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四卷 第十九章 强敌来犯(下)

耿倡的一举一动都被冷弘看在眼里,情急之下冷弘即刻瞬移到耿倡的面前,横身拦住其去路,低声道:“耿倡!现在不是你跟坎普解决私人恩怨的时候,你难道忘记了炙魔君大人派给我们的任务了吗?如果你决定一意孤行的话,不要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冷弘的话让耿倡停了下来,愤恨的眼神一闪而逝,耿倡平静了下来,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向一旁的修仙者阵营杀了过去。凡是耿倡出手的地方,必然会有修仙者应声而倒地不起。

坎普静静的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不发一言,深邃中仿佛带有一丝嘲弄的眼神,观看着为了利益的驱使互相厮杀的双方。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仙魔大战,天界里的修仙者精英跟修魔者高手打得是难分难解,就连处在战斗场地中的空间都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无处不在的攻击余波向远处不停的传去,沉闷而又压抑的能量交击声此起彼伏,仙器跟魔器之间的激烈交锋,庞大无匹的仙元力把空气挤压的如同爆豆一般啵啵生响。惨嚎声,呵斥声,金铁交鸣声混成了一股惨烈而又喧嚣的音波响彻天际。

从双方的伤亡情况来看,在这场混战中来自巅峰城的冷弘等人,在人数上无疑是处于劣势的,可是兵不在多而在于精,由于修仙者之间彼此猜忌。各自为战。根本就不管其他人地死活,遇到危险都是先行自保,完全没有出手救助其他修仙者的意思。

而巅峰十二天煞则是恰恰相反,十二兄弟之间不分彼此,无论攻击到哪里的修仙者都是一同对敌,多年来的兄弟合击之间的配合极为默契。再加上修为很高的缘故。从一开始地拼杀到现在的混战,十二个人中居然没有一个人受伤,可见其实力强悍了。

修仙者这边则是非常的凄惨,原本高手众多的修仙者们。经过了几轮跟修魔者之间激烈地交锋后,死伤惨重,许多高手因为陷入十二天煞的完美合击而惨死的。甚至有一些心生退意地修仙者只是象征性的攻击一下。然后就是一副防守的样子,斗志非常低迷。

靳之此时的心情很无奈,也很苦闷,想不到精心策划地围捕之计竟然会被这些修魔者给破坏了。很明显,这些修魔者全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炙魔君手下地厉害人物恐怕此次全都来了吧?自己所带领的手下虽然人数众多,可是却无法做到像眼前的修魔者一样团结,也许这就是天命所归吧!

上天注定要让自己此行失败,心灰意冷的靳之已经无心再战,瞬移离去的时候传音给了其他的修仙者,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以寡敌众的冷弘等人,看着狼狈退去的修仙者们,目光中充满了对弱者地不屑之意,修魔者极为尊崇实力强大地强者。只有修为站在最高处的人才能够做巅峰城地首领。这是修魔者之间争夺首领之位的必要手段。

“哈哈哈哈!那么多年不曾相见,你们这些家伙还是那么厉害啊!那么多的修仙者都被你们给打退了。真是难以想象!”古玄大笑道。

十二天煞当然认识古玄,但是都没有说话来回应古玄,耿倡也是紧盯着坎普,根本没有把古玄放在眼里。

冷弘沉声道:“修仙者各自为战,想要逐个击破并不是很难。坎普,我对你说过的话你考虑好了没有,无字天书你得到了那么长的时间,就算是有什么秘密你也都已经看过了。与其继续藏在自己的身上,终日为其所困,还不如交给炙魔君大人,你也多一个朋友。”

坎普冷笑道:“哼哼!就凭你冷弘一句话,我便要把无字天书交给你,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当年我拼死从焱帝哪里盗来了无字天书,就算是我自己不能将其中隐藏的玄妙之处参透,也绝对不会拱手送给那炙魔君的!”

“既然你一再执迷不悟,我也只好强行从你手中夺取无字天书了。十二天煞!”冷弘低喝道。一旁的十二天煞瞬间就飞身而上,欲将坎普当场擒拿下来,可是在快要接近坎普的一刹那,眼前的景物猛然间一变,十二人全部闯入了空间阵法之中。

冷弘脸色大变道:“坎普!你竟然布下了阵法?真是阴狠之极,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代价?你们踏上音耀星,前来跟我索要无字天书的时候,可曾想过同样也要为此付出代价?”坎普冷冷道。

看着在阵法里跟青龙杀阵所化的青龙苦苦拼斗的十二天煞,坎普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意,即使是强如十二天煞,在青龙杀阵中也不过能多支撑个一时半刻而已。炙魔君一定想不到跟随自己多年的十二天煞,今日会死在我坎普布下的阵法里吧?

