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四卷 第三十七章 楚化韦(上)

辛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总有一股心神不宁的感觉,还不时的伴随着轻微的刺痛,从来没有过这种奇怪的感觉,辛卓感到非常的奇怪。

难道说是自己的四个儿子出了什么事情吗?辛卓不禁有些担心起来,虽然自己在自己儿子的面前始终是一副严厉庄重的样子,可是为了要维持城主的威严,辛卓不得不这样做。

这时从霾邪殿外有一个人疾步走了过来,不是别人,辛卓抬头一看,是满面沉重而且焦急的单又玄。

辛卓奇异道:“出什么事了?会让你如此惊慌失措?”

单又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沉痛道:“城主,我要告诉你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四位少主的灵魂玉牌全部都碎裂了!”

单又玄带来的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立时就把辛卓给劈得当场愣住了,灵魂玉牌代表的是对应主人的生命,玉牌碎裂就意味着玉牌主人已经死去了。这让辛卓如何能够接受?

一下子失去了四个儿子,辛卓此时的心情也可以用跌入谷底来形容,原本以为派出四个儿子加上那么多的手下,制住林风跟界离初两人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是,残酷的现实就摆在面前,自己的四个儿子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自己吗?

辛卓没有说话,而是身影瞬间消失在了霾邪殿中,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必须要亲自去证实一下。

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情景,遍地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修妖者的尸体,这些都不是辛卓所在意的,直到辛卓亲眼看到了辛临跟辛庚的化为本尊的尸体,辛卓才忽然明白过来。让自己感到心神不定以及心痛的感觉到底代表着什么,那是父子之间的心灵感应啊!

虽然没有看到大儿子辛册跟三儿子辛敦地尸体,不过辛卓可以肯定。他们一定也是凶多吉少,否则他们的灵魂玉牌不可能全部都碎裂了。

单又玄带着大批霾邪城手下也来到了这里,但是都被眼前犹如血狱修罗场一般的惨烈景象给震撼住了,这么多人。而且他们可是跟着霾邪城的四位少主一同前来地。真不知道林风跟界离初两人到底有多强的实力,竟然以两人之力杀死了这么多人。

辛卓缓缓一字一字道:“把所有能够动用起来地人都派出去。告知迷途幻境的其他所有人,只要能够提供林风地准确位置给我。我就送给他一件上品魔器。能够抓住或者击杀林风的,霾邪城里的一切任其选择,杀子之仇,我辛卓必将十倍奉还给林风!”

“是,城主!”单又玄连同在场的所有修妖者异口同声道。

霾邪城东部。此时在空中有两道人影并驾齐驱,飞行的速度极为地快速,好像在拼命追赶,又好像在躲避着什么人的追击一般。

没错,这两人就是在霾邪城。将辛卓的四个儿子以及一众手下当场格杀的林风跟界离初,在天界里没有谁错谁对,只有强者跟弱者的区别。

辛卓大意之下让四个儿子前去对付林风,可是没有想到居然反被林风将其全部击杀,轻敌倒在其次,林风地真正实力不能不让其感到心惊。

之所以林风两人会选择朝着东部飞行,最大的原因就是在东部两百万里的拂苍山上,有一个人就居住在那里,这个人的名字就叫做----楚化韦。

界离初好歹也是楚化韦唯一的亲传弟子。虽然界离初没有承认。可是师徒关系毕竟是真实的摆在那里的。现在两人惹上了霾邪城城主辛卓,也只有暂时去楚化韦那里去避一避风头了。现在两人体内的仙元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而且还都受了不轻地伤,不找个安全地地方静养一下,是非常危险的。

在两人地全速飞行之下,半日之后,终于来到了拂苍山地界。

界离初看着林风,叮嘱道:“你的魔神器千万可不要在楚老头儿面前拿出来,一旦让这个老疯子看到,他绝对会出手抢夺的。对于炼器,他已经痴迷到近乎疯狂的地步了!”

