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四卷 第二十八章 比武(中)

“今日林风兄你在比武场上的表现果然是一鸣惊人啊!不知林风兄是从迷途幻境何处而来?”辛敦有意先摸摸林风的底细。

林风虽然很不想理会辛敦,但是自己日后还要借助霾邪城的势力来帮自己寻找师父林烨,便应声道:“我只是一介修炼之人,没有什么固定的居所,处处随遇而安罢了。”

辛敦惊异道:“如此说来林风兄你是孤身一人前来霾邪城参加比武大会的,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不过林风兄你的修为实在是够强,恐怕其他的比武者都不愿意在下一场比武跟你相遇了。”

“哪里哪里,我只是运气好而已,比我还要厉害的人还有很多。”林风故作谦虚道。

辛敦知道让林风投入自己霾邪城之下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有的时候急于求成反而会坏事,要一步一步的慢慢来才行。想到这里,辛敦向林风拱手道:“我就不再打扰林风兄你了,我们明日再见!”

林风也拱了拱手,看着辛敦远去的背影,林风大概也能猜出辛敦来找自己的目的,无非就是想探视一下自己的底细罢了。

回到自己昨日栖身的居所之后,林风的心里还存留着对界离初深刻的印象,如果说在第一轮比试之后,剩下的二十二名对手中,有哪一位会让林风感到棘手的话,那么绝对会是界离初。

同为修魔者,林风在一开始竟然没有察觉到此人的存在感,可见其影藏之深,那么高的修为却始终以一副平凡普通的样子出现,根本不会让任何人对其产生戒备之心。界离初确实不简单。

对于这场比武,林风原本已经失去了一开始的漏*点,不过界离初地横空出世,无疑又把林风的好胜之心给提了起来。一场比武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对手的多寡,而是实力是否强悍。比自己强太多的对手会让人产生自卑的心理,比自己弱太多的对手又无法打得尽兴。只有实力相当地对手才会完全调动起心劲来。

林风此刻就恨不得马上跟界离初大打一场,分出个高下来看看,林风还是有些年轻气盛,这也是林风的心境还需要历练的原因,沉稳而又冷静的心境是非常重要的,有些修真者不能突破原有的境界,其最大的障碍就是客服不了躁动的心境。

在静静调息修炼中,一夜很快就过去了,林风几乎是最早来到比武场的人了。苦等了一夜,终于可以继续比试下去了。

这一次地比武依然是按照原来的抽签规则,单又玄抽中哪两个人的名字石牌,两人就要进行比斗。由于原来的人数经过了第一天的筛选被淘汰了一半,所以今日的比武会进行两场,最后场上只能留下六人。

“今日第一场比武的人是,鹤云。界离初!”单又玄洪亮地声音响起,林风不禁有些暗叹机缘巧合,昨日第一场出场的人是自己,现在又轮到了界离初,真是有些捉摸不透。

看着界离初依然是那副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的样子,林风只替作为界离初对手的鹤云担心,猜测鹤云到底能够撑得住界离初几次的攻击。

此时比武场上的焦点都集聚在两人的身上,最紧张的人当然是鹤云。昨天界离初一举击杀对手的冷酷形象,直到现在还在鹤云地脑海中浮现着,没有想到第一场出战的人就是自己跟界离初。

鹤云简直要发疯了,以自己的实力跟界离初交手。绝对是自寻死路,根本不用怀疑倒下的人会是谁,内心在急剧地斗争着,鹤云当然不想就此死在界离初的手中。经过了反复的考虑,鹤云高高抬起了右臂,宣布自己放弃了这场比武的资格。

不战而屈人之兵,界离初面无表情的离场了,单又玄看着从自己眼前经过的界离初,露出了一丝冷笑。昨日的威逼利诱并没有让界离初有所屈服。自己反而让界离初用逐客令给走了。不识时务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单又玄暗想道。

林风对这场没有悬念的战斗感到非常地失望。既为鹤云地贪生怕死感到不屑,又对界离初的运气和实力感到相当欣赏,矛盾地心理让林风有些不明所以起来了。

下面的比武进行的很快,余下的人好像非常的兴奋,界离初这个威胁已经暂时被自己躲过了,虽然还有个林风的存在,但是被选中的几率则降低了不少,终于,在第七场比武结束后,第八场轮到了林风上场。

林风的对手是一个名为南奉时的四级金仙,一派仙风道骨的样子,长得也是非常的顺眼,林风甚至在想,此人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霾邪城,就算是假冒一下隐世高人也是好的。

在场观看的众人都紧盯着场上的林风跟南奉时两人,界离初没有出手,林风该不会也不用出手就取得了比武的胜利吧?

