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四卷 第四十一章 所谓高手(上)

不然的话,就无法掌握阵法中的精要,所谓提升阵法一道上的修为境界,是没有什么可以投机取巧的地方的,一切只能依靠自己。

无从下手的辛卓就算明知道林风身在拂苍山中,却不能将其怎么样,可是就这样无功而返,实在难以让自己接受。于是,辛卓便带领着众多手下,死守在拂苍山,不信林风会永远不出来。

不知不觉,林风师徒已经在拂苍山渡过了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之中,林风在阵法一道上的修为大有长进。在界离初的帮助以及林风自己的领悟之下,林风现如今已非昔日吴下阿蒙,阵法境界也突破到了仙返的境界,其进步速度令界离初都为之汗颜的。

楚化韦更是将林风惊为天人,大呼林风是天纵奇才,纵观在阵法上有所成就的人物,还从来没有哪一个人会比林风的进步速度再快的了。

现在的林风,就算没有别人的帮助,也可以依靠自己在阵法之上的造诣,自行通过拂苍山外的幻阵了。至于迷途幻境以外的幻阵,自然也不在话下。

来到拂苍山也有一段时日了,林风师徒认为到了该离开这里的时候了,楚化韦当然不肯轻易让林风走,他还想要林风继续跟随他参悟炼器跟阵法之道。林风许下日后了解了自己的心愿之后,必将再回来拂苍山,楚化为闻言这才肯放林风离开。

界离初跟林风在并肩作战中。已经结下了深厚地友谊,林风现在要离开,界离初自然也跟着林风一起离开了。楚化韦即使不愿意也不能拿界离初怎么样,毕竟。没有经过一番历练,雏鹰是永远也不会成为雄鹰,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

假如一直把界离初留在自己的身边,就好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经过了风吹雨打地残酷考验,最终才能吐露出傲人的芬芳。世间万物如此,想要成为一位真正的高手也需要如此。

可是让林风等人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一出幻阵,就要遇见了旧相识----辛卓。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辛卓此时看到苦苦等待的林风终于现身。内心压抑了许久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了,即刻就狂烈的爆发了出来。

“林风!你在霾邪城我何曾亏待过你,没想到你居然做出了杀我爱子,夺宝而逃的卑鄙之事,你现在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吧?”辛卓怒气冲冲道。

林风冷笑道:“什么?我夺宝而逃?你这明明就是恶人先告状!骗取我手中的青灵晶矿不成,你就想要强行夺取。幸亏我还有些底牌没有让你知道,不然的话当日能不能从霾邪城安然离开都还是个问题!”“林风说得没错,辛卓。你没有想到我们两人地实力居然会大大超出你的意料之外,可惜你的四个傻儿子,临死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其实是做了你的探路石,真是可悲而又可怜啊!”界离初出言讥讽辛卓道。

辛卓差点没被界离初跟林风两人的一唱一和给气得昏死过去,强压下自己心头的丧子之痛,辛卓用不带有任何一丝感情的冷漠声音道:“不论死活,只要是能够擒下林风的。霾邪城中地宝物任其挑选!”

辛卓充满了**力的话语刚落,其身后的众多修妖者便立刻疯狂了起来,为了能够得到一件仙魔器,这些修妖者可以不顾生死的去卖命。更何况辛卓说出了刚才的一番话,已经足够这些贪婪的修妖者为之癫狂了。

林风故作无奈的跟界离初对视了一眼。就要出手击杀眼前一窝蜂般涌上来的众多修妖者,这时,突然从自己地后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们这些杂鱼,竟然敢在我楚化韦的住处捣乱!我看你们是都活得不耐烦了吧?”楚化韦满脸怒色的闪身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辛卓当然知道楚化韦是何许人也,只是一直不知道拂苍山就是楚化韦地修炼之所,便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上前一步,沉声道:“晚辈不知是楚前辈在此处修炼,冲撞了楚前辈。还请楚前辈见谅。”

“趁我还没有发火赶紧给我滚开!你们还有保住小命的机会!”楚化韦根本看也不看辛卓。极其狂傲道。

辛卓的身影却没有动,只是继续道:“楚前辈。我们绝对没有跟楚前辈你做对的意思,只是这林风跟界离初两人杀我爱子,夺我宝物,我不得不前来对付他们,还请楚前辈你能够行个方便。”