林风点了点头,轻声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拿出天鸿刃的。”

界离初并不知道林风的天鸿刃是从何而来的,但是在霾邪城的时候,林风刚刚拿出天鸿刃的一刹那,界离初一眼就看出了天鸿刃是一件魔神器。天鸿刃散发出的那股极为霸道凛冽的肃杀气息,界离初就算是想不注意都难。

但是以界离初的性格,只要林风不主动对自己说,界离初是绝对不会问的,毕竟这是林风的秘密武器,界离初也不好套问林风。

两人很快就落在了拂苍山的山腰处,向山腰处的一座占地不小的木屋走去。

拂苍山跟天界的其它山是大同小异的,从外表看上去是一片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林,遍布在整座拂苍山上,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可是林风进入了其中才发现,原来拂苍山被人布下了一座大型的幻阵,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出所以然来。

还好自己有界离初的指引带路,才能安然通过幻阵。

只有进入其中,才能看到拂苍山真正的样子。

宝地自然有仙山,林风此时就有这种感觉,之间入目之中,处处都生长着奇花异草,拂苍山不仅风景秀丽,而且在山体上有着大量的雾气飘荡在空中。林风刚开始还以为是普通的雾气,但是当林风看雾气始终不散,用仙识扫视过去的时候才惊异的发现,这哪里是什么雾气,而是已经浓郁到可以化形的天地灵气!

现在林风明白了楚化韦为什么要居住在拂苍山了,遍布于整座拂苍山的天地灵气要比仙界其他地方浓郁何止千万倍,自然在其中生长的天材地宝的数量绝不会少。这样得天独厚的地方,恐怕在整个天界也很难再找出第二处来。

还没有进入木屋,林风就感到木屋中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向自己飘来,平淡而又飘逸,非常的难以捉摸。

但是林风可以肯定,这股气息的主人一定就是楚化韦,因为界离初此时大喊道:“我回来了,楚老头儿!”

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小子还敢回来?不吭一声就自己偷溜了,界小子我看你是根本没有把你师父我放在眼里!还有,跟你一起来的又是谁?浑身杀气,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林风哭笑不得的看着界离初,低声道:“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我怎么感觉他有些为老不尊,不像个炼器大师啊?”

界离初无奈道:“这老疯子一向都是这样的,现在他说话还算是客气的,你没有见到过他发起疯来的样子,没关系,时间一长你就会习惯的。”

这时木屋的房门突然被人丛里面一把推开了,一个怒气冲冲,满脸愠色的乱发枯瘦老者出现在林风两人的面前。

老者身穿粗布麻衣,扫帚眉,一双眼睛明亮有神,凌乱的胡子在脸上肆意生长着,仔细看来,这老头儿还挺顺眼的,就是有些邋遢而已。

不用界离初介绍林风也能猜得出来,此人就是天界大名鼎鼎的奇人楚化韦。

林风看到楚化韦已经现身,连忙拱手谦恭道:“楚前辈,晚辈林风有礼了。”说完对着楚化韦深深鞠了一躬。

楚化韦闻言瞄了林风一眼,挺了挺还算高大的身躯,傲然道:“你小子竟然知道我的名号,是不是界小子告诉你的?”

林风看了界离初一眼,轻笑道:“当然,楚前辈你的大名晚辈早就如雷贯耳,就算是界兄弟他不跟我提起前辈的名号,我也能猜出一二的。”

“楚老头儿!实话告诉你,我跟林风是回来你这里避难的,我不告而别的确是我不对,不过我们先对外,后对内,你也不想我们在你的家门口被人追杀吧?”界离初扬声道。

楚化韦怒道:“你在外面闯了祸反倒想起我来了,偷溜的时候怎么不跟我通禀一声?被人追杀也是你们活该,谁让你们到处去惹是生非的,我才懒得管你们的死活,自己实力不济,被人追杀也是你们自作自受的结果!”

界离初刚要开口跟楚化韦理论,林风急忙拦住了界离初,面带笑容,向楚化韦问道:“楚前辈,不知道我如果用青灵晶矿跟你作为交换的话,你是否肯帮我们躲过这一难关呢?”

“小子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青灵晶矿!如果小子你胆敢欺骗我的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楚化韦半信半疑道。

界离初没有想到林风居然肯用青灵晶矿作为交换,不由急道:“林风!你是不是头脑有些不清醒?楚老头儿不愿意帮我们,我们就偏偏赖在这里不走,看他能把我们怎么样!再怎么说你也不能用青灵晶矿跟他交换啊!”

林风笑道:“青灵晶矿再珍贵,也没有我们两个的生命重要,更何况楚前辈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