耿倡由始至终都是一副阴冷的样子,眼睛没有从坎普的身上移开过半点,残忍的杀意在无声之中蔓延着,好不容易找到了坎普,耿倡如何能够轻易放过他。

因为忌惮阵法的威力,冷弘不敢对坎普采取下一步的行动,陷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两难地步的冷弘,只能在一旁干着急而无法出手去救出困在阵法中的十二天煞。

十二天煞在炙魔君心中的地位冷弘很清楚,可以说,在整个巅峰城,能让炙魔君完全信任的人也就只有十二天煞了,自己与其相比也是相差甚远的。如果十二天煞死在了坎普的阵法中,那么很难想象炙魔君会震怒到什么程度。虽然不至于当场对自己动手,可是今后要再想获取炙魔君的信任,就会很难了。

就在冷弘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两全的办法之时,两股似曾相识的修真者气息传了过来,冷弘马上转身看去,林风师徒的身影出现在冷弘的视线里。

林风师徒在赶来的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四散而退的修仙者,其中不乏一些高手的存在,可是这些修仙者就像完全没有看到林风师徒一样,自行飞速离去了。这让原本做好了出手准备的林风师徒,有些不明所以。

难道这些修仙者受到了什么比较大的刺激吗?又或者说是有另外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虽然不是很明白,可是林风师徒依然继续往前方飞行,希望自己的心中的疑问能够得到解答。

远远的,林风就感应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强烈气息,是坎普!

加速飞行的林风很快就证实了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坎普,大为兴奋的林风大喊道:“坎普,你这个混蛋!当初不明不白的就自己走了,害得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话音未落,林风就看到了冷弘跟耿倡两人,特别是冷弘,正在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神在扫视着自己,心知不妙的林风不禁有些后悔,看来这冷弘一定是想要对坎普不利。而自己的出现,刚好可以被其所利用。

果然,冷弘在下一刻已经瞬移到了林风的身边,便欲将林风制住,林风大惊之下,天鸿刃迅疾的舞动着,想要暂时逼退冷弘,可是因为实力过于悬殊,林风没有反抗几下就被冷弘轻易制住了。

坎普对这一切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林风这傻小子真是个笨蛋!怎么偏偏在关键时刻出来给自己添乱呢?不过林风的到来,也让坎普冷酷的心境有了些许的松动,为了自己这个朋友,林风不顾自身生死的举动的确让坎普非常过意不去。

“放开他!我可以用十二天煞的性命跟你交换!”坎普面无表情道。

冷弘阴笑道:“现在你终于肯松口了吗?你先放人,我再考虑是否跟你交换!”

说完对耿倡使了个眼色,耿倡会意的向林烨飞去,林烨急忙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闪身飞退,可是他能够逃的掉吗?

林烨当然不是耿倡的对手,跟他拼命也没有丝毫的意义,眼看自己就要落入耿倡的手中,林烨不禁暗叹自己师徒时运不济,刚刚一找到坎普就会被别人抓住当作要挟坎普的筹码。本来还想帮忙的,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却帮了倒忙。

林烨此时并不知道场上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那就是古玄。

在耿倡将要抓住林烨之前,古玄瞬移过来的身影也出现了。黑色剑芒吞吐之间,逼得耿倡不得不回身自保,古玄刚好趁这个机会把林烨带着飞到了坎普的身旁,林烨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人轻轻一拖就到了坎普这里。

不解的眼神看向坎普时,坎普并没有跟林烨解释是怎么回事,或者说此时的坎普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向林烨说明这一切的缘由。移身进入空间阵法的深处,打开了一条通道,将已经快要抵挡不住青龙狂暴攻击的十二天煞,全部安全移出了阵法。

恍如再世为人的十二天煞,惊魂未定的互相看着彼此,原本充满了绝望的目光此时变成了奇异,十二天煞完全不理解坎普此举的用意何在。但是既然可以重获新生,十二天煞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腾身飞回了冷弘的身旁。

“我已经答应你的条件,放出了十二天煞,现在该你放人了。”坎普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无情,反而带有淡淡的无奈。

sitemap.htmlsitemap.xml