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四卷 第二十章 离魂幡

林风可以说是坎普的救命恩人,也是生死与共的朋友跟兄弟,为了帮助自己而被冷弘制住,坎普找不到任何理由不去救林风。

冷弘没有想到林风在坎普的心里居然有这么重要的地位,原本抓住林风用来要挟坎普放人,冷弘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林风到底是不是坎普的朋友冷弘还不能确定。

坎普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看来自己手中的这个年轻人跟坎普之间一定有着非常不一般的关系。有这么好的底牌在自己手里,冷弘怎么可能就轻易的放过林风呢?

“既然你可以答应放出十二天煞,想必我再要求其他的条件坎普你也会接受吧?”冷弘得意的轻笑道。

古玄大怒道:“冷弘!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大哥既然已经依照你的条件放了人,你就应该把林风也放了,出尔反尔的行径会遭人不齿的!”

冷弘大笑道:“哈哈哈哈!在有的时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算是出尔反尔又有何妨呢?古玄,你有听说过哪一个成就大事之人是信守承诺的吗?”

林风此刻想要一头撞死的心情都有了,帮了倒忙不算,现在还被人制住当作用来要挟坎普的把柄,愤怒之极的林风在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一旦自己恢复了自由,一定要亲手杀了可恶的冷弘!“你还想怎么样?”坎普低声问道。

“很简单。我只要你地无字天书。”冷弘奸笑道。

林风情急之下大声喊道:“坎普,无字天书不能给他!就算你给了他,他也不一定会放过我的!”

“事到如今,你以为坎普他还有别的选择吗?给或者不给已经由不得他了,哼哼哼!”冷弘冷笑道。

坎普的确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林风是自己的好兄弟。如果因为自己而就这样死在冷弘地手中的话,就算坎普再无情,也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林风死在自己眼前的。

单手一晃,一个黑色的扁形铁盒出现在坎普地手中。看到坎普拿出的黑色铁盒,冷弘的心境在此时也难以保持平静,曾经无数人拼命争夺地天界第一奇书就在自己面前。这叫冷弘如何能够不激动?

“无字天书就在铁盒中的玉简里,我交给你,希望你可以信守承诺把林风放了,如果你再敢食言的话。我坎普在此立誓,必将杀你于此!”坎普沉声道。

冷弘强压下心头的狂喜。故作潇洒道:“当然,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反悔地,坎普你尽管放心好了,只要你把无字天书交给我,林风不会有事的。”

古玄在一旁也不好说什么,既然坎普都已经把话说出,自己只能静观其变了。

坎普在距离冷弘十几米地地方,把装有无字天书的铁盒轻抛给了冷弘,冷弘一把接住铁盒之后。打开铁盒。拿出玉简用灵识一扫,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坎普你果然守信。给我的的确是无字天书,我也要遵守我们之前的约定,放了林风吧!”冷弘将林风顺势往前一推,林风便如同风中落叶一般向坎普摇摆了过去。

林风只感觉到从后面传过来了一股大力,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般的转动了起来,林风急忙强行想要稳住身体,这时另外一股熟悉的能量涌来,林风恢复了正常以后,看到坎普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

“你没事就好,其他地以后再说。”坎普低声道。

林风闻言不禁非常地懊恼,为了救自己,坎普不惜以得之不易的无字天书跟冷弘交换,如果自己地实力能够再强一些的话,坎普就不用如此为难了。想到这里,林风的眼睛突然变成了血红色,周身也充满了血红色的魔血能量,满含杀意的目光紧紧盯着冷弘等人。

不过冷弘却丝毫不在意林风的杀人般的眼神,略微对坎普拱了拱手道:“我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在留在此地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坎普兄,就此别过了!”说完便带着十二天煞转身离去。

坎普被林风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了林风,急切问道:“林风,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你的样子会如此吓人?”