南奉时腾身而起的利落身影打消了众人的顾虑,林风心中大喜,看来这南奉时并没有对自己心存畏惧之心,这样也让林风有了比试一番的心理。

以更加快速的速度赶超到了南奉时的面前,林风侧身旋腿横扫向南奉时的身体,南奉时却在这时浑身金光大盛,“嘭!”的一声闷响,南奉时没有像众人想象般的被林风一下扫飞出去,而是急退了数十米远后,再度返身飞了过来。

林风这时才看到原来在南奉时的身上穿着一件金色战甲防身,刚才为南奉时抵挡了自己攻击的,就是那件金色战甲发出的护体金光。

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林风饶有兴致的迎上南奉时,毫不在意南奉时的飞剑攻击,在风影诀的催动下,一拳比一拳快速的击打在南奉时的战甲之上,南奉时不敢置信的看着林风的身体被自己的中品仙剑刺了数十下,竟然毫发无伤。

还没有来得及惊讶,林风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南奉时暗想,还好自己有上品仙器精金战甲的保护,不怕林风的拳脚攻击。

可是还没等南奉时开心多久,不可思议的一幕便发生了!

林风的拳头上面开始凝聚了一层血红色的光芒,每一次的攻击,那血红色的能量就精炼一分,南奉时惊骇的发现精金战甲的护体金光,快要支持不住林风的攻击,已经濒临破碎的边缘了。

南奉时当然知道,护体金光一破,那么精金战甲也是抵挡不住多久的,这林风拳头上面带有的血红色能量,怎么有这么高的攻击力?居然连精金战甲也无法抵挡,要知道,精金战甲可是上品防御仙器,一般的仙剑都无法破其防御的。

林风只是使用拳头就硬生生的把精金战甲的最高防御,护体金光给砸的摇摇欲坠了,真不敢想象林风的修为到底有多高。

事到如今,只能用那一招了,南奉时双手快速结印,一道古怪的符咒凭空出现在其面前,林风连忙暂时停止了继续攻击,看着南奉时的动作。

那道古怪的符咒在南奉时念念有词的催动下发出了耀眼的白色光芒,只见南奉时口中发出了“敕令!”的声音,从符咒中走出了一个神态威猛,体形高大的天将。而与此同时,南奉时的神态也立刻萎顿了下来,看上去极为的憔悴,就好像做了一件极为耗费心神的事情。

林风明显感觉到了从符咒中走出的天将般的人物,体内庞大而又强悍的能量波动,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天将应该是南奉时用某种特殊的方法召唤而出的。可能召唤出天将需要耗费大量的心神,这一点从南奉时那面容憔悴的样子也不难看出。

南奉时信手一挥,朝着林风的方向低喝道:“鼎武天将,给我杀了他!”

被南奉时称为鼎武天将的天将转头看着林风,手中寒光一闪,一杆长枪出现在手中,也不答话,猛然攻向了林风所立之处。

林风毫不畏惧的迎上前去,以自己的肉身跟鼎武天将硬碰硬的对攻了起来,交上手之后,林风感觉到了鼎武天将那巨大的冲击力,其肉身力量绝对要比自己强很多,林风只跟鼎武天将对打了几下,就放弃了继续硬碰硬的打算。

这鼎武天将虽然实力强悍,可是从其外表上来看,好像是被人操纵的一个傀儡一般,没有丝毫的意识,只是听从南奉时的命令,这是否意味着只要把南奉时给杀了,鼎武天将就自动消失了呢?

林风一边全力格挡着鼎武天将疯狂的攻击,一边想着对策,想到关键之处的林风冷笑了一声,身影不退反进,重重的撞击在了鼎武天将的身上,同时从未在霾邪城使用过了至尊分身悄然无声的被林风唤了出来。

“砰!”

“啊!”

在场的众人都看到了一幕极为惊奇的景象,一个林风在跟鼎武天将对攻,而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了一个林风,一拳捣碎了南奉时的身体,同时也震散了其元婴。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