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四卷 第三十章 界离初(上)

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需要多么雄厚的仙元力才能够发出如此之多的能量球啊?

界离初不慌不忙的使用手中的黑色长剑防御着林风的攻击,当黑色长剑刺到林风打出的能量拳头时,都会发出“!”的爆炸声,随着界离初不断的刺破能量拳头,爆炸声不绝于耳的响起。

即使是这样,如同飓风般的强烈气流还是让旁观者们都暂时离开了原地,躲到了安全之处,两人冲天般的杀气弥漫在整个比武场上,林风静静的看着界离初,冷酷的眼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血红色。

不错,林风现在已经进入了半魔化的状态,体内的元婴不再保持静坐的姿势,而是一副怒目而视,如临大敌的样子。

至尊分身也被林风唤出,两尊一模一样的林风虚立在半空中,界离初同样将体内的仙元力最大限度的运转起来,黑色长剑被催发得隐隐生响,在剑身之上也布满了一层仙元力。

林风此时的样子非常的恐怖,满头赤色的长发无风自动,肆意的向身后飘散着,整个身体都被血红色的能量罩住了,从外表上看,现在的林风跟之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如果说之前的林风还算正常的话,此刻的林风就是一尊九幽魔神。

强大的魔血能量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噼啪声,转眼之间,林风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界离初的面前,猛烈而又快速的攻击也已经展开。

界离初拼命格挡着林风的攻击,可是另外一半,林风地至尊分身也显出身影。以同样快速的攻击迫向了界离初,狼狈至极的界离初左右努力躲闪着,可是还是没有能够全部躲过林风跟至尊分身的合击。只是中了一拳,就被打得倒飞了出去,身体也受到了轻伤。

林风就像脚下生风般的即刻追了上去,翻身一记重腿。把尚未能够稳住身体的界离初砸到了地上。

“嗵!”

坚硬地石质比武场地面也没能经受得住林风的重击,界离初的身体如同飞速降落的陨石般砸到了地上,一个之境十余米的巨大深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余波把方圆数十米的地面都震碎了。龟裂的裂纹向四处延伸,所有的人都被林风狂暴地攻击给惊呆了。

原本在众人心中可以跟林风一较高下的界离初,居然会被林风打得一败涂地,看着趴伏在约有十米深的深坑中,生死不明的界离初,众人皆是暗自感叹。林风的确是当之无愧的高手。

林风发泄出了心中的那股攻击欲望,外表缓缓恢复了正常,看着眼前地一切,林风飘身落在了深坑里,一把提起界离初,飞到了一处没有被破坏的地上。将界离初仍在地上之后,林风看到。自己刚才的攻击居然把界离初给打晕了过去。

看来界离初的肉身防御能力只能算是一般,而他的攻击力却是不弱,自己凝炼而成的能量拳都被他轻易刺破了,界离初也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高手了。

这时,其他的人才慢慢向林风靠拢了过来,单又玄向林风道:“第二场比武的胜者已经决出了,就是林风!”

众人都没有出声,事实就摆在眼前,没有哪一个不开眼的家伙敢不赞同这个结果地。

林风没有说话。略微点了下头就带着界离初离开了比武场,单又玄还想对林风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辛敦制止住了。

下面的比武也没有进行的意义了,参加比武地人都很清楚。继续比下去,无非是在浪费时间而已,就算决出了可以跟林风一决高下的人选。那个人会去送死吗?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最终的胜利者除了林风别无他人。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林风拿出了自己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月灵果,给还在昏迷不醒的界离初服下了,林风能够感应出界离初所受的伤势,如果自己不出手救治他的话,那么界离初必死无疑。

在当时半魔化的情况下。自己地攻击是绝对没有手下留情地。每一次都是全力以赴,力求一击毙敌。林风也说不清为什么,自己会救治界离初,也许是因为界离初在跟对手交手之时的态度吧!跟自己非常相似,尤其是眼神,冷酷而又犀利。

