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四卷 第二十一章 元婴化形

坎普站在离魂幡阵法的中心,眼看着这些怨灵就要吞噬自己,此时的坎普却做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举动,他把双眼紧闭了起来,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别说林风师徒不明白坎普的意图了,就连见多识广的古玄也不知道坎普这是怎么了,难道闭上眼睛就可以把问题解决了吗?

可是很快林风等人就发现了问题的关键,在坎普站立之处,有一层看似无形实则有形的光罩,让那些怨灵们只能看着坎普,而无法成功突破那层光罩。

原来坎普是在自己的脚下布下了一个小型的空间阵法,让自己处在另外一个独立的空间里,怨灵虽然是无影无形之物,可是却无法穿过空间的阻挡,从而就不能对坎普怎么样了。

坎普猛然间睁开了双眼,冷冷的注视着有些难以置信的耿倡,沉声道:“耿倡,你胆敢炼制了如此阴毒的魔器,我就算不想杀你也不可能了,你将别人杀死也就算了,还把元婴炼制成了怨灵,我真为你的行径感到齿冷!”

耿倡冷笑道:“坎普,你现在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有什么资格装出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来训斥我?等到你能够安然离开我的离魂幡阵再说吧!”

坎普看耿倡已经深陷其中,仇恨蒙蔽了他的心智,也把他引上了一条为了复仇而不择手段的不归路。不再犹豫地坎普。唤出了戈刀在手,汹涌的魔血能量聚入刀身,戈刀发出了淡淡的一层赤色的光芒。

附在戈刀上的攻击阵法在不断的吸收着魔血能量,终于,坎普破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以势不可挡之势从怨灵地包围中冲了出去。在经过耿倡的身边时。坎普将戈刀反转横斩了一下,一条空间裂缝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耿倡的身边。

耿倡急忙腾身躲开,可是巨大地空间吸引力牢牢的吸住了耿倡,坎普一一挑起其余的八面离魂幡。一同砸向了空间裂缝之中。

“不!”耿倡大喊道。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离魂幡阵法已被坎普破去。追随着离魂幡地怨灵把拦在半路的耿倡包围了,随着耿倡极为凄惨的惨嚎声中,空间裂缝将其瞬间吸入了其中。

这条坎普破开的空间裂缝,被原来地周边的空间填补了起来。很快一切就又归于了平静,就好像刚才地事情都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坎普知道。天界从此再也没有耿倡这个人的存在,因为就算是坎普也不知道耿倡被吸入到了哪里,没有任何人能够跟空间裂缝那巨大的吸引力跟撕裂力量相抗衡。

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林风师徒跟随着坎普来到了古玄的住处,看着风景怡人的秀丽山水,林风轻笑道:“想不到古玄你的住处还真不错,恐怕在荒凉的音耀星上,像这样美丽的地方不会有第二处了吧?”

古玄不无得意道:“那是自然,要知道。决定在这里定居的时候。我可是找遍了整个音耀星,才找到了这一处让我满意地地方。”

坎普无视了古玄得意忘形地样子。紧紧盯着林风肃容道:“林风,你身体的变化有没有带给你任何不适?在产生变化地时候你自己有什么感觉呢?”

“什么感觉都没有,我只是发现体内的元婴会跟着变化而改变外形。”林风轻道。

“你的元婴会自动变化吗?”坎普大为激动道。

林风对坎普激动的样子感到非常的不解,但是还是回答道:“没错,每当我想要杀人的时候,我的外形就会不自觉的产生变化,而同时体内的元婴也会由原来的静坐样子改变为怒目而立的样子。”

“林风!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你这是灵魂境界进入了元婴化形的阶段,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的,竟然会这么厉害!”坎普不无羡慕道。

“元婴化形?坎普你能不呢个说得明白一些,我有些听不大懂。”林风不解道。

一旁的林烨跟林风一样不清楚,可是古玄却连下巴也差点掉了下来,古玄根本就不相信以林风现在的修为,灵魂境界居然已经进入了元婴化形的阶段,要知道,古玄现在也没有达到元婴化形的境界。

坎普沉声道:“所谓元婴化形,就是指你体内的元婴已经有了自我意识,可以自行修炼了,而不用本尊去苦修就可以达到修炼的效果。林风你现在只是刚刚进入这一境界,元婴还不能自我修炼,但是你体内的元婴已经可以自主的帮你御敌了。这一点从你外形的变化就能够看得出来,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林风似懂非懂道:“依照坎普你刚才所说,元婴化形要到了什么阶段才可以代替本尊,自主修炼啊?”

