林风的阵法修为已经到了第三层,仙返的境界,林风他真的是只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就突破的吗?”坎普疑惑道。

楚化韦听到坎普提到林风,不禁眉飞色舞道:“你的这个兄弟还真是让人意外,他不仅运气极好,天赋也是非常高的。不管是在炼器还是阵法上,我在天界见过了那么多的出众人物,就是没有见过比林风的领悟力还要更高的人。林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胎,就连我的徒弟也是不如他的。”

“我大哥结交的兄弟,怎么可能是个弱者?楚老哥你太少见多怪了!”古玄得意非凡道。

楚化韦闻言瞄了古玄一眼,故作不解道:“坎普的眼光厉害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知道古玄兄弟你怎么样啊?我怎么感觉坎普好像看走了眼,你也并不是很特别,他怎么会跟你称兄道弟的?”

古玄立刻为之气结,楚化韦是什么人?在天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奇人,虽然修为高深,但是性格古怪,古玄跟他斗嘴,那是在自讨苦吃。

坎普无视了古玄的求救眼神,把头转向了一边,装作没有看到。古玄明知道坎普是在装糊涂,但是这个哑巴亏自己也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楚老哥,你说你徒弟跟我那林风兄弟一同离开了拂苍山,你可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林风了,经你提起,我倒是很想跟他见一面,看看他到底变强了多少。”坎普随意道。

“他们的行踪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知道,我徒儿跟林风一同到四处去历练,绝对不会有什么差池的。林风这小子我很喜欢,性格直爽,挺对我的脾气的。”楚化韦平声道。

“原来是这样,打扰楚老哥你不短的时间了,我们兄弟就先行告辞了,他日我们有缘再见!”坎普向楚化韦告别道。

楚化韦笑道:“坎普兄弟,你我一见如故,以后要是闲来无事的话尽管来此地找我,恕不远送了!”

坎普跟古玄同时向楚化韦拱了拱手,两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楚化韦稍显落寞的站了许久,坐了下来。

对于天道的追寻是没有尽头的,修炼的程度越高,就越会感觉到自己距离真正天道的遥远,这也许就是身为高手的寂寞,所谓高处不胜寒的意境便是如此。一离开了拂苍山,古玄便埋怨了坎普:“大哥,那楚化韦刚才对我说的话分明是在指桑骂槐,大哥你也是,竟然能够忍得下那口气?”

坎普低笑道:“你心中有气要发泄出来,为什么不去跟楚化韦理论一番?对着你大哥我发火,你可真是失礼!”

古玄垂头丧气道:“大哥你这明明就是落井下石,不帮我对付楚化韦就算了,竟然还帮着他压制我?”

“你这小子,楚老哥也是跟你开玩笑而已,你辩不过他也是寻常之事,楚老哥是什么人?他在天界是出了名的人物,你跟他做对能占到便宜吗?”坎普扬声道。

坎普的话古玄也明白,可是偏偏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古玄第一次吃瘪,那感觉当然很不好受。但是有没有别的办法找回场面来,只好作罢。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