林烨这时忙道:“风儿之前便断断续续有了这种奇异的变化,现在变化的样子越来越可怕,我之前便怀疑这可能是修炼了魔神遁之后的原因导致的,难道坎普你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坎普,你就这样看着那冷弘把无字天书带走了吗?那可是你拼死得来的啊!”林风激动道。

“无字天书中记载的阵法,炼制神器之法以及修炼上的功法我都已经翻阅了不下上千遍,已经完整的记载在我的脑海中了,无字天书要与不要其实已经是次要的了,你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要是没有你林风之前的舍命相助,哪里会有我坎普重见天日的时候啊!”坎普淡然道。

林风无语了,坎普对自己如此看重,是自己太过于执着了。

“林风,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变化是怎么一回事,魔神遁确实没有什么境界会发生像你这样的变化,你是不是除了魔神遁之外,还修炼了其他的功法?”坎普问道。

林风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的确修炼了其他的功法,是另外一种以外功入道的修炼功法,名为武神界,是我家先祖的好友莫武魂老爷子传授给我跟师父的。”

坎普奇异道:“武神界?这种功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至于你说的莫武魂,我倒是略有耳闻,他在五十万年前,是天界有名的高手之一,曾经打遍天界的所有出名的高手而未尝败绩。他的肉身防御据说非常厉害,就连用神器都伤不了他。林风你是如何跟这位奇人相识的?传言他已经成功渡过九九神劫,飞升神界了。”

“坎普!你们当我是透明人吗?”一个极为恼怒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林风等人回头一看,赫然是跟随冷弘一同前来的耿倡,此时的耿倡满面怒色,对着坎普的位置站立着。刚刚冷弘离去之时,耿倡并没有一同离去,冷弘已经顺利将无字天书拿到了手,耿倡想要向坎普寻仇冷弘也不予理会。

既然耿倡想要报仇,就随他去好了,阴险如冷弘,是绝对不会出手帮助耿倡的。

“耿倡,当年你大哥一再苦苦相逼,毫不顾忌当初结识之时的友情,我迫不得已才出手杀了他,你应该明白的。”坎普无奈道。

“你是从巅峰城逃出的叛徒!我大哥追杀你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还敢说你是迫不得已,我看你是自私才对!”耿倡怒道。

坎普缓缓道:“我实在是不想跟你动手,你走吧!”

耿倡的双手之间突然出现了一杆巨大的黑幡,面容怨毒道:“你怕了吗?太晚了!”

自从耿倡手上出现了黑幡之后,坎普的脸色就变了,厉声道:“耿倡,你居然敢使用离魂幡这么阴毒的武器!难道你就不怕被人群起而攻之吗?”

古玄也是脸色大变,他也知道离魂幡的厉害之处,林风师徒就不是很明白了,为什么坎普会如此的震惊,难道说那耿倡手中的离婚幡有什么特异之处吗?

“哈哈哈哈!坎普你当年亲手杀死我大哥时,可曾想过今日我会找你报仇?所谓因果循环,你杀我大哥种下了因,现在我就要杀你让你尝到自食其果的滋味!”耿倡状似疯癫狂笑道。

“古玄,你把林风他们两个带到阵法中的安全地方去,我来对付耿倡!”坎普急声道。

林风师徒只感到身体一轻,下一刻就已经身在阵法之中了,虽然看不到空间阵法的形态,不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身边能量的运转流动。

耿倡将手中的离魂幡用力的挥动了数下,转眼之间,就有八杆略微小一些的离魂幡出现,并且将坎普围在了中间。耿倡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铃铛,摇了两摇。

“叮铃!”“叮铃!”

两声仿佛能够摄人心魄的铃声过后,从场上一共九面离魂幡里面,飞出了黑压压一大片怨灵,足有上千个怨灵之多。

这些怨灵的口中发出“呜呜!”的悲鸣,就好像在为其生前所受的种种凄苦而在无泪的控诉着,林风听到了怨灵的凄惨的声音,脑中不禁有些昏昏沉沉起来,一旁的古玄轻拍了林风一下,一股极为清凉的感觉传来,林风才猛然清醒了过来。

惊骇异常的林风发现自己的师父林烨跟自己一样,也是被古玄轻拍了一下才清醒了过来,林风这才意识到,那耿倡手中的离魂幡确实是一件极为邪恶的魔器,甚至不比绝魂印逊色多少。

林风哪里知道,耿倡手中的离魂幡是天界最为阴毒的魔器之一,离魂幡一共分为九面,每一面离魂幡都需要用上百个修真者的元婴才能够练就而成,将他人的元婴活生生的炼制成怨气极重的怨灵,那是多么残忍而又狠毒的事情啊!

等到炼制成九面离魂幡的时候,就可以布下阵法困住敌人,并且使用招魂铃引出离魂幡中的怨灵攻击敌人,这些无影无形的怨灵可以在一瞬间的功夫就将敌人吞噬的干干净净,甚至让敌人都无法来得及反抗。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