“起码要到元婴化形的大圆满境界才可以,林风你现在还是元婴化形的初期,不过这已经非常不简单了,你要明白,一般的修真者想要修炼到元婴化形的境界,最起码修为也要到一个至高的境界才行。就拿修仙者来说,拥有元婴化形能力的在整个天界,恐怕只有焱帝一人而已。”坎普轻叹道。

“那我岂不是超越了很多层境界吗?这会不会对我今后的修炼产生不好的影响?”林风不无担心道。

坎普笑道:“不好的影响?是好的影响才对!我修炼魔神遁功法十几万年的时间,到如今第五层魔君引魂的境界,我还没有领悟到元婴化形的能力,要是我领悟到了的话,我都已经可以去渡那九九神劫了。”

“坎普你的意思是说我走运喽!”林风同样笑道。

“是走大运了!你小子怎么这么好的运气,别人拼死修炼都达不到的成就你轻轻松松就给突破了,有的时候我真的非常怀疑,你到底跟我们这些普通人有什么地方不一样的,上天居然会如此的眷顾你。”坎普调侃林风道。

这时古玄也扬声道:“大哥你说的对极了!林风简直就是个怪胎,不能用常理来推断的,假以时日的话,恐怕只有老天才知道他的成就会到达什么程度!”

林风装作一副威严的样子,沉声道:“没错!我就是未来你们的老大,除了我师父还是我的师父以外,坎普你们两个只能做我的手下了,不委屈你们吧?”

坎普闻言一脚就向林风踢了过去,佯怒道:“才夸了你几句你就得意忘形了?想做我的老大,再等等吧!”

林风被坎普踢得跳了起来,那狼狈的样子非常的可笑,坎普三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林风也受到了感染,跟着放声狂笑了起来。

郡澜星,云霜城。

焱帝负手站在云霜殿中,靳之满面惶恐之色的躬身站在一旁,偌大的云霜典此时,却只有焱帝跟靳之两人立身其中,靳之非常清楚,当焱帝不说话的时候,就说明他的心里在发怒。

两万年前被派去追杀坎普的乾墨轩便是如此,当时的情景跟现在一般无二,焱帝也是沉默了良久在乾墨轩认为没事的时候出手击杀他的。

靳之的心里在暗暗的打鼓,自己此行不但没有完成焱帝所托,而且还损兵折将,就连跟自己一同前往的何融都死在了那冷弘的手中。这一次恐怕也是在劫难逃,赏罚分明的焱帝绝不会留有情面的,靳之没有逃跑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太过于了解焱帝的性格了。

如果自己去向焱帝请罪的话,说不定还会有一线生机,但是自己一旦逃跑,那就再无任何反转的机会了,焱帝甚至会亲自动手杀了自己的。

“你确定杀何融,带领一帮修魔者高手击退你们的是炙魔君手下的冷弘吗?”焱帝淡淡道。

等待焱帝许久的靳之连忙道:“属下亲眼所见,并无半句虚言,那冷弘属下还是可以认出的。”

焱帝闻言饶有兴趣的转过身来,仔细看着靳之道:“喔?这么说你也是亲眼看着何融被冷弘所杀了?”

靳之大惊失色道:“焱帝大人,属下当时拼尽全力去营救何融,可是因属下实力所限,空有心而无力救下何融,那冷弘的修为非常之高,属下不是他的对手。”

“你想让我怎么惩罚于你呢?”焱帝低声问道。

靳之胆战心惊道:“属下惭愧,辜负了焱帝大人的期望,如今只求以死谢罪!”

焱帝轻笑了一声道:“好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现在正值用人之际,即使杀了你也不能挽回任何事情。你追随了我这么久,要是想杀你的话你早就是一个死人了,哪里还会跟你在这里说了那么多的废话!”

“谢大人不杀之恩,属下日后一定尽心尽力的辅佐大人!”靳之送了一口气道。

这时,有人传音过来告知靳之了一个消息,靳之听完之后面色大变,急忙向焱帝沉声道:“大人,有消息传来说坎普把无字天书交给了那冷弘,如今无字天书在炙魔君手里。”

焱帝冷笑道:“我早就应该料到炙魔君对无字天书仍然还没有死心,却没有想到坎普居然会把无字天书拱手相让,真是难以置信啊!”

“靳之,你马上派人去探听一下这个消息是否属实!”焱帝吩咐道。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