楚化韦看辛卓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一再的挑战自己的耐心,不禁勃然大怒道:“什么?你想要在我的面前杀我地爱徒跟林风?你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地?我可以亲自来教教你。”

站在辛卓旁边的单又玄眼看就要激怒楚化韦,连忙谦恭道:“楚前辈您先不要生气,我们并不知道界离初就是您地爱徒,要不这样,您只要不管林风,任由我们自行处置,那我们就绝不打扰您在此地清修了。”

楚化韦的身影瞬间一动,下一刻就到了单又玄的面前,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反应的单又玄只看到眼前一花,然后身体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所有的人都看到楚化韦抬手之间就轻易的将单又玄给扫飞了起来,然后手掌虚虚的一爪,单又玄的身体就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情况下,化为粉碎消散在半空中。

没有人敢在说话,单又玄可以说是霾邪城的第二高手,实力仅次于城主辛卓,是一个拥有七转妖王修为的修妖者,如此的高手,竟然连楚化韦的随手一击都抵挡不住,那么其他人还有跟其交手的必要吗?

辛卓的脸色瞬间大变,楚化韦如入无人之境的轻易击杀了单又玄,就算以自己八转妖王的实力和楚化韦交手也是徒劳无功的,看来今日想要杀死林风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无奈之下,辛卓只好忍住了自己的满腔怒火,略微拱手便要离开。

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辛卓既然已经得罪了楚化韦,如今再想要离开就没那么容易了。

楚化韦阴测测的笑道:“怎么?被我出手杀了一个喋喋不休的家伙你就害怕了吗?你当我这里是客栈,随你心意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辛卓低声道:“那么楚前辈你的意思是?”

“自己打自己一百个耳光,我也许会心情变好,说不定就会放过你们这帮混蛋的!”楚化韦懒洋洋道。

林风当然很清楚楚化韦的实力之强悍了,单又玄分明是自寻死路,不过看着楚化韦故意捉弄辛卓的样子,林风心下不禁窃笑起来。要怪只能怪辛卓不开眼,惹谁不好,偏偏惹上了楚化韦这个难缠的奇人。

除了自认倒霉,辛卓没有别的办法,林风如是想。

楚化韦的话音一落,辛卓的脸色便一阵红一阵白起来,楚化韦这明摆着就是在捉弄自己,照办自己今后将再也没有脸面在迷途幻境立足。但是,如果不照办的话,自己又没有打败楚化韦这个老怪物的可能性。

思前想后,辛卓的心中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自己有先祖留下来的一枚令牌,可以随时随地,不管在任何的情况之下让这个人救自己一次。虽然此人即将渡劫飞升,可是碍于跟先祖的承诺,他应该不会食言的。

想到这里,辛卓挺起了胸膛,从怀中拿出了一块样式古朴的玄铁令牌,用传音球传音道:“申游前辈,失态紧急,请你速速前来救我于危难之中!”

然后毫不畏惧的看着楚化韦道:“楚化韦,你不要一再的咄咄逼人,别人怕你,我辛卓可不怕你!”

楚化韦刚想看辛卓自打耳光的好戏,没想到辛卓竟敢对自己出言不逊,不禁稍微愣了一下,接着大怒道:“既然你存心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一旁的林风师徒跟界离初,也是非常不理解辛卓故意惹怒楚化韦的行为,这无异于自寻死路,所有的人都知道,辛卓是绝无可能打败楚化韦的。但是辛卓的言行分明是有所倚仗,难道说辛卓还有什么杀手锏尚未使出吗?

很快,这个场上所有人心中的问题就得到解答。

楚化韦挥手间朝着辛卓攻出的一缕似弱还强的仙元力,被一个容貌极其英武的人轻易的挡住了,没有人知道此人是何方神圣,只有林风一人大惊道:“申前辈!”

来人就是林风出入迷途幻境之时认识的申游,林风早就该想到辛卓有所倚仗的其实就是申游,霾邪城哪里还有更加厉害的高手存在,唯一能够出手保护辛卓的人也就只好申游一人而已。

林风的这一声申前辈,让所有的人都立刻想到,林风一定认识这名叫申游的人。由于之前曾经听林风提起过申游这个神秘人,但是林烨跟界离初并不知道申游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现在,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隐世高手。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