林风只知道,自己不想看到界离初就这样死在自己地面前,不管以后会怎么样,自己始终是救治了界离初了。

月灵果起死回生的功效果然很管用,只是过了一时半刻的时间,林风就感应到界离初被自己打得七零八落的经脉已经逐渐复原了,而且仙元力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的运转。碎裂的骨骼被月灵果所化的药力缓缓修复着,林风知道,界离初的这条命,自己是保住了。

让林风感到好奇的是,界离初手中所拿的那件魔器,绝不是凡品,只是现在不知道被界离初收到了那里,按林风的眼光所看,界离初的武器绝对是一件极品魔器以上的武器。

可是界离初为什么要来霾邪城参加这次比武夺宝大会呢?就算取得最后的胜利也只会得到一件上品魔器而已,好像界离初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来此参加比武。

希望界离初醒来之后会告诉自己这一切的原因所在,不过林风也明白,是自己把界离初打成重伤的,虽然自己出手救治了界离初,可是并不能保证界离初就会因此而感激自己。反而可能会戒备自己,以为自己对他有什么企图。

事到如今,林风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毕竟自己参加比武也是为了能够得到霾邪城里修妖者的帮助,尽快找到师父林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他的都可以先放在一边。

两个时辰过后,界离初慢慢醒转了过来,刚刚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林风在注视着自己,界离初连忙跳起身来,黑色长剑也出现在手中,紧紧的盯着林风。

林风一愣,然后摆手干笑道:“你不要误会,我们之间的比武早就已经结束了,你不必这么紧张的。”

界离初这才注意到自己所处身的环境,虽然收起了武器,但是仍然没有对林风放松戒备,疑惑道:“我怎么会在你这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风低声道:“是这样的,我最后把你打伤了,由于你受伤太重,我只好把你带回了我这里来救治。还好我有灵药,现在你已经没事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比武场上,死伤在所难免,我不需要你的怜悯!”界离初冷冷道。

“我之所以会出手救你,完全是出于我的一时兴起,我并没有可怜你,作为对手,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可是如果已经脱离了对手这层关系的话,我救你是很平常的事情。”林风沉声道。界离初半信半疑的看着林风,没有说话。

林风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实话告诉你,我对你一点企图之心都没有,你难道认为我可以在你的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吗?恐怕没有吧?”

“你是一个高手,我能够败在你的手下,是我的荣幸。不过,我会更加努力修炼的,总有一天会再来找你比试的!”界离初昂首道。

说完,便欲转身离去,林风连忙道:“你要到哪里去?你认为这霾邪城会让你安然离去吗?”

“为什么不让我走?谁敢拦我,我就杀了他!”界离初寒声道。

“以你自己一人之力,你能够杀多少人?以寡敌众,你必死无疑!”林风扬声道。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屈服于任何人的,谁都不行!”界离初傲然道。

林风缓缓摇了摇头,轻声道:“在有些时候,并不是只靠着一股傲气就能够面对一切的,还要动一动你的头脑,如果你就这样死了的话,不仅没有任何的意义,而且还会非常的不值得。你苦苦修炼到如今的境界,难道就是为了一时逞强而死吗?”

界离初的身体猛然剧震了一下,看到林风那深邃而又锐利的眼神逼视着自己,界离初终于低下了头,缓缓道:“既然我不能安然离开,那么你又在这里做什么?以你的实力,就刚不应该被困在这霾邪城中了。”

“谁说我要一直在这里的?我只是要暂时借助一下霾邪城里的修妖者而已,一旦找到了我的师父,我立刻就会离开这里。”林风回答道。

界离初惊异道:“师父?你都已经这么厉害了,那你的师父岂不是更加恐怖了吗?”

林风轻笑道:“说起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我师父强一些,还是我自己厉害,我跟我师父之间也没有较量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师父的实力绝对不在我之下。”

林风的说法其实有一点偏差,林烨的确实力不弱,可是跟同时修炼了魔神遁跟武神界的林风相比,还是要相对弱一些的。

界离初不解道:“你师父跟你原来是一起的吗?怎么你会要去找他,是不是你们失